贾宝玉大名和生日

贾宝玉大名和生日

贾宝玉大名和生日

贾宝玉

《红楼梦》中,第一号主人公宝玉的大名和生日模糊不清,成了红学的有趣点和聚讼点。从书中看,作者也是有意模糊此二事,但并不是没有作者的隐意所指,作者还是暗示、伏笔了意图。否则,如果是模糊不可辨,就失去了作者的模糊本意——模糊之意就是要读书人重视之意,猜测之意。下面分别探析宝玉的大名和生日。

宝玉的大名

    “君子之泽,五世而斩。”书中写了贾家五代五辈:水、代、文、玉、草。水字辈:贾演、贾源;代字辈:贾代化、贾代善;文字辈:贾敷、贾敬、贾赦、贾政、贾敏;玉字辈:贾珍、贾琏、贾珠、贾宝玉、贾琮、贾元春、贾迎春、贾探春、贾惜春;草字辈:贾蓉、贾兰、贾巧姐。

    看这个家谱,我们知道,贾家取名有一定族规,单名就是单名,双名就都是双名。但又有一点特别的现象,在玉字辈,男性都是单名,女性都是双名,唯独这个宝玉,却是个双名。读书人知道,“宝玉”是宝玉的小名,宝玉的大名是什么,书中没明写。待后文再来谈宝玉的单名、双名问题。我现把书中有关宝玉取名、名字、小名的片断摘引如次:

    1、第二回:冷子兴说:“……不想次年又生了一位公子,说来更奇,一落胎胞,嘴里便衔下一块五彩晶莹的玉来,上面还有许多字迹,就取名叫做宝玉。你道是新奇异事不是?”

    2、第三回:黛玉说:“……在家时亦曾听见母亲常说,这位哥哥比我大一岁,小名就唤宝玉……。”

    3、第五回:宁荣二公之灵说:“……子孙虽多,竟无一个可以继业者。惟嫡孙宝玉一人,秉性乖张,生情怪谲,虽聪明灵慧,略可望成……。”

    4、第十五回:北静王水溶笑道:“名不虚传,果然如宝似玉。”

    5、第十六回:秦钟道:“不瞒列位,就是荣国公孙子,小名宝玉的。”都判官听了,先就吓慌起来,忙喝骂鬼使道:“我说你们放了他回去走走罢,你们断不依我的话。如今只等他请出个运旺时盛的人来才罢。”众鬼见都判如此,也都忙了手脚,一面又抱怨道:“你老人家先是那等雷霆电雹,原来见不得‘宝玉’二字……”。

    6、第三十一回:史湘云道:“宝玉哥哥不在家么?”宝钗笑道:“她不想着别人,只想宝兄弟。两人好憨的。这可见还没改了淘气。”贾母道:“如今你们大了,别提小名儿了。”刚说着,只见宝玉来了,笑道:“云妹妹来了。怎么前儿打发人接你去,怎么不来?”王夫人道:“这里老太太才说这一个,他又来提名道姓的了。”

    7、第五十二回:那媳妇冷笑道:“……比如方才说话,虽是背地里,姑娘就直叫他的名字;在姑娘们就使得,在我们就成了野人了。”晴雯听说,一发急红了脸,说道:“我叫了他的名字了。你在老太太跟前告我去,说我撒野,也撵出我去。”麝月忙道:“……便是叫名字,从小儿直到如今,都是老太太吩咐过的。你们也知道的,恐怕难养活,巴巴的写了他的小名儿,各处贴着,叫万人叫去,为的是好养活……。”

    8、第五十六回:贾母笑道:“你这哥儿叫什么名字?”四人道:“因老太太当作宝贝一样,他生的又白,老太太便叫他做宝玉。”……四人也笑道:“起了这个小名儿之后,我们上下都疑惑,不知哪位亲友家也倒曾有一个的……。”

    9、第六十二回:湘云道:“宝玉二字并无出处,不过是春联上或有之,诗书纪载并无,算不得。”香菱道:“前日我读岑嘉州五言律,现有一句,说‘此乡多宝玉’,你怎么忘了……。”

    稍后再分析以上引文。作者为何不写宝玉的大名,这难道会引起什么灾祸吗,或是要避什么讳吗?不会是这样,作者不写宝玉大名定有作者的用意,原因就在书中,作者必会暗笔交待。我想不外乎有两个原因,一是宝玉有大名,作者不想写出来;二、宝玉就没大名,贾宝玉就是大名,宝玉是小名。

    我们来探讨第一点。宝玉有大名,作者出于某中考虑,不想写出来。不想写出来的原因就是不想让读书人知道那个大名,只要记住宝玉这个小名就行了,以免扰乱视线。所以大家开口闭口宝玉宝玉,清爽的多,省事的多,这对突出宝玉二字有好处。顺便说一下,有高明者给宝玉取了好几个大名,有取“贾瑛”者(神瑛侍者),有取“贾玑”者(座上珠玑昭日月),有取“贾珏”者(真假两块玉),等等。我看,宝玉若真有个大名,还真对宝玉小名不利,宝玉就有点变味了,贾什么什么的,总不如宝玉好听,好看。另外,宝玉者,“宝玉”也,也指“通灵宝玉”。通灵宝玉的故事和活人宝玉有道不明说不清的关系,也是此书的意味所在。如果宝玉真有个大名,“通灵宝玉”的处境就有点尴尬。作者要给读书人造成宝玉“宝玉”一体化的感觉,如宝玉有大名,就会消解一体化的效果。看来,宝玉无论取什么样的大名,都是不合适的,都会消减宝玉的蕴含意义,会与书之主旨有悖。所以作者干脆不给宝玉取大名,而且在书中有意混淆宝玉的名字、小名关系。这就要谈到第二点了。

    我们再来探讨第二点。会不会宝玉的大名就是贾宝玉,小名是宝玉。我在书中(前八十回)查到有关宝玉的取名、名字、小名片断有九处(恐有疏漏),现一一分析。

    (1) 冷子兴是说“就取名叫做宝玉”,此处并没说小名宝玉,也就是外人称宝玉就是宝玉,也不管他大名小名。这是外人的称呼。

    (2)  黛玉称宝玉的小名叫宝玉。这是姐姐妹妹丫环的称呼,即家人的称呼。

    (3)宁荣二公之灵对警幻仙女称宝玉。这是仙界的称呼。

    (4)北静王称宝玉。这是官场的称呼。

    (5)秦钟称宝玉,小名叫宝玉。都判官见不得“宝玉”二字,换句话说,阴间也认宝玉二字。这是阴间的称呼。

    (6)这一段有些费解。湘云称“宝玉哥哥”,贾母就说“你们大了,别提小名了”。别提小名就是别提“宝玉”。不叫宝玉叫什么?或者说叫大名?兄弟姐妹互称大名也不合适。或者叫“哥哥妹妹”,不提名道姓。后来宝玉来了称湘云为“云妹妹”。王夫人就说:“他又来提名道姓的了。”称湘云为“云妹妹”怎么叫提名道姓,不提名道姓那么就“姐姐妹妹哥哥弟弟”的叫,这几十口人怎么行得通,谁叫谁也搞不清。总之,这一段文字是矛盾的,是作者有意制造矛盾,要读书人细看细思。我仔细琢磨贾母王夫人的话“别提小名”“别称名道姓”。实际上众姐妹丫环还是宝玉宝玉的叫,贾母王夫人的话没起作用。我猜测,作者是要读书人反看贾母王夫人的话,意为“要叫小名”“要称名道姓”,把宝玉的姓和小名加起来就是“贾宝玉”。我们姑且这么看,看以后这种说法合不合榫。

    (7)此段,那媳妇提到“名字”,晴雯提到“名字”,麝月提到的“名字”, 麝月又提到“小名儿”,宝玉倒底是名字还是小名,这里混淆了。这是作者有意为之,和冷子兴之语相对应。这一段“名字”“小名”相混、并提,意在该名字就是小名,小名就是名字。

    (8)甄家四个女人说“老太太便叫他做宝玉”“起了这个小名儿之后”。这里也是名字、小名儿相混。按,我以为甄家贾家是一家,甄宝玉贾宝玉是一人,我另有文章论及,此不费笔。

    (9)作者借湘云、香菱之口把“宝玉”出处说出来——“此乡多宝玉。”这是不是宝玉的真出处,不可呆看。但作者的意思是,宝玉出处可思。宝玉出在“温柔富贵乡”,换言之,“温柔富贵乡”(大观园怡红院)出了个“宝玉”,而不出了贾瑛贾什么的。直言之,大观园怡红院的此公子就叫“宝玉”,无有其他名字。另外,宝玉还有出处(后详)。

    综上所述,宝玉是外人、家人、仙人、官人、鬼人都叫宝玉,而从来不叫其他什么。宝玉得到大家的认可,或者说,大家从来不知道宝玉叫其他什么,也就是宝玉没有大名,也就是贾宝玉就是宝玉的大名。贾母王夫人的话合起来就是说把小名和姓加起来念——贾宝玉。宝玉有出处,出在“温柔富贵乡”,出在宝玉本人,出在“通灵宝玉”。下面从另一个方面谈宝玉的“出处”。

    现在就要回到前面那个问题,就是单名双名问题。玉字辈男子是单名,女子是双名。贾宝玉如果是大名正名,那不是破坏了族规了,不合起名规则。但这正是作者的隐意所在,这正说明宝玉是另类,是怪人,是衔玉而诞,与众不同,不同凡响。双名是女子,宝玉是双名,说明宝玉有些女人成份,有些女人色彩。这作者在书中多处点到。

    (1) 宝玉出场长相打扮就有女儿成份、女儿色彩。“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脸似桃瓣,睛若秋波”,“面如敷粉,唇若施脂。”这里用“春花”“桃辨”形容一男子,实属罕见。别以为这是“泛泛套语”,作者在后文几次用花形容比喻宝玉,反复皴染,加强此意。宝玉出场的二次穿戴也是红红花花,作者用了十来个艳红的形容词,难以尽述。

    (2) 第九回:“自宝秦二人来了,都生的花朵儿一般的模样。”这是作者第二次用花比喻形容宝玉(秦钟是陪衬)。中国古代一般是用花比喻形容女子,这里作者把宝玉比作“花朵儿一般的模样”,一是用笔胆大,二也是有所本,有所含意,宝玉就是有女儿之态女儿之风的少年公子。

    (3) 第三十回:一则宝玉脸面俊秀,二则花叶繁茂,上下俱被枝叶隐住,刚露着半边脸。那女孩只当是个丫头,再不想是宝玉,因笑道:“多谢姐姐提醒了我。难道姐姐在外头有什么遮雨的?”这是“龄官划蔷”中的精彩一段。这一段有多种含意,其中很重要一条就是龄官把宝玉当“姐姐”了。这是作者的特笔,不光是比喻形容问题,有丫环不经意间就把宝玉当“姐姐”了。这是实际问题。

    (4) 第三十七回:李纨道:“你还是你的旧号‘绛洞花王’就好。”“花王”之说,以我看,无非两种理解,一是花中之王,二是管花的王。第一种理解比较正确,管花的有什么王不王的。“花王”和“虎王”“鼠王”意思相同。“虎王”就是虎中之王,“鼠王”就是鼠中之王,“花王”就是花中之王。作者给宝玉取号为“绛洞花王”,有把宝玉比喻为花之意。比喻为花王就是统领百花之意。

    (5) 第四十一回《刘姥姥醉卧怡红院》:刘姥姥酒醒了,因问道:“这是哪位小姐的绣房,这样精致?……”这也是作者点醒宝玉有女人气味。

    (6) 另外,还有贾母误把湘云当作宝玉(三十一回),众姐妹对宝玉、芳官说:“他两个倒像是双生的弟兄两个。”(六十三回)这也从另一方面说明宝玉有女性色彩,女儿风度,两个姑娘在某种情况下像他;也就是说,宝玉在某种情况下像女儿。

    (7)第四十三回,茗烟对金钏的芳魂香魄说:“你在阴间保佑二爷来生也变个女孩儿……。”小廝茗烟也知道宝玉有女儿气质,知道宝玉也想往女儿那边靠。

    从以上看,作者以花喻宝玉,把宝玉喻为花王,说明宝玉有女性色彩,女人成份,女人气味。所以宝玉和众姐妹一样,成了双名。这是作者有意把宝玉往姐妹们那边靠,结合书中多次以花喻宝玉,反证贾宝玉三字的可信性,合理性。

    作者为何多次以花喻宝玉,把宝玉喻为花王,甚至让小丫头把他看成“姐姐”,这是个很有意思也是很复杂的事情,这是宝玉的特殊身份、特殊属性、特殊使命造成的。此事说来话长,因是另一主题,俟另文再述。

    作者通过湘云、香菱之口提醒读书人注意“宝玉”的出处,这也是宝玉的出身、名份问题,也就是宝玉的大名小名问题。宝玉的出处在哪里,这就要回到此书开头的石头来历了。宝玉的前身是女娲炼造的石头,用于补天之用。女娲用了三万六千五百块,只单单的剩了这一块没用,弃在大荒山无稽崖青埂峰下。此石自经锻炼之后,灵性已通,因见众石俱得补天,独自己无材不堪入选,遂自怨自叹,日夜悲号惭愧。以后一僧一道二仙把此石变成一块鲜明莹洁的美玉,此玉就是“通灵宝玉”。二仙就携“通灵宝玉”到“昌明隆盛之邦、诗礼簪缨之族、花柳繁华地、温柔富贵乡去安身(投胎)乐业”。此段的表面意为此石(此玉此人)无才无用,成了废石(废人),弃在荒山。这一段的真实含意是,此石是神仙人物女娲炼造的,人间只有一块,所以此石带有神秘色彩;换言之,此石变成人后是非凡人物,人间只有一个,所以叫“通灵宝玉”。“通灵宝玉”四字是仙僧镌的,不能改,所以“宝玉”二字不能改,只能叫宝玉。加上贾姓,就是贾宝玉,是一个带双名的大名。这就是宝玉大名小名的来历。顺便说一下,石兄、通灵宝玉、宝玉、作者在作者心目中有内在联系,在书中也是有内在联系,有共指和分指,有共同属性和个别属性,不可分割来看。笔者另有文章谈到,此不烦述。

    当然,宝玉还一个“出处”。从创作角度讲,宝玉一是出自作者及其他原型,二出自作者内心(创作想象)。“此乡多宝玉”,也指宝玉是众多宝玉合成的。这是另题,笔者有文已述,此不词费。

    综上所述,宝玉的大名(正名)叫贾宝玉,小名叫宝玉。另外,后四十回也有一处涉及到大名问题。第一百一十九回:知贡举的将考中的卷子秦闻,皇上一一的批阅,看取中的文章,俱是平正通达的。见第七名贾宝玉是金陵籍贯,第一百三十名又是金陵贾兰……。一般说后四十回是续书。续书作者写到皇上看考卷,这总不能写小名吧。前面也没见宝玉的大名是什么,续作者就把小名宝玉添上贾姓写成贾宝玉。但是,问题来了,在全国大考考卷上是不能写小名的,这里续作者有三种选择:一、或是知道贾宝玉也就是大名,如实署上;二、或者造一个大名,量续作者也没这个才气和胆魄;三、干脆把小名添加上贾姓署上去,由人理解去。究属哪一种情况,实难断言。

    总之,宝玉的大名小名是一个有趣现象,体现了作者的深层含意。探讨此事,对理解全书不无益处。

宝玉的生日

    宝玉的生日是哪一天,“红楼”书中并没明文写出,于是读书人有事干了,猜了个不亦乐乎,有说四月二十六、二十八的,有说五月初三、初四、初八的,等等。宝玉倒有七八个生日好过。众说纷纭,各说各有理,遂无定论。

    是作者的疏忽吗?不是的,作者写其他主要人物的生日写得一清二楚。为避免行文累赘,单举探春一番话。第六十二回:

    探春笑道:“倒有些意思。一年十二个月,月月有几个生日。人多了,便这等巧,也有三个一日的,两个一日的。大年初一日也不白过,大姐姐占了去。怨不得她福大,生日比别人就占了先。又是太祖太爷的生日。过了灯节,就是老太太和宝姐姐,她们娘儿两个遇的巧。三月初一是太太,初九是琏二哥哥。二月没人——。”袭人道:“二月十二是林姑娘,怎么没人?就只不是咱家的人。”探春笑道:“我这个记性怎么了!”宝玉笑指袭人道:“她和林妹妹是一日,所以她记得。”

    但是,作者为何不明言宝玉生日,宝玉是第一号主人公,言他生日又有何妨?作者不明言宝玉生日,但却大张旗鼓为他过二次生日,后一次六十二、六十三用两回篇幅浓墨重彩宣扬宝玉生日,从白天闹到半夜,整整闹了一天。前一次二十八、二十九回也暗笔写元春、贾母、王夫人、凤姐等为宝玉过生日。这说明作者很重视宝玉生日——衔玉而诞嘛,非凡人物,过生日当然也和别人不同。作者隆重给宝玉过生日,却不明言哪天哪月,烟云模糊,扑朔迷离,这是何意?弄得读书人云里雾里,猜了二百五十多年,浪费了多少人力物力精力。

    但作者又并不是真要隐去宝玉的生日,而是模糊写之,暗笔写之,似有难言之隐。众多文章高论分析探讨了宝玉生日的方方面面,本人不重复。但我注意到一个问题,没见文章谈到,下面简析之。

    书中第六十二回写到:“当下又值宝玉生日已到。原来宝琴也是这日,二人相同。”宝玉过生日,偏偏又巧,又是宝琴生日;这还不够,更巧的是,平儿、岫烟也是今日过生日。探春说:“……也有三个一日的,两个一日的。”大观园中姑娘和大丫环统共才二十几人,两个一日,三个一日也就很不容易了。宝玉这个人很特别,竟有三个姑娘和他一起过生日。但是,且慢,还有一个女儿和宝玉共生日,这就是四儿——原名慧香,宝玉给改名叫四儿的。

    这就是说,宝玉、宝琴、平儿、岫烟、四儿共一天生日。这是作者的艺术夸张,也是作者的特笔。作者的含意很清楚,五人同一天过生日巧上加巧,言下之意这一天很特别,提请读书人注意。这四个女子与宝玉共生日的含意隐意是什么?

    这一天很特别,无非可以从三方面来推测:一是和国事有关,二是和曹家事有关,三是和作者曹雪芹有关。

    说宝玉的生日隐有作者的生日,这很可能。《红楼梦》是带有作者自传色彩的小说,在宝玉身上隐有作者生日,乃属正常。但作者为何不明言宝玉生日,以和自己生日暗合,从而证明自己是此书的作者呢?也许反过来说,在当时,作者怕明言宝玉生日,暗合自己生日,读书人会追寻到自己头上。而此书又是有“碍语”的书,作者又是抄家后人,而且此书又是替曹家鸣冤叫屈的书,如写抄家的冤(火灾应怜),写贾妃省亲暗指康熙南巡曹家接驾“亏空”难免,等等。这在当时就会引来灾祸,所以作者要隐写宝玉生日,但又不放弃宝玉生日和自己暗合的意图;所以就不明言宝玉生日,但又在书中暗笔交待。

    这个特别日子会不会和曹家有关,比如这一天是曹家被抄的日子,但曹家被抄是在雍正六年元宵之前,而书中所写宝玉生日从季节来看是初夏四月底五月初;或是指曹家发达的日子,因历史资料缺乏,不好妄断。

    这个特别日子会不会和国事有关,比如说清胜明亡日?这个题目太大了,说起来很复杂。我看《红楼梦》和反清复明还是挂不上钩。《红楼梦》不是政治阴谋,是小说艺术。《红》书中确有些民族主义倾向,有些反清反满情绪,但是,有倾向有情绪和书之主体是两回事。细看全书,作者思想复杂,常常是矛盾的,肯定否定,否定肯定,真真假假,调侃一切。总体上,作者还是否定旧的,追求新的,追求新的艺术、新的理想。

下愚以为,这个特别日子——宝玉生日还是和作者生日有关。宝玉和作者之间还是有一些深层次联系。艺术和生活的关系很复杂,本人另有拙文言及,此不烦赘。

    作者会不会在宝琴、平儿、岫烟、四儿四人身上隐有宝玉生日,作者为何选她四人和宝玉共生日?她四人身上隐含了什么意思?我以为有两点:一是文字意义,二是数字意义。先说文字意义。

    作者写宝琴和宝玉共生日意义何在?我在《宝琴之疑》一文中详述了宝琴是作者女友影子之事,作者把女友的一些事隐附在宝琴身上。女友对曹雪芹经济上有帮助,创作上有鼓励支持,并帮助作者“通灵”,使作者能完成《红楼梦》巨著。二人是“奇缘”,所以作者要写宝玉和宝琴(作者和女友)共生日。

    作者写平儿和宝玉共生日之意何在?第六十二回:探春笑道:“……平儿的生日,我们也不知道,这也是才知道。”平儿笑道:“我们是哪牌儿名上的人(自谦没身分的人),生日也没拜寿的福,又没受礼的职分,可吵闹什么。可不悄悄的过去。”这也是作者写书时自喻自况之意:自己落难至今,和那当初富贵时过生日不同。现是“哪牌儿名上的人,生日也没拜寿的福,又没受礼的职分,可吵闹什么。”著书山村,清冷寂寞,“可不悄悄的过去”。这是作者富贵贫穷过生日的对比,借平儿之口说出。

    作者写岫烟和宝玉共生日之意何在?第六十三回:宝玉听了,恍如听了焦雷一般,喜的笑道:“怪道姐姐(岫烟)举止言谈,超然如野鹤闲云,原来有本而来。……”这也是作者写书时自喻自况,也有自傲之意:如今虽然贫穷落难(岫烟也是贫穷“艰难”投靠邢夫人),却也“超然如野鹤仙云”,“其风晨月夕,阶柳庭花,亦未有妨我之襟怀笔墨者。”

    四儿怎么也跟宝玉同生日?第二十一回,四儿原叫惠香,宝玉道:“明儿就叫‘四儿’,不必叫什么惠香兰气的。”宝玉给惠香改名,也说明宝玉和四儿有点缘分,所以四儿以后才会说出“同日生日就是夫妻”的“私语”。第七十七回,王夫人问出四儿和宝玉同一生日,便冷笑道:“这也是个不怕臊的!她背地里说的同日生日就是夫妻,这可是你说的?……”看来,关键是四儿说了“同日生日就是夫妻”这句话。作者借四儿之口说这句话不会没有所指,所指何人?宝琴、平儿、岫烟、四儿谁和宝玉作夫妻合适,作者意当然是指雪芹女友的影子——宝琴。这也可证在下所言不虚,宝琴是女友的替身,作者把女友的某些事隐附在宝琴身上。作者和女友是否同日生日并不重要,这里取同心之意,“同心就是夫妻”。日中一点——心也。

    作者写四女子和宝玉一起过生日,应该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数字意义,也就是数字暗示。宝玉和四女子同过生日,也就是五人同一日过生日,隐意就是五月初一过生日。五人一日者,五月一日也。

    那我们就来看看这个五月初一日在书中有没有显示和意义。我查前文,很快在二十八、二十九回查到四个五月初一日,而且前后一看,这四个五月初一日大有文章。

    第二十八回:袭人又道:“昨儿贵妃打发夏太监出来,送了一百二十两银子,叫在清虚观,初一到初三打三天平安醮,唱戏献供……”。

    第二十九回:一时,凤姐儿来了,因说起初一日在清虚观打醮的事来,遂约着宝钗、宝玉、黛玉等看戏去。

    本回:(王夫人)因打发人去到园子里告诉:“有要逛去的,只管初一跟了老太太逛去。”

    本回:单表到了初一这一日,荣国府门前车轿纷纷,人马簇簇。

    元妃为什么要打平安醮,原来前不久(二十五回),宝玉、凤姐被赵姨娘收买的马道婆弄的巫术魇魔法害病了,病得差点死掉。后来被二仙癞僧跛道救活,复圆如初。所以元妃要到五月初一日宝玉生日这一天打平安醮,以保佑宝玉平安无事。元春和宝玉姐弟感情很深,“情形有如母子”,元春“是以怜爱宝玉,与诸弟待之不同。”元妃省亲,见了宝玉,“携手拦于怀内,又抚其头颈,笑道:‘比先竟长了好些。’一语未终,泪如雨下。”可见元春对宝玉感情很深。元春在宝玉生日之时,为宝玉祈平安,也在情理之中。

    为什么说五月初一是宝玉生日,有以下几点:

    1、有五人同一日过生日的数字暗示。

    2、二十八、二十九回宝玉生日期间,作者再三再四显示五月初一日,有作者点醒之意。

    3、元春选择宝玉过生日打平安醮,这乃情理之中,是保平安之意。打醮并没个日期之规,如书中面对各家送礼时凤姐说到“只说咱们娘儿们来闲逛逛”,贾母也说到“我们不过闲逛逛,就想不到这礼上”。元春选择五月初一日有特定含意,因为这一天是宝玉生日。

    4、元春还给宝玉送了生日礼物,生日礼物和宝钗一样,说明元春在宝玉十五岁生日之时,考虑到了宝玉婚姻大事,有撮合玉钗之意。宝玉过生日,又大了一岁,元春想到宝玉的婚姻大事,这是正常心理。

    5、宝玉生日在阴历五月初一,和六十二回、六十三回宝玉过生日的季节相符。如“芍药花飞了一身”,芍药花开正在端午之际。另有第六十一回,一小厮对柳家的说:“好婶子,你这一进去,好歹偷些杏子来赏给我吃。”在北京地区,端午节期间正是吃杏子时候。

    6、张道士提到宝玉长得像“国公爷”,贾母也说“就只这玉儿像他爷爷。”这正因为是宝玉的生日,才使得张道士、贾母说到 宝玉像他爷爷——生日之慨也。另外,张道士还提到“我想着哥儿也该寻亲了。”贾母也说“有模样好的”云云。宝玉过生日,又大了一岁,长辈自然想到“寻亲”之事——传种接代之谓也。这些都是生日话题。

    另外,五月初一日这一天是宝玉几岁生日,书中也有暗示。二十九回,(张道士)又道:“前儿在一个人家看见一位小姐,今年十五岁了,生的倒也好个模样儿。我想着哥儿也该寻亲了。……等请了老太太的示下,才敢向人说去。”张道士要给宝玉说亲,说这位小姐“十五岁了”,按常情常理男女议亲岁数相等,这也暗示宝玉十五岁了。在前面第二十二回,凤姐说:“……听见薛大妹妹今年十五岁。”在后面第四十五回,黛玉说“我长了今年十五岁。”第四十九回,作者写到“这十二个皆不过十五六七岁。”笔者以为,作者写此书心目中的宝玉和众姑娘(李纨凤姐除外)主要故事段年龄就是“十五六七岁”。我问了一些读者,几乎所有读者心目中的宝黛钗等姑娘年龄就在“十五六七岁”。如他(她)们太小,十二三岁,岂不成了儿童小说;他(她)们的型体、身段、穿戴、知识、心理等也不合适。按书中描绘表现,他(她)们就是“十五六七岁”,不大不小,正合作者原意。这不是作者“信笔泛叙”,不是作者“笔误”,这是作者明文写的宝黛钗及众姐妹年龄,我们岂可曲解,以亵渎作者本意。

    按张道士所言暗示,宝玉这一天是过十五岁生日。按中国传统逢五逢十是整数说法,所以元春、贾家很重视宝玉十五岁生日。元春要打三天平安醮,贾家在老太太带领下,举家出动,为宝玉为贾家祈平安祈福寿。

    综上所述,把二十八回、二十九回与六十二回、六十三回对照来看,五月初一日应是宝玉十五岁生日,同时,这日也暗指作者生日。作者把自己生日和宝玉生日合二为一,为此书定了基调。作者对此生日讳莫如深,除了艺术手法外,也是担心当时被人看破,此书隐有曹家事,怕给此书带来恶运。另外,作者也有蒙蔽批书人之意。为何如此,恐和女友有关。个中隐情,不得而知,所以作者要说“谁解其中味”。(完)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