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曹雪芹祖籍

关于曹雪芹祖籍

关于曹雪芹祖籍

曹雪芹

近几年来,关于“曹雪芹祖籍”的争论愈演愈烈,以周汝昌先生为代表的“丰润说”和以冯其庸先生为代表的“辽阳说”几乎是水火不相容冰炭不同炉了。其实,我们只要本着求同存异的精神,问题还是不难解决的。

现在我先来“求同”。主要有二:其一是两说都认为曹雪芹的远祖是宋枢密武惠王曹彬;其二是两说都认为曹雪芹的太高祖是“令沈阳有声”, “宦沈阳,遂家矣”的曹世选(又名曹宝,曹锡远)。其主要依据也有二:

一康熙二十三年未刊稿本《 江宁府志》卷十七《 曹玺传》;

二康熙六十年刊《 上元县志》 卷十六《曹玺传》 。

乾隆十六年刻本《 上元县志· 曹玺传》与康熙六十年刊《 上元县志· 曹玺传》 同,并纠正了“康志”中“字于清”为“字子清”, “练亭”为“楝亭”。

对上述这两篇文献,无论是“丰润说”还是‘辽阳说”都是持肯定态度的。问题是各取所需。“丰润说”取“曹玺,字完璧,宋枢密武惠王裔也”, “曹玺,字完壁,其先出自宋枢密武惠王彬后”两句。而“辽阳说”则取“王父宝,宦沈阳,遂家矣”, “著籍襄平(襄平为辽阳之古郡名)。大父世选,令沈阳有声”两句。以支持他们各自的观点。

(一)

首先我来谈谈“丰润说”。1931 年,《 故宫周刊》 第八十四、八十五两期,刊登李宗侗 (玄伯,故宫博物馆秘书长)的《 曹雪芹家世新考》 一文,最早提出“曹雪芹原籍可能是丰润”之说。

1947 年12 月4 日,北平《 新民报》 北海版刊登守常《 曹雪芹籍贯》 一文,根据对尤侗《 良离倦稿》中“松茨诗稿序”内容的研究,提出曹雪芹籍贯为丰润:“清末入关时,辽东汉人之归附者,多隶汉军旗,《 红楼梦洲乍者曹雪芹即其一也。《 皇朝通志》 、《 八旗氏族通谱》皆谓世居沈阳,而不知曹氏本籍河北丰润焉。”

1948 年2 月14 日,胡适在《 申报》文史”栏目中发表短文,他在文中说:“我向北平图书馆借得尤侗《艮斋倦稿》,我检读“松茨诗稿序,……这序里并没有说曹子荔轩丰润人,……只说一位曹冲谷是丰润人,是曹冠五太史的儿子,不足以说明雪芹祖籍问题。应从查阅地方志族谱决书记载等加以解决。”

1953 年,周汝昌先生的《红楼梦新证》 一书出版,他在书中《 丰润咸宁里》 一节里,依据查阅丰润县志、曹寅诗集清代重要诗文家题咏记序以及史书载记等大量文书档案资料,在原来守常等人提出“丰润说”的基础上,修正补充。指出:“丰润曹氏都是咸宁里人”,所以“雪芹老家”也该是“咸宁里”。从《八旗满洲氏族通谱》 等所提供的“曹锡远正白旗包衣人,来归年份无考”和曹家“世居沈阳地方”等线索,探索出曹氏极大的可能是“辽、沈边氓被俘为奴”的。“至高祖曹振彦随清兵入关,落户北京”。“从曹玺作江南织造监督起,曹家就在南京落了户。”雍正五年(1727 年)家遭巨变,次年返居北京。这样,就初步描绘出一幅曹氏行踪图。

1963 年,何其芳为再版《 红楼梦》 作序中,明确指出曹雪芹祖籍是丰润。

1973 年,毛泽东同志在一次中央政治局会议上与吴德谈话中提到曹雪芹是丰润人。1976 年,周汝昌的《红楼梦新证》 增订本出版,其中第三章第一节《 丰润县人》,论证较旧本加详,并溯及古代世系及旗籍识别等重要问题,作者为此找了不少证据。其中提到《 楝亭诗钞》 中的几首关于冲谷的诗:《别集》 卷二叶一:“冲谷四兄归阳(阳为丰润古名),予从猎汤泉,同行不相见,十三日禁中见月,感赋,兼呈二兄”,有句云:“梦隔寒云数断鸿”,明以雁行喻兄弟。“二兄”指曹的哥哥曹,字宾及。同卷同叶另一诗题即曰“宾及二兄招饮… … 兼示子猷”,内有“骨内应何似,欢呼自不支… … 却笑今宵梦,先输春草池”的话。《 诗钞》 卷二叶十七又有一诗,题曰“松茨四兄,远过西池,用少陵‘可惜欢娱地,都非少壮时’十字为韵,感今悲昔,成诗十首”。第二首说:“况从角游,弄兹莲叶碧”。第三首说:“恭承骨肉惠,永奉笔墨欢”。第五首说:“念我同胞生,旅裘拥戈寐”。这是兼忆子猷从军的话(《别集》 卷三叶七《 闻二弟从军却寄》 一诗,可证)。第九首则说:“伯氏值数奇,形骸恒放荡。仲氏独贤劳,万事每用壮。平生盛涕泪,《 篙里》 几凄怆。勖哉加餐饭,门户慎屏障”。又卷四有《兼怀冲谷四兄》 一诗,诗云:“水不可钓,松茨闻欲荒。春风苦楝树,夜雨读书床。骨肉论文少,公私拂纸忙”。试看“角”了骨肉”、“伯氏”、“仲氏”、“夜雨床”等,无一不是兄弟行的字眼;口气的恳挚,更不能说是泛泛的交谊(且诗中“松茨”即指曹,“苦楝”即指曹寅)。最可注意的是第三首两句。阎若璩在《潜邱札记》 卷六,有一首《 赠曹子猷》 的诗,首二句说:“骨肉谁兼笔墨欢,羡君兄弟信才难”。在第一句下便注道:“令兄子清织造有恭惟骨肉爱,永奉笔墨欢”之句。由此可证,被引用的两句,总不会是本作他解而被我们误认作兄弟的。如此,则曹寅和曹确有着“骨肉”的关系,自“ 角”为童时,便在一起“弄莲叶”,长大时“夜雨”连“床”而“读书”,这绝不是什么“同姓联宗”了。

此外,曹氏九世孙观源撰《 武阳曹氏源流宗谱序》中记载:“曹氏之先世居真定,宋乾德初,讳彬者任神武将军,兼枢密承旨。……子璨、、玮、、、、琮,… … 玮累官安抚观察使,改彰武节度使赠侍中,谥武穆。武阳曹氏,始祖孝庆公者,盖彰武节度使武穆公之五世孙也,官朝散大夫,知隆兴府,因家省城之南。子善翁卜居城南之四十里地为武阳,至今人称武阳曹氏云”。

上面这篇《 序》是明正德十年(15 巧年)第三次修谱时写的。这篇《 序》 文,主要说明了曹氏从河北真定灵寿迁到江西南昌武阳的情况。

又明万历四十三年(16 巧年)曹氏第四次修谱时,十三世孙明试撰《 曹氏重修族谱序》 中云:“吾宗曹氏本真定散处天下者,… … 至今凡十四世,子孙众多,支派分析,由武阳而迁丰润,迁辽东,徙进贤”。这《序》 谈到了武阳曹与丰润曹、辽东曹、进贤曹的继承关系。

再,清康熙九年(1670 年)由十三世孙鼎望撰的《 曹氏重修北合谱序》 中云:“盖自明永乐年间,始祖伯亮公从豫章武阳渡协口溯江而北,一卜居于丰润之咸宁里,一卜居辽东之铁岭”。

由上述材料可知,丰润曹与《 江宁府志》、《 上元县志》 中所言的“曹玺,字完璧,宋枢密武惠王裔也”, “曹玺,字完璧,其先出自宋枢密武惠王彬后”是相符的。这就是曹雪芹祖籍“丰润说,,的一条“铁证”。

不过,周汝昌先生所称的“辽东说”系指 “从丰润迁铁岭的曹端广之后人”一说,仅有口碑,而无文献资料可证,因此尚难定论

至于杨向奎先生提出的“曹雪芹为子说”,后来又称为“子说”,即人们所称的“新丰润说”,我都不能苟同。[1]

“曹雪芹为曹之子”之说一出,在学术界特别红学界引起了震惊。为此,我分别给“有关”的周汝昌先生和杨向奎先生去信,请他们提供这一“新说”的有关书证、物证或口碑。周汝昌先生回信说:“‘子’之说,乃杨向奎教授之新解,与我无涉― 我未见他具体论据何在,因此,不敢妄言是非。但觉若如此,则芹之旗籍,辈份、年岁… … 皆难与现有史料吻合”。杨向奎先生的回信则说:他在论述曹雪芹家世的文章中,“没有一条证明说曹是曹鼎望之嫡孙,只是根据各种材料作这样的归纳,而得此结论”。“所以那种结论只是一种Tendency (意向),而不必是Reality (现实)”。因此,我认为所谓“曹雪芹是曹之子”之说,只是杨向奎先生的“一家之言”。

(二)

现在,我再来谈谈“辽阳说”。1931 年3 月,《 北大学生》 发表了奉宽的(《〈兰墅文存〉与<石头记>》一文,文中指出:“雪芹为江宁织造曹子,亦载《 八旗满洲氏族通谱》,旗分且符”。在这篇文章的注解里,又全录了《 氏族通谱》 载:“曹锡远,正白旗包衣人,世居沈阳地方,来归来分无考”。首先提出了曹雪芹祖籍沈阳说。

1957 年,《 文学遗产增刊》 第五辑发表了贾宜之的《 曹雪芹的籍贯不是丰润人》 一文,对周汝昌先生的丰润说提出了批评,认为曹雪芹的祖籍是辽阳。

1963 年,曹雪芹逝世二百周年的时候,展出了《 五庆堂重修辽东曹氏宗谱》这部于清同治八年以后至十三年之间重修的宗谱所记锡远至天佑各代应该说基本上是正确的,因为钞本雍正十三年修《 八旗满洲氏族通谱》 卷七十四附载满洲旗分内之尼堪姓氏中也有类似的记载:“曹锡远,正白旗包衣人。世居沈阳地方,来归年分无考。其子曹振彦,原任浙江盐法道。孙:曹玺,原任工部尚书;曹尔正,原任佐领。曾孙:曹寅,原任通政使司通政使;曹宜,原任护军参领兼佐领;曹荃,原任司库。元孙:曹,原任郎中;曹,原任员外郎;曹顺,原任二等侍卫兼佐领;曹天佑(另一刻本作“曹天枯”)现任州同。”

我之所以说《 五庆堂曹氏宗谱》 中有关曹锡远至曹天佑的记载基本上是正确的,是因为它还有不正确的地方。举例来说,现已得知,曹是曹寅的继子,而《五庆堂谱》 说成是曹寅“生子”。又《 五庆堂谱》 载,曹天佑为曹之子,而《 八旗通谱》 中载,曹天佑与曹颙、 曹頫\ 、曹颀为兄弟行。

当年,朱南铣先生据谱写出了《 关于<辽东曹民宗谱>》 一文,指出:从曹锡远再上溯到三世曹智,均属辽东四房,并无来自丰润的痕迹。若就曹雪芹本人来说,固然是满族人,北京籍;若就曹雪芹上代来说,远至明初,祖籍仍是东北。

此后,有关曹雪芹上世的文献资料不断出现。诸如周汝昌先生在《 红楼梦新证》 ( 1976 年增订本)中提到的:《 八旗满洲氏族通谱》 所载“曹锡远,世居沈阳地方” (《 皇朝通志》 卷八《 氏族略》 与之全同)。《 白山词介》中说曹寅是沈阳县人。《 楝亭诗钞》 曹寅自署“千山曹寅子清”。《 棘亭书目》 也有“千山曹氏家藏”字样,韩《 有怀堂文集· 织造曹使君寿序》 里说“三韩曹使君子清”, “三韩”是清初对满洲的异称。《山西通志》 卷八十二《 职官》 叶五十六说:“曹振彦,奉天辽阳人”。《 浙江通志》 卷一百二十二《 职官》 十二也说:“曹振彦,奉天辽阳人”。再加上极为重要的《江宁府志》 中有“王父宝(指曹锡远)宦沈阳,遂家矣”,《 上元县志》 中有“著籍襄平,大父世选 (即曹锡远),令沈阳有声”的记载等资料,冯其庸先生结合《 五庆堂曹氏宗谱》 潜心研究,写成了他的红学代表作《 曹雪芹家世新考次为“辽阳说”奠定了理论基础。

应该说,曹雪芹的上五世已籍辽东,这是正确的。即使是“丰润说”的代表周汝昌先生也不否认。关键是曹雪芹的辽东祖先是由何时于何地入辽的。冯其庸先生根据《 五庆堂谱》 提出了辽东始祖为曹俊,后来又根据所谓“定陶曹氏宗谱”提出“他们(指曹俊们)迁往辽东半岛的途径,也可能是先从定陶经山东半岛,然后过海到辽东半岛的辽阳,或者在到辽阳以前先在靠海的地区如金州等地定居过一时”。同时他又根据《阳曹氏族谱》 有“美翁,子二:子玉矛田。玉卜居进贤,田卜居山东”的记载,认为这个“卜居山东”的曹子田“就是定陶曹氏之始祖”。这样,他就“对康熙时期的两篇《 曹玺传》所提的曹彬之后”和“著籍襄平”这两者,“作出历史的统一的理解”。

然而,事实并没有因此划上句号。1995 年7 月21 日,子风在《文艺报》 上撰写的《 揭开曹雪芹祖籍之谜― 从电视片<红楼梦与丰润曹>所想到的》 一文对冯先生的“统一的理解”进行了评述,指出:“冯先生据这样一部疑点甚多,连祖籍与第一、二、三代始祖的姓名尚不可靠之《 五庆堂谱次来考证曹雪芹祖籍,且以之作为‘辽东说’的根据,实难令人信服”。

我仔细阅读了冯其庸先生的《 曹雪芹家世新考》以及“丰润说”和“辽阳说”论争的各种材料后,认为,子风对《五庆堂谱》 的评述是客观的,有理有据的。因此,我完全赞同子风的看法。

(三)

研究曹雪芹的“祖籍”问题,我认为康熙二十三年的未刊稿本《江宁府志· 曹玺传》 和康熙六十年刊本《 上元县志· 曹玺传》 这两篇文献是最具权威的。康熙二十三年,正是曹玺卒于江宁织造任上的那一年,而康熙六十年,则是曹颙任江宁织造之时。修《江宁府志》 者于成龙为江宁知府,修《 上元县志》 者唐开陶为上元知县。有理由相信,他们是完全熟知曹玺生平包括他的“祖籍”的。因此,我认为《 传》 中所述的:“曹玺序完璧,宋枢密武惠王裔也,及王父宦沈阳,遂家矣”。“曹玺,字完璧,其先出自宋枢密武惠王彬后,著籍襄平,大父世选,令沈阳有声”的记载是完全真实不误的,应该作为我们研究曹雪芹“祖籍”的基石。

然而,无论是“丰润说”和“辽阳说”虽然都有合理的成份,但又都有“致命的弱点”。“丰润说”与宋枢密武惠王曹彬能挂上钩,但如何与“宦沈阳,遂家矣”, “著籍襄平”相连接,目前还缺乏真凭实据。而“辽阳说”,就曹雪芹祖先至少在上五世曹世选时已籍辽东,这是无可争议的。所以,如果说曹雪芹的近世祖籍为辽东,这个“辽东说”也是无可争议的。问题是曹雪芹的辽东祖先是何时由何地入辽的。笔者认为,这个答案就在曹鼎望撰写的《曹氏重修南北合谱序》 中。这篇康熙九年岁次辛丑孟春谷旦写的《 序》 中云:“至辽阳一籍,网焉未修,尚属憾事”。而这个“网焉未修”的“辽阳一籍”即是曹雪芹的上五世祖曹世选至曹寅一族。

有关曹世选先人的行状了无知晓。只是通过《江宁府志》 、《 上元县志》 中的《 曹玺传》 中得知他是宋武惠王曹彬之后。而他的先人是从何时何地入辽的,至今仍是一个谜。周汝昌先生的“丰润说”,主曹端广从丰润迁铁岭,但仅有口碑,而无文献资料可证曹世选即曹端广之后人。冯其庸先生的“辽阳说”,主“卜居山东”的曹子田为“五庆堂”曹族入辽前的祖先,但也了无所据。况且“五庆堂谱”的曹锡远(曹世选)上五世都“失考”,而其一、二三世又都理不清头绪。故“丰润说” (铁岭 说)和“辽东说”(辽阳说)在“入辽”一事上都缺乏论据,难成定论。

我们从《 江宁府志》 中得知,曹世选是“宦沈阳,遂家矣”的,这说明他是在沈阳作官时才将家搬到沈阳的。其实沈阳是大概念,辽阳是小概念。因此,“奉天”“沈阳”“辽阳”之称是一回事,故一般称为“辽东说”。

那么,曹世选是从什么地方迁居沈阳的呢?我认为他是从丰润出关“令沈阳”时迁居沈阳的(具体位置在辽阳)。

周汝昌先生在《 红楼梦新证》 中将世选列为与丰润曹的士直、士真、士淳为同辈,并疑心曹世选的“世”,就是“士”的讹写。是有道理的。这或者还有“深层次”的原因在。我们从史料上得知,曹世选(曹锡远)“从龙入关”(见《五庆堂曹氏宗谱》、曹振彦“启从入关”(见《 上元县志》,遂由“包衣下贱”,一跃而成“从龙勋旧”,并入了多尔衮的正白旗。清顺治年间,曹世选的孙媳孙氏,又当上了当时还是皇子的玄烨(后为康熙大帝)的教引嬷嬷。这样,曹世选一族逐渐与丰润曹拉开了“距离”。曹世选也由原名“士选”改为“世选”,后又改为“锡远”。故康熙六年十一月二十六日以“覃恩”诰赠曹世选资政大夫时,浩命中康熙称其为“尔曹世选”。康熙九年,曹鼎望修《阳曹氏族谱》 时,不无遗憾地将“辽阳一籍”的曹世选“网焉未修”。康熙十四年十二月,以“覃恩”浩赠曹锡远光禄大夫江宁织造三品郎中加四级时,诰命中康熙又称其为“尔曹锡远”。这就说明康熙皇帝是有意将作过他“奶爹”的曹玺一家与“丰润曹”拉开距离。正因此故,所以曹世选的上代是谁,籍贯何地,都讳莫如深,而成为一个不解之谜。

虽然,康熙皇帝拼命地把曹玺一家与“丰润曹”拉开距离,但曹玺一家与“丰润曹”的“骨肉”之情是拉不断的。“丰润曹”在修谱时虽然只能遗憾地将“辽阳一籍”的曹世选“网焉未修”,但曹寅与曹、曹在诗酒唱和中还是流露出他们的“骨肉”之情。曹寅甚至多次在诗文中流露厌倦宦途的情绪,表示“末路相看有敝庐”——这是写给他四兄曹的,意思是说:等我日后弃官脱身于“奴籍” (他是皇室的“包衣”家奴身份),我一定回到丰润故乡去,那儿还可以有几间旧家老屋,可以栖身!― 这就是他理想的归宿了。请看,旗籍曹与丰润曹的同宗骨肉之情是多么的清楚明确。

基于上述事实,我认为曹雪芹的上世的贯穿线是:灵寿― 南昌― 丰润― 辽东(具体为辽阳)。也因此故,我认为“丰润说”和“辽阳说”不过一前一后,并无矛盾,完全可以统一。

也许有人要问,那么曹雪芹的祖籍究竟是丰润还是辽阳?我认为这个问题应是具体问题作具体分析。

关于籍贯与祖籍,迄今为止还没有一个明确的界定。但一般来说,籍贯,是指一个人祖居或出生的地方。祖籍,又称原籍,是指祖先居住占籍的地方。客籍,是指寄居本地的外地人,与“土著”相对。寄籍,是指长期离开本乡,以寄居的地方为籍贯,别于“原籍”而言。据此,我认为曹雪芹的籍贯是江宁即今南京,祖籍是北京。

我们知道,多尔衮统兵入关是顺治元年( 1644 年),这也是曹家随其入关定居北京之年。顺治十五年(1658 年)曹寅生。康熙二年(1663 年)曹玺以内务府郎中首任江宁织造,曹寅与弟曹宣同随父之任。以后江宁织造由曹寅、曹颙、曹頫\,直到雍正五年( 1727 年)曹家被查抄,次年返回北京为止,首尾达65 年之久。雪芹也是出生在南京,并在此渡过了童年可能还有少年时代。因此,我说曹雪芹的籍贯是江宁即南京,祖籍是北京是合理的。

当然,如果要论及其祖曹寅的籍贯则就是北京了,而他的祖籍则为辽阳较为合理。故曹寅在《 楝亭诗钞》 上自署“千山曹寅子清”。曹玺称“著籍襄平”也是合理的。但如果称雪芹的太高祖曹世选的祖籍为辽阳就不妥了。辽阳乃曹世选之寄籍,而丰润才是他的祖籍,甚至也可能还是籍贯。

周汝昌先生和冯其庸先生都是当今著名的红学大师,又都是以研究曹雪芹家世名世的。他们对曹雪芹的上世研究得远一点,深一点,这是应该的。不过,就我辈来说,研究曹雪芹的家世,上溯到曹世选也就够了。《红楼梦》 确有许多自叙性成份,正如脂批所云:“盖作者自云所历不过红楼一梦耳”。作者还借秦氏之口说:“如今我家赫赫扬扬,已将百载”。可知《 红楼梦》 的最长时限也不过是一部“百年史”,其实主要是“二十年史”。因此,我认为研究和考证《红楼梦》 本事,重点结合研究和考证曹雪芹的百年家史,即从曹世选至作者本人的历史为止就足够了。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