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考曹雪芹家世

新考曹雪芹家世

新考曹雪芹家世

曹雪芹

故宫懋勤殿藏有朱批奏折一小匣,内计曹寅折百十八件、曹颙折十七件、曹頫\折四十六件,于曹氏家世颇有足考证者,因合以前年所考诸节,著为此篇。至于各折全文,院中已从《文献丛编》第九辑起,陆续发表,可备阅者参考。

一 曹氏非旗人而是汉人

清入关以前.汉人而从军有功者,多半派入汉军旗内,曹氏即其一也,尤西堂侗与曹寅甚有关系,寅在苏州时常与唱和,集内并有祝寅母之寿序、祝寅之寿诗、寿词、《楝亭赋)、《御书赞》 、《 曹公虎邱生祠记》 ,故西堂之言当可信也。《 艮斋倦稿》文第十三卷《松茨诗稿序》 .

司农曹子荔轩与予为忘年交。其诗苍凉沉郁,自成一家。今致乃兄冲谷薄游吴门,因得读其《松茨诗稿》 ,则又体气高妙,有异人者,信乎兄弟搜场,皆邺下之后劲也。予既交冲各,知为丰润人。

观此则知寅与河北丰润之曹冲谷为同族弟兄也。

冲谷名鋡,贡生,理藩院知事。其父名鼎望,顺治己亥进士,历任新安、广信、凤翔知府,即西堂序中所称冠五太史者也。曹氏为丰润望族,且多擅诗文者.鼎望有《新安集》、《 楚游集》 ;鋡有《 雪窗诗集》 ;长兄钊,字靖远,有《鹤龛集》 ;仲兄鈖,字宾及,有《瘿庵集》 、《黄山纪游》、《扈从东巡纪略》、《笔涛养正图》、《图绘宝鉴续纂》 。 今据光绪《畿辅通志》 、乾隆《丰润县志》 ,而得其世系如左,并附曹寅世系于后,以便比较:

士直、士真、士淳,志内虽未明盲是否兄弟行,然《曹继参传)及《 曹邦传》皆谓为邑之咸宁里人;而直与真之名既相近,士直字和石,士真字金石,则为弟兄无疑义。

鼎望弟兄七人(县志载吴慎;曹鼎望传),而见于志者只六。

𨱅、锽、鏻、錤、鈵、源博、永著,虽无从知其支派,然比附得其行辈。志内尚有曹牧、曹潜、曹重辉、曹采、曹维法、曹司弼、曹司敬、曹杲、曹澯、曹涉、曹淑、曹志彬、曹衍裕、曹訚、曹英、英子安、曹远、远子宗礼、曹元、元子秉和,则无从推其行辈。“封赠门”又有曹邦彦以子森贵一条。邦彦或与寅之祖振彦为兄弟行耶?

曹氏于康熙年间任知府者二人:(一)首望,(二)鼎望。

首望,字统六,以恩拔入成均,考授中书舍人.转户部主事,差榷芜关,廉谨自持。康熙丙午,以本部员外典试广西,榜发,士论龛然。寻升礼部仪制司。值廷臣有以改民间妇女妆请者,土下其议,首望请当事奏寝之。再摧工部通惠河,有奇绩.以户部郎中出守苏州。苏赋役烦重,当天不之半,在任未期月,赋清役简,若无所事。致仕归,足不窥户,延师课子,寒燠不辍。(《丰润县志· 艺文》 载昊慎.曹继参传)

鼎望,字冠五,号澹斋.曹继参之侄也。父继祖,官别驾,举七子,鼎望其一也。甲午举于乡,己亥成进士,授翰林院庶吉士,既而改授秋曹,请停严冬遣犯豁逃人连坐之冤,决疑狱甚多,曹中称其能。丙午典试三楚,所拔多孤寒士。明年出守新安.协计剿婆源山贼,平之。辛亥大早,赈粥活饥民甚众。捐资刻《朱子纲目》、《新安文献志》等书.日召诸生讲学于紫阳书院。嗣以不能事当路,夺职家居。旋起为广信守,乃整顿残破,招复流亡,请兵筹饷.剿贼寇江机、杨一豹等;复乞蠲七年通贼。以忧归。复起为风翔守,开垦芜地,宽减科条,请停防汉更番兵马,修横渠祠喜雨亭,以风励后学,郡中称治。丙寅,以老乞休。邑令罗泐嘱修邑乘,采辑多所考核,为一县信史。卒年七十有六。鼎望精究理学,有济世才,未竟其用,人威惜之。(《丰润县志· 艺文》载吴慎:曹鼎望传)

鼎望仕新安守,夺职家居,起守广信。书中贾氏族人之贾雨村,或即暗指此欤?

志中载曹氏科举者颇多,且尤有园亭之胜。卷二“古迹门”附载:

冷心亭,在城外西南隅,故苏州太守曹首望别业。… … 今废。

近林亭,在西关外,故州司马曹云望别业。… … 今废。

松茨,在东关,故徽州太守曹鼎望别业,有四松,因以为名。今夜为菜圃。

小辋川在县西南,亦曹氏别业。

以上园亭至乾隆修志时已荒废,则其盛衰之速,亦不亚于雪芹支矣。

曹寅以外,丰润曹氏仍有入旗籍者。县志卷五人物传;

曹邦,字伫清,咸宁里人。明崇祯二年随清兵出口,及定鼎后,占籍正红旗。从征屡建奇勋。顺治十立,投吏部他赤哈哈番,旋擢户部启心郎,左迁湖广慈利令,再迁直隶阜城令.乞养归里。

曹寅实系丰润人而占籍汉军,观此更无疑义矣。

二  曹玺及曹寅之妻

曹玺之妻姓孙氏。《 艮斋倦稿》文卷四《曹太夫人六十寿序》 :曹母孙太夫人者,司空完璧先生之令妻,而农部子清、侍卫子献两君之寿母也。于今辛未腊月朔日,年登六褒,敝邑诸大夫共酌大斗为祝。

孙氏子丰润为大姓,志中载有康熙进士孙灌、乾隆进士孙穆、孙鑛,“选举门”又有孙兆麒、孙郁文、孙潢、孙嗣昌、孙因、孙隆英、孙世亿、孙志礼、孙寅、孙、孙宓。曹玺妻里系虽不可知,或亦其同乡欤?

又康熙四十五年八月初四曹寅折:

惟是臣母冬期营葬,须臣料理,伏乞圣恩准假,容臣办完水陆二运及各院司差务,捧接敕印.由陆路暂归,少尽下贱乌哺之私。

此虽不足证明孙氏之卒即于是年,但旗人惯例速葬。寅虽汉人,而受旗人化者,恐亦不至久停始葬。则孙氏之卒,前此当不甚远。康熙四十五年上去辛未十五年,孙之寿约亦七十四五矣。

曹寅之妻姓李氏,即李煦之姊妹行。康熙五十四年共月初七曹頫\折:

奴才母在江宁。伏蒙万岁夭高地厚洪恩,将奴才承嗣袭职,保全家口,奴才母李氏闻命之下,感激痛哭,率领阖家老幼,望阙叩头。随子二月十六日赴京.恭谢天恩,行至滁州地方,伏闻万岁谕旨“不必来京”,奴才母谨遵旨,仍回江宁。同折尾又云:

本月初二日,奴才母舅李煦前来传宣圣旨。

但李氏非李煦的胞姊妹。李煦父李士祯墓志内只言一女.适周承诏佐领,而无曹寅名。俗例称母之堂弟兄、从堂弟兄,亦日舅。曹顺盖从习惯呼之也。

三   曹寅之子颜及其嗣子顺

曹寅只一子曹颙,曹頫\则其过继之子也。康熙四十八年二月初八曹寅折:

臣有一子,今年即令止京当差,送女同往,而臣男女之事毕炎。

康熙五十一年九月初四曹连生折:

奴才年当弱冠,正犬马效力之秋,又蒙皇恩,怜念先臣止生奴才一人,俾碑携任所教养,岂意父子聚首之余,即有死生永另(之惨,乃得送终亲殓者,皆出圣主之赐也。

3.曹寅尚有子珍儿,早夭,故不数。两折皆云只一人也。连生,曹颙小名,故康熙五十二年正月初三曹颙折内云:“复奉特旨,改换奴才曹颙学名。”

康熙五十一年八月二十七日.江西巡抚郎廷极奏报曹寅病故于扬州府书馆,江宁士民并机户等恳请以其子曹颙仍为织造。曹寅病卒,当稍前于此。曹颙继承织造职,并加授主事职衔,遂于康熙五十二年二月初二抵江宁任(见正月初三折。折中谓二月初二日抵江宁花任,而折尾日期作正月初二,必有一误)。卒于康熙五十四年正二月间(参考上引康熙五十四年曹颙折)。

曹颙既死,其妻怀孕,生男女尚不可知(见下),故以頫\为寅嗣,故曹頫\一折云:“伏蒙万岁天高地厚洪恩,将奴才承嗣袭职。”又一折云:“奴才自幼蒙故父曹寅带在江南,抚养长大,今复荷蒙天高地厚洪恩,傅令承嗣父职。”不只曰袭职,且曰承嗣,并曰蒙洪恩,则为奉旨过继,而非寅之生子明矣。语句之间,又似养子,而非寅侄。曹颙任织造时,方弱冠,頫\称颙为兄,康熙朱批内并谓为“无知小孩一(见下),则其年亦不过二十徐。曹頫\于康熙五十四年三月初六接任(三月初七拆),至雍正六年正二月罢(见下)。

四  曹颙之妻及其遗腹子

康熙五十四年兰月初七曹颙折:

奴才之嫂马氏,现因怀妊孕已及七月,恐长途劳顿,未得北上奔丧,将来倘幸而生男,则奴才之兄嗣有在矣。

观此则曹颙死于北方,而不在江宁。或当时适召入京耶。其妻马氏,怀妊已七月,则其遗腹当生于五六月间。康熙五十四年下去乾隆二十七年,凡四十七年,若其遗腹系男子,证以敦诚诗“四十年华付杳冥”句,或即雪芹耶?且《红楼梦》中人物;贾兰系遗腹子,而宝玉出家,亦有遗腹子,则此种推测,虽近于武断,然不为无理矣。

五  曹寅之女

曹寅一女,嫁于镶红旗王子。康熙四十五年八月初四曹寅折;今年正月,太监梁九功传旨,著臣妻于八月船上奉女北上。… … 窃思王子婚礼,已蒙恩命尚之杰备办。

是其女之嫁王子,乃康熙指婚。同年十二月初五折;

前月二十六日,王子已经迎姿福金过门。上赖皇恩,诸事平顺,并无缺误,随于本日重蒙赐宴,九族普沾。

结婚以后,女并生有世子。康熙四十七年七月初五折:

臣接家信,知镶红旗王子已育世子。过蒙圣恩优握。皇上覆载生成之德,不知何幸躬逢值此!臣全家闻信,惟有设案焚香,叩首仰祝而已。所有应备金银、缎匹、鞍马、摇车等物,已经照例迭讫。

寅又为之置房屋田产。康熙四十八年二月初八折:

臣愚以为皇上左右侍卫,朝夕出入,住家恐其稍远,拟于东华门外置房移居臣婿.并置庄田奴仆,为永久之计。

观此,则贾元春实有其人。曹氏虽无贵妃,然有王子福金矣。

六  曹寅之弟、侄及甥

曹寅之弟侄见于折内者,有其弟宣(康熙四十七年四月初三曹寅折)及其侄颀(康熙五十一年曹连生折)。曹頫\称颀为堂兄,则长于颙可知矣。

其甥名昌龄,刑部尚书傅鼎长子,仕至学士。楝亭藏书多归于彼。予去年在南京购得叶焕彬丈所藏《唐类函》 ,上有“曹氏楝亭藏书”及”长白敷搓堇斋昌龄图书”二章。叶鞠常丈著《藏书记事诗》 卷五有诗咏昌龄。李南涧《 琉璃厂书肆记》:

延庆堂刘氏,夏间从内城买书数十部,每部有曹楝亭印,又有长白敷搓氏堇斋图书记,盖本曹氏物而归于昌龄。昌龄官至学士,楝亭之甥也。

袁枚《小仓山房文集》 卷二《刑部尚书富察公碑》内载子兰人,长即昌龄,次科占,次查纳,而未载其夫人姓氏。昌龄为甥之关系.尚待考。

七  曹氏与康熙之密切

曹氏与康熙关系,可谓甚为密切。曹寅在江苏地方,大小事件,苟有所闻,必立奏闻。观熊踢履及科场案两事可知(原折载《文献丛编》 第九辑)。康熙五十七年六月初二曹顺奏折尾康熙批:

朕安。尔虽无知小孩,但所关非细,念尔父出力年久,故特恩至此。虽不管地方之事,亦可以所闻大小事,照尔父密密奏闻,是与非肤自有洞鉴。就是笑话也罢,叫老主子笑笑也好。

当时曹寅的密折,决不止现在所存者,必甚多也。有时康熙并且间他的家事。康熙五十四年批间:“你家中大小事为何不奏闻?" 他们的密切,真像家人了。

八  曹寅及曹頫\的亏累

曹寅卒后,公项的亏空,共有五十四万九千六百徐两。所以康熙令李煦代任盐差一年,以便还清。康熙五十二年十一月十二曹颙折:

今李煦代任盆差已满,计所得余银共五十八万六于两零。所有织造各项钱粮,及代商完欠,李煦与奴才眼同俱已解补清完.共五寸四万九千六百余两。

所余之三万六千余两,曹勇曾进呈康熙。同年十二月二十五折尾批:

当日曹寅在日,惟恐亏空银两不能完。近身没之后,得以清了,此母子一家之幸。余剩之银,尔当留心,况织造费用不少,家中私债想是还有,朕只要六千两养马。

公债以外尚有私债,所以曹頫\折内亦云:“幸蒙万岁天恩,赏了曹颙三万银子,才将私债还完了。”

曹頫\亏累见于隋赫德拆:

再查织造衙门钱粮,除在机缎纱外,尚亏空雍正五年上用、官用缎纱.并户部缎匹,及制帛诰敕料工等项银三万一千余两。

亏累原因当然是“差事甚多”、“费用不少”,进贡正项以外,刻书要钱,造瓷造珐琅要钱,康熙左右亦假名要各种物品。所以康熙说:

近来你家差事甚多,如磁器珐玻之类,先还有旨意.件数到京之后,送至御前览完才烧。珐琅今不知骗了多少,磁器朕总不知,已后非上传旨意,尔即当密折内声名奏闻,倘瞒著不奏,后来事发,恐尔当不起,一体得罪.悔之莫及矣。即有别样差使,亦是如此。(康熙五十九年二月初兰曹寅折批)

织造虽然进项不少,如此用钱,安能不亏累!

九  曹氏之产业

曹氏产业之见于折内者有二处。

1 .曹頫\折

江宁织造生事奴才曹顺跪奏,恭请万岁圣安。七月十四日,奴才家奴赍捧折子回南,蒙御批:“你家中大小事为何不奏闻?”钦此。奴才‘跪读之下,不胜惶惊恐俱,感激涕零。窃奴才自幼蒙故父曹寅带在江南,抚养长大,今复荷蒙天高地厚洪恩,像令承嗣父职。奴才到任以来,亦曾细为查检,所有遗存产业,惟京中住房二所,外城鲜鱼口空房一所,通州典地六百亩,张家湾当铺一所,本银七千两,江南含山县田二百余亩,芜湖县田一百馀亩,扬州旧房一所,此外并无买卖积蓄。奴才问母亲及家下管事人等,皆云:奴才父亲在日,费用很多,不能顾家。此田产数目,奴才哥哥曹颙曾在主子跟前面奏过的。幸蒙万岁天恩,赏了曹颙三万银子,才将私债还完了等语。奴才到任后,理宜即为奏闻,因事属猥屑,不敢轻率。今蒙天恩垂及,谨据实启奏,奴才若少有欺隐,难逃万岁圣鉴,俏一经察出,奴才虽粉身碎骨,不足以蔽辜矣。奴才不胜惶恐感戴之至!康熙五十四年七月十六日。

此曹頫\初任时曹氏产业情况。至曹頫\罢后,其产业则约见隋赫德折。

2 .隋赫德折

江宁织造郎中奴才隋赫德跪奏:为感沐天恩,据实奏闻,仰祈圣鉴事。窃奴才荷蒙皇上天高地厚洪恩,特命管理江宁织造。于未到之先,总督范时绎己将曹頫\家管事数人章去,夹讯监禁,所有房产什物,一并查清,造册封固。及奴才到后,细查其房屋并家人住房十三处,共计四百八十三问,地八处,共十九顷零六十七亩,家人大小男女共一百十四口,徐则桌椅床机旧衣零星等件,及当票百馀张外,并无别项,与总督所查册内仿佛。又家人供出外有所欠曹頫\银,连本利共计三万二千馀两,奴才即将欠户询问明白,皆承应偿还。再曹顺所有田产房屋人口等项,奴才荷萦皇士浩荡大恩,特加赏责,宠荣已极。……

随园即隋赫德之园,想系所赏曹氏房产之一部。袁枚谓大观园即随园,不为无征矣。

十  曹頫\之末路

曹頫\之罢免.系由亏累而抄家,抑系死后而抄家,详情尚不可知。但隋赫德折谓范时绎将曹頫\家管事数人拿去夹讯监禁,所有房产什物,一并查清,造册封固,财为抄家无疑。但谓讯其家人,而不谓讯颊。又折尾云:“曹頫\家属,蒙恩渝少留房屋以资养跪。今其家属不久回京,奴才应将在京房屋人口,酌量拨给。”只云家属而不云顺,顺当系前卒,否则至少亦如贾赦之充军矣。

曹氏抄家只因亏累,抑尚有他因,现尚无从推测。有一奇事,则隋赫德奏曹领代塞思黑藏金狮是也:

江宁织造郎中奴才隋赫德跪奏;为查明藏贮遗迹.奏闻请旨事。窃奴才查得江宁织造衙门左侧万寿庵内,有藏贮镀金狮子一对,本身连座共高五尺六寸。奴才细查原由.系塞思黑于康熙五十五年遣护卫常德到江宁铸就。后因铸得不好,交与曹頫\,寄顿庙中。今奴才查出。不知原铸何意,并不敢隐匿,谨具折奏闻。或送京呈览,或当地毁销,均乞圣裁,以便遵行。奴才不胜惶慷仰切之至,谨奏。雍正六年七月初三日。

塞思黑弟兄等案牵连甚众。曹頫\而代其藏金狮,曹氏或者为塞思黑党,则受宠四代之织造,忽然抄家,亦不为无因也。

十一  曹氏之亲戚李煦

李煦亦山东人而占旗籍者。《碑传集》卷六载杜臻《广东巡抚李士祯墓志》:

公本姜姓,世居东莱之都昌。……壬午从龙辽左,继正白旗佐领西泉李公,即以李为氏。… … 子六人;长煦,文氏出,前内阁中书,随征.补广东韶州知府,改补浙江宁波府知府,今授督理苏州织造府事;次耀,陈氏出,原任贵州贵阳府修文县知县;次折,现任内务府会计司员外郎,次灿,候选知县,俱王夫人出;次炆,白氏出,分理畅春园事;次炜,候选州同。女一,王夫人出,适周承诏佐领。孙男十五人。

煦又曾任杨春苑总管(张贞:《 朱宏柞行状》)。灿后任两淮盐运道(康熙四十三年十一月二十日曹寅折)。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