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首佚诗看曹雪芹的身世

两首佚诗看曹雪芹的身世

两首佚诗看曹雪芹的身世

曹雪芹

一年前笔者从靖藏本《 石头记》 的回前批中,为曹雪芹校勘出一首佚诗。

靖藏本《 石头记》 简称脂靖本或靖本,1959 年于南京发现,至今已有三十多年了。此书名《 石头记》 ,是乾隆时期的手抄本,原为扬州靖氏所藏,“靖藏本”由此得名。此书1964 年尚在,十年浩劫中迷失不知去向。全书缺第二十八、二十九回.第三十回残失三页,实存七十七回余。原书有三十五回全无批语,其余各回则保留了大量朱、墨批语,可见此书是抄配而成,又属脂评系统。靖本封面下原有“夕葵书屋石头记卷一”字样的纸条。“夕葵书屋”是《熙朝雅颂集》 (其中录有敦诚等人所作有关曹雪芹的诗)的主要编纂者、乾嘉时著名文士吴鼎的书斋名,可见此手抄本《 石头记》 决非一般的抄本。

在靖本第五十三回回前,有段回前批,文字错乱不可读。关于这段批语,在《红楼梦脂评校录》[1]一书中曾作过介绍。

《 红楼梦脂评校录》 中对此批所作介绍如下:

靖藏回前祭宗祠,开夜宴,一番铺叙,隐后回无限文字。(亘古)浩荡宏恩,(亘古所)无。<所>母墉,兄先(死),无依。变故屡遭,(生)不逢辰。<心摧>(回首令)人<令>断肠(心摧)!积德子孙到于今,旺族都中吾首门。堪悲<英>立业(英)雄辈.遗脉孰知祖父恩。<知回首>。(戴不凡对于这段评语.认为原先极可能是正文上的眉批,它一共三段,情况该是这样的:a .第一“祭宗祠、开夜宴一番铺叙,隐后回无限文字。(每行三、四字不等,批于本回首页眉端最前。)b . “积德… … 祖父恩”一绝当是题在回目左或右侧的,其眉端上有三、四字一行的如下批语:“亘古浩荡宏恩… … (当)知回首。”这是第二段。C .以下则是另起的第三段(无所母孀兄先无依变故屡遭不逢辰心摧人令断肠),可作如下两种校读法:① 母孀兄先(卒夫出家), (投奔)无所,(四顾)无依,(生)不逢辰,变故屡遭,令人断肠心摧!② 母兄先(卒), (己同守)孀,(投奔)无所,(四顾)无依,(生)不逢辰,变故屡遭,令人断肠心摧!

(摘自《 红楼梦脂评校录》)笔者对上述批语的校勘除了照录的上述两种校勘之外,笔者未曾见过别种校勘。然而笔者对上述两种均不敢苟同。经过反复思考,同时又受到后半段批语的启发,笔者将上引批语校勘成一条批语及两首七绝:

祭宗祠,开夜宴,一番铺叙,隐后回无限文字。

今回首——

亘古浩荡无洪恩,屡遭变故不逢辰。

兄亡母婿无所依,令人断肠亦摧心。

积德于今到子孙,都中望族首吾门。

堪悲立业英雄辈,遗脉谁知祖父恩。

当两首七绝校改完毕后,重读一遍时,一种悲情与怨愤扑面而来!使人不禁要问:两首七绝出于何人之手?又是谁将它们载入了书中?

两首七绝只能出自雪芹之手

显然,靖本第五十三回回前的这两首诗,与《 红楼梦》 小说无关,却与“祭宗祠,开夜宴,一番铺叙,隐后回无限文字”一起,被作为批语载入书中。此诗出自谁人之手?这便涉及了在书中留下了大量批语的脂砚斋是何人的问题。

关于《 石头记》 的主要批书人是何许人的问题,红学界向来说法不一:有人说脂砚斋,“即是那位爱吃胭脂的宝玉,即是曹雪芹自己”。有人说脂砚斋是史湘云的艺术原型,是曹雪芹的续弦妻子。有人说脂砚斋是曹雪芹的堂叔,可能名曹硕者… … 不一而足

笔者胞姊霍力君认为,脂砚斋是曹雪芹及其隐居香山时的妻子柳惠兰在批注《石头记》 时合用的笔名(详见《 解开脂砚斋之谜》 一文)。

现在,我们从被校勘出的两首诗的内容上来看,此诗只能出自雪芹之手。尤其是七绝中的“兄亡母媚无所依”一句,除雪芹之外,无论是他的妻子还是他的堂叔,都不可能将这样的诗句载入曹雪芹的著作中,去充作回前批。笔者由此断定.这两首七绝,是曹公回首往事时,对自己一生不幸所发出的感慨,是有意向读者透露自己的身世。

试解两首七绝

在解试之前,笔者认为有必要重提雪芹家世:

一、江宁织造的世袭情况与曹颊的过继曹雪芹的曾祖父曹玺在世时,曾任江宁织造之职。玺死后,其子寅继任江宁织造,又作巡盐御史。曹寅只有一子曹额。寅于康熙五十一年病故。寅死后,康熙特命当时年仅二十左右的曹颙袭任江宁织造朗中(三品)之职。康熙五十三年腊月,颙病故于北京,身后留下了妻子马氏与母亲李氏两代孤孀。康熙怜念先臣,特命将曹寅的四侄儿曹頫\入嗣为李氏之子,并继曹颙之后,再次袭任江宁织造,成为年轻的江宁织造。他当时年仅十六、七岁。

二、曹雪芹曾有一兄,幼年夭亡据曹寅同时代人张云章《 朴村诗集· 曹荔轩(曹寅)银台得孙却寄,兼送入都》一诗得知,曹寅在世时曾得过一孙,但此儿在其父曹颙病故前先已夭亡,这是从曹叛康熙五十四年三月七日的奏折中得知的:

… … 奴才之嫂马氏,因现怀妊孕已及七月,恐长途劳顿,未得北上奔丧,将来倘幸而生男,则奴才之兄嗣有在矣。

(摘自《 关于江宁织造曹家档案史料》 。中华书局1975 年版)由此得知,曹颙死时,膝下无子。否则,奏折上就不会出现“倘幸而生男,则奴才之兄嗣有在矣”之说了。

在曹家《 氏族谱》 与《 五庆堂谱》 上的曹颙名下,均有叫天佑的儿子,且作了官:《 氏族谱》 :《曹玺)玄孙曹天祐,现任州同。”《 五庆堂谱》 载:“顺… … 生子天祐”。又;“天祐,颙子,官州同”。是天祐即颙遗腹生,而《 氏族谱》 误列“无孙”。按氏族谱系乾隆皇帝于雍正十三年十二月命修,至乾隆九年十一月刊成者,其云“现任”时限确切。… … (摘自周汝昌先生所著《 红楼梦新证》。人民文学出版社1976 年版)曹氏族谱中的曹天祐,便是頫\奏折中提到的那个遗腹子。他于五月初生了下来,是个男孩。且长大成人做了官。因而曹颙名下,才有了天祐这个官职为州同的儿子。

王利器先生认为:曹颙的遗腹子曹天祐,便是《 红楼梦》 一书的作者曹雪芹。笔者赞同此说。在笔者所作《 曹雪芹生辰考》 一文中,不仅采纳了王利器先生的观点,并在这一基础上,论证出曹天祐出生在康熙五十四年五月初三日。笔者认为:曹颙之子曹天祐即曹雪芹,他曾有个兄.长幼时夭亡,其母马氏早婿。― 在此前题之下,我们来解释这两首回前诗:

试解两首回前诗

〔 其一〕

亘古浩荡无洪恩,屡遭变故不逢辰。

兄亡母婿无所依,令人断肠亦摧心。

试解此诗:

亘古浩荡无洪恩― 并不存在自古未有的浩荡洪恩。

这个诗句中的“亘古洪恩”是有所指的。此说缘于康熙五十四年正月十八日李煦的奏折:

奴才李煦② 跪奏。曹颙病故,蒙万岁天高地厚洪恩,念其孀母无依,家口繁重,特命将曹頫\承继袭职,以养赡孤寡,保全身家,仁慈浩荡,亘古所无。(摘自《江宁织造曹家档案史料》 。中华书局1975 年版)

读者可以看到,这首回前诗第一个诗句中的“亘古浩荡无洪恩”中的“亘古”、“浩荡”、“无”、“洪恩”七字,均出自李煦当年的奏折。这难道是偶然的巧合吗?不!这是对奏折中所流露出的那种感恩思想的反叛与对抗工作者因何会产生这种情绪?笔者浅析于下:一、作者从其祖父曹寅的病故、父亲的早逝中认识到,祖父和父亲终日奔忙劳碌,是在为皇上卖命,是在“为他人做嫁衣裳”。尤其是他父亲曹颙,正是由于年底押运贡品进京,才病死在都中的!否则,隆冬腊月,曹颙不在自己温暖的南京家中准备过年,却千里迢迢、顶风冒雪来到北京作甚?笔者此说决非妄猜,因为曹公已将自家每逢年底都要向清宫进鲜的史实载入了书中请看一段原文:

至掌灯时分,凤姐卸了妆,来见王夫人回话:“今儿甄家送了来的东西,我已收了。咱们送他的,趁着他家有年下进鲜的船回去,一并都交给他们带了去罢?”

王夫少、点头。……

(第七回)书中的甄家,其中包括苏州的甄士隐家与金陵的甄宝玉家,均隐写着作者的“真家”(详见《 雨村其人》一文。载《 红楼解梦》 第三集)。因此说,上引原文中所谈到的“趁着他(甄)家有年下进鲜的船回去”,正记载着作者之真家,每逢年底都要用船运载江南土特产向清宫进贡之史实。由此笔者想到,曹颙年底进京,最大的可能是押运贡品而来,不料一病死在了都中。曹颙之死,关系着曹家的兴衰与天祐的命运;曹颙的死因,祖母不可能不告诉雪芹,这会在他心中投下抹不掉的阴影。他难道会将这一切,视为皇上对曹家降下的“亘古浩荡洪恩”吗?

二、读者自李煦的奏折中可以看出,曹颙死后,康熙特命曹頫\“承继袭职”。李煦奏折中称康熙此举,是对曹家降下的“亘古浩荡洪恩”,而事实却是:曹頫\的“承继袭职”,不但未能“养赡孤寡”、“保全身家”,反而给这个家带来了一连串的灾难。如果没有曹颙的“承继袭职”,很可能曹家败落的不会如此迅速、悲惨、彻底!这恐怕便是曹公在诗句中写出“亘古浩荡无洪恩”的另一原因,或许这是最主要的原因。因为曹公与香玉一生的不幸,正是葬送在曹頫\夫妇手里。曹公对曹頫\夫妇的痛恨,决不亚于对雍正的痛恨。

屡遭变故不逢辰― 连二连三遭到不幸,自叹命运不好,生不逢辰。

诗句中的“屡遭变故”概括了曹公一生的遭际,这其中包括——康熙五十三年年底其父曹颙的病故。转年曹頫\的入嗣;雍正六年正月南京曹家的被抄,随后曹頫\带领全家老小进京领罪;雍正八年宫中选秀,曹頫\夫妇将香玉认作女儿送进宫去,自此使天祐、香玉誓作三世夫妻的愿望化作泡影;雍正十年,香玉虚龄十七被强纳为皇贵妃。这样的打击,几乎要了天祐的命;雍正十三年八月二十二日夜间,雍正服丹暴亡。翌年,香玉再度为尼,离开清宫;乾隆九年,天祐中举并得官州同。不久香玉为其生下一子,不料天祐香玉事发,一个惧祸逃禅,一个悬梁自尽。天祐香玉一案被定作贼案。天祐被宫中革出不用,其家被扫地出门。“家亡人散各奔腾”,正是指此。乾隆二十八年秋,天祐香玉所生之子病故。― 这一切,便是曹诗中“屡遭变故”之内涵。

兄亡母媚无所依― 兄长夭亡,父亲早逝,孀母弱子无依无靠。

令人断肠亦摧心― (回首往事)令人痛不堪言,犹如撕肝裂胆,断肠摧心。

〔 其二〕

积德于今到子孙,都中旺族首吾门。

堪悲立业英雄辈,遗脉孰知祖父恩。

试解此诗:

积德于今到子孙― 雪芹祖父曹寅能文能武,好善乐施,济弱扶危,是当时闻名遐迩的文化名流,以“善”著称。“积德”正是指遭寅好善乐施。此句是指曹寅而言。

都中望族首吾门― 曹家堪称百年旺族,金陵首富。诗句中的“都中”是隐写中的金陵。(详见《 雨村其人》一文,《 解梦》 第三集)

堪怜立业英雄辈― 指雍正帝与乾隆帝所袭帝王霸业。

遗脉谁知祖父恩― 雍正的儿孙们,有谁知道曹寅有恩于他们呢?想当初,如果不是雪芹的祖父曹寅在康熙面前力荐皇四子胤禛的儿孙们,怎么会有作皇上的分?又如何去建树帝王功业?

显然,这两首七绝是曹雪芹晚年在回首往事时所发感慨,同时是对自己家境、身世的有意披露;被校堪出的两首七绝,加起来也只有八个诗句,然而就是这八个诗句,却有助于下述问题的解决与澄清。

澄清几个问题

一、曹雪芹究竟是谁的儿子― 到目前为止,关于雪芹是曹寅之孙这点,红学界几乎没有争议,但一说到曹雪芹是谁的儿子时,九位学者便各持己见、互不相让了。例如:周汝昌先生认为曹雪芹是曹顺的儿子,王利器先生则认为曹雪芹便是曹颙的那个遗腹子,两者之间,至今互不相让。笔者在《曹雪芹生辰考》 ③ 一文中,赞成王利器先生的观点,即曹雪芹便是曹颜的遗腹子曹天祐。否则,曹雪芹为何敢将“曹天祐”变更姓氏,改名为“吴天祐”写入书中?他只能给自己改姓,却无权替别人改姓!如今,由于被校勘出的第一首七绝中出现了“兄亡母婿无所依”的诗句,使我们得知,诗作者的身世与曹天枯的身世相符,这便为曹雪芹即曹颙之遗腹子说,找到了新的证据。

二、曹雪芹出生在哪一年的问题― 关于曹雪芹的生年间题,红学界多年来亦常有争论。周汝昌先生认为曹雪芹生于雍正二年,即1724 年夏,王利器先生则认为曹雪芹生于康熙五十四年夏即1715 年,两说之间竟然相差了九年之多。笔者赞成王利器先生之说,并在《 曹雪芹生辰考》 一文中,通过考订贾宝玉的生辰,确定曹雪芹生于康熙五十四年五月三日,即1 715 年6 月4 日。

如今我们自诗句“兄亡母孀无所依”得知,曹雪芹便是曹颙的遗腹子。曹颙死于康熙五十三年年底,自然,他的遗腹子也只能出生在康熙五十四年即1715 年。

三、曹雪芹的谱名叫曹天祐,曾中举,得官州同― 曹家《 氏族谱》 中载,颙子天佑,“现任州同”。关于曹雪芹是不是《氏族谱》 中那个记在曹颙名下的曹天祐,他是否中过举,是否作过官等问题,在红学界均有争议。如今既然已从“兄亡母孀无所依”的诗句中,得知雪芹即曹颙的遗腹子,那么《氏族谱》 中关于颙子曹天祐的一切记载,实际上便成了对曹雪芹身世的记载― 雪芹的谱名叫天祐,曾中举,官州同。

四、曹雪芹自己参与了批注《 石头记》 ― 关于脂砚斋是何许人的问题,红学界多年来一直争论不休。如今被校勘出的两首七绝既出自曹公之手,又以回前批的形式被载入书中,这就为曹雪芹参予批注《红楼梦》 找到了依据。这就足以证明,脂砚斋的批语中,融入了曹雪芹自己的批注。

由此读者便可得知:曹雪芹不仅是《 石头记》 的作者,同时还参加了此书的批注工作。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