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雪芹的祖籍、家世 和《红楼梦》

曹雪芹的祖籍、家世 和《红楼梦》

曹雪芹的祖籍、家世 和《红楼梦》

曹雪芹

(一)曹雪芹的祖籍

        近几十年来,关于曹雪芹的祖籍是丰润还是辽阳,一直在争论中,近来又有了铁岭说。他们认为曹雪芹的祖籍与曹雪芹的家世、与曹雪芹的《红楼梦》是没有什么内在的关系的,因而可以任意摆布的。然而,事实正好相反,曹雪芹的祖籍、家世和他的《红楼梦》是有着密切的互为因果的内在联系的,并不是可以任意摆布的。本文就想说一说这三者之间的关系。

        上世纪的30年代,李玄伯提出了曹雪芹的祖籍丰润说。50年代,周汝昌的《红楼梦新证》问世,亦主此说。70年代中,《红楼梦新证》修订重版,仍持此说。从30年代到50年代,丰润说基本上为大多数人所接受,但当时也有少数的反对者,胡适就是一个,他说:“曹雪芹的家世,倒数上去六代,都不能算丰润人。”①为什么大多数人会接受丰润说?因为当时还未见到曹家的直接的历史文献资料。从60年代的曹雪芹文物展览开始,有关曹家的资料就陆续出现。

      (一)关于《五庆堂曹氏宗谱》

        曹展时,展出了《赐序辽东曹氏宗谱》,也即是《五庆堂重修曹氏宗谱》,该谱明载曹锡远、曹振彦是辽阳人。大约是与此同时,朱南铣先生对此谱有考。但此文当时只在内部传观,未曾发表,我根本不知道,因我那时还未涉足红学,只是在故宫奉先殿参观展览时,隔着玻璃柜看到了陈列在展柜里的此谱。

        1975年,我开始校注《红楼梦》的工作,要觅此谱,无奈此谱据说已在文革中迷失,可是意外地有位友人告诉我曹仪策先生家尚有此谱的更原始的抄本,并且愿为我去商借,果然经他介绍后,我即与曹仪策先生见面。曹先生是五庆堂曹氏三房的后人,他非常热情地愿意将此谱借我研究,但当时此谱不在他手边,他说过几天即给我送去。果然,没有几天曹先生即将此谱送到我家。我将此谱研究了一个月左右,抄录了副本,准备作进一步的研究,后来通过北京市文化局,又将迷失的那部找了回来,借给了我一并研究。经过比较,才知道迷失的那部是清抄本,曹仪策先生手里的是原始底本,内容完全一样。不久,我即将原始底本还给曹仪策先生。归还曹先生时,我告诉他我认为此谱是可靠的,由此可知曹雪芹的祖籍,确是辽阳。曹先生非常高兴,要我为此谱写一跋,由此我又为此谱写了一跋,书于谱后。此跋共写八条意见,现转录如下:

        五庆堂重修曹氏宗谱跋

        一九七五年冬,余识曹仪策先生,获睹此谱,检读数月,决其为五庆堂旧物,了无可疑。今试释如次:

        一、此谱封面为乾隆宫用库瓷青纸,外间绝少流传,今故宫尚存,内鸿文斋红格纸,亦为乾隆时物。

        二、此谱首有顺治十八年曹士琦叙,后有同治十三年衍圣公孔祥珂题记,可证此谱首次重修为顺治十八年,末次重修为同治十三年左右,此谱盖即同治五庆堂重修时用乾隆旧红格本缮录者。

        三、此谱凡“玄”“弘”“宁”等字均缺末笔,盖避清诸帝之讳,其“”字未避,“宁”字亦有三处未避,乃抄手疏忽。此种避讳为历史产物,非作伪者所能梦想也。

        四、此谱为三房所修,故三房各世均全,其余数房上世均断而不连,盖如谱所云:“因际播迁,谱失莫记”也。此种断缺,适足证其非伪。

        五、余查《清实录》,得三、四、五各房凡三十人,其叙述与谱中所记大略均同,此尤足证此谱之绝无可疑。

        六、曹寅《楝亭诗集》载《过甘园诗》自叙与甘文,国基为表亲,周汝昌《红楼梦新证》考之甚详确,并云:“这个沈阳指挥使曹全忠,可能是和雪芹家同宗的,该和曹振彦同辈数”云云。周氏所论,确鉴无疑。今此曹全忠(谱作“权中”)为沈阳指挥使及其女嫁甘体垣(谱误抄作“恒”),有子甘国圻等等,均载之谱中三房之下,则尤足证四房曹锡远一系,确系原谱所有,决非他谱窜入者。

        七、余又得读康熙抄本《甘氏家谱》,及嘉庆九年刻《沈阳甘氏家谱》,道光二十六年刻《沈阳甘氏家谱》三种。康熙抄本于甘体垣下云:“元配曹氏,沈阳卫指挥全忠曹公之女,生一子如柏。”嘉庆本云:“配曹氏,沈阳指挥使曹公全忠女,生万历庚戌年八月初五日,敕赠孺人,生子一如柏,国璋系体仁公次子过继。”道光本同(文字有小异)。据此又实证辽东曹(五庆堂之上祖)与甘氏确系亲家,从而确证四房曹智以下锡远至楝亭一支确与三房曹礼以下为同宗,无可怀疑者。

        八、此谱所谓曹良臣、曹泰、曹义者,虽史有其人,而各有所渊源,余已另为文详考之,以良臣书入此谱为始祖者,盖攀附也。

        以上数端,其荦荦大者,余无论矣。余以为即此可证此谱决为五庆堂上世遗物而重修者,无可动摇。抑又进者,此谱既坚实可靠,则曹氏真正之始祖实为曹俊,于明初移居沈阳者,明矣。夫然则曹氏籍贯非河北丰润无可疑矣。世之治红学者,于曹氏上世籍贯,皆宗丰润说。此谱出,数十年之争论可息,而曹氏上世之籍贯昭然明于世矣!故余以为此谱实为有关曹雪芹上世之至宝至贵之文献也。

      一九七六年五月廿五日  

      冯其庸识于宽堂   

        此跋后来放在我写的《〈五庆堂曹氏宗谱〉的重见和曹氏祖墓的发现》一文里,收入《梦边集》。之后不久,我又看到了朱南铣先生的《关于辽东曹氏宗谱》的打印稿,朱先生对此谱作了详细的考证,结论是:“若就曹雪芹上代来说,远至明初,祖籍仍是东北。”②

      (二)关于两篇《曹玺传》

        也是在1975年的下半年,可能还比我借到《五庆堂谱》早一点,我与李华同志一起发现了两篇康熙年间的《曹玺传》。李华是清代经济史研究的专家,我人大的同事。他每天都到图书馆查抄清代的经济史料,而我每天都要上班,所以有一次我与他说,你在查阅史料时,如遇到曹家的资料,请告诉我。过了几天他来看我,闲谈间,他说看到一篇《曹玺传》,估计这类材料你们早看过了,所以没有抄。这立刻引起我的注意,我说下次你还是抄一段回来,看看是否看过。果然第二天,他就抄回来一段,我一看,这篇《曹玺传》以前从未见过,所以第二天,我就与他同到科学院图书馆查看了原书。这是康熙二十三年的未刊稿本《江宁府志》,是抄本,宋体。初一看,几乎当作是刻本,我们随即请图书馆拍了照片。接着他又在北京图书馆看到了另一篇《曹玺传》,他又约我去看,这是一个胶卷,是康熙六十年刊的《上元县志》。后一篇《曹玺传》刚好是接上一篇的,合起来恰好是从康熙二十三年到六十年曹家全盛时期的实录,至为可贵。

        康熙二十三年的一篇关于曹家的籍贯问题,提到“曹玺,字完璧,宋枢密武惠王裔也。及王父宝宦沈阳,遂家焉”。后一篇则说:“曹玺,字完璧,其先出自宋枢密武惠王彬后,著籍襄平,大父世选,令沈阳有声。世选生振彦,初,扈从入关。”这两篇《曹玺传》的发现,应该说是治红学的重大收获。

      (三)《清实录》里的重要记载

        在这之前,我因研究《五庆堂谱》,查阅《清实录》,于《清太宗实录》卷十八,天聪八年甲戌,查出:“墨尔根戴青贝勒多尔衮属下,旗鼓牛录章京曹振彦,因有功,加半个前程”一条。这是现知曹家清代官史中最早的一条文献资料,其意义十分重大。

        我结合新发现的两篇《曹玺传》,于1975年12月,写成了《曹雪芹家世史料的新发现》,于1976年第一期《文艺研究》和《文物》杂志同时发表,将这些最新的重要资料提供给红学界和学术界。我在这篇文章里,再次提出曹雪芹的祖籍辽阳说,这是继我在《五庆堂谱》跋文里的意见。另外,我在此文里对曹家上世的一些有关的历史问题也作了考论。

      (四)关于辽阳三碑

        此文发表后,很快得到辽阳文物部门的反映,他们来信告诉我辽阳现存《大金喇嘛法师宝记碑》,碑阴题名有曹振彦的名字,并将照片寄我。我立即到了辽阳,在辽阳文管所验看了此碑,并拍了照片。此碑署年为“大金天聪四年岁次庚午孟夏吉旦,同门法弟白喇嘛建。钦差督理工程驸马总镇佟养性。”碑阴署名为“喇嘛门徒……,侍奉香火看莲僧……,西会广佑大宁慈航寺僧……,总镇副参游备等官……,教官高应科、朱□□、郑文炳、冉启、王之哲、冯志祥、曹振彦、蔡一品……,千总房可成……。”这块《大金喇嘛法师宝记碑》最初著录于日本稻叶君山著《清朝全史》,民国四年(1915)中华书局版。但著者只注意喇嘛教传入后金的时代,并未注意碑阴的题名。所以这次曹振彦题名的发现,仍是一次新的发现。特别是发现了他当时是属佟养性的部下,这对我们研究曹雪芹上祖入关之前,也即是明末时的情况是至关重要的。

        此后不久,又发现了天聪四年九月的《玉皇庙碑》,碑阴题名于“致政”下有曹振彦的名字,碑文曰:“重建玉皇庙碑记。昔襄平西关西门外,不越数趾,有玉皇庙焉,其来云旧,(下略)念我皇上贝勒驸马总镇佟养性,匪惟敬神立祠(下略),又勒之碑以垂不朽焉,是为记。”末署:“天聪四年岁次庚午秋九月上浣之吉立”。为此,我又到辽阳,验看此碑,此碑已残,幸有关曹振彦的文字,完整无损。而他的职衔已改为“致政”。按“致政”的意思略同“致仕”,也即是退休。当时曹振彦正当壮年,不是退休的年龄,则可能是工作变动后尚未定新职,故暂用此称。

        验看了此碑以后,他们又告诉我在红光小学门外,还有一块直立的大碑,是否与曹家有关,希望我去看看。这样我又去验看了此碑。此碑尚存原址,碑名《东京新建弥陀禅寺碑》。此碑很高,我借了小学的课桌,站在课桌上,才能仔细查看碑文。碑文中有云:“按孔王讳有德,恭顺其封号也。……叨宠荣于北阙,作藩翰于东京,东京□(乃?)太祖定鼎之区,人臣何幸,获守兹土!……铭曰:神祖创基,于辽之阳,千峰岩岩,岱水汤汤。……”碑文末署:“大清崇德陆年岁在辛巳仲秋吉旦,功德主信恭顺王孔有德,怀顺王耿仲明,智顺王尚可喜,秘书院大学士乐郊范文程。”碑阴题名中有副将曹得先、曹得选、参游曹世爵,三人都是《五庆堂谱》上三房的人。另外,题名中有28人是孔有德降后金时“东来各官名单”里的人,内含曹得先、曹得选,可见此二人亦是孔有德的旧部。此碑的发现,证明了辽东曹氏是一大族,曹俊后人三房四房(即雪芹上祖曹锡远、曹振彦的一支)均在辽阳。

        《五庆堂谱》是三房一支后人所修的族谱(也即是其上世是跟随孔有德的一支),故此谱于三房一系的人特全。同时也谱入了四房的一支,今三、四房的碑记都在辽阳发现,证明《五庆堂谱》的记载是可信的,也证明曹雪芹祖籍确是辽阳。

      以上就是辽阳三碑的情况,其时代都在清入关以前。

      (五)地方志的记载

        除了以上这些新发现的历史资料外,地方志里也保留了不少曹振彦任职和祖籍的资料,如:

        1、 《八旗满洲氏族通谱》卷七十四:附载满洲分内之尼堪姓氏:曹锡远,正白旗包衣人,世居沈阳地方,来归年分无考。

        2、 康熙二十一年(1682)刻本《山西通志》卷十七《职官志》:年任。

        3、 吴葵之《吉州全志》卷三《职官》:曹振彦,奉天辽东人③,七年任。

        4、 嘉庆《山西通志》卷八十二《职官》:吉州知州:曹振彦,奉天辽阳人,贡士,顺治七年任。

        5、 康熙二十一年(1682)刻本《山西通志》卷十七《职官志》:大同府知府,曹振彦,辽东辽阳人,贡士,顺治九年任。

        6、 乾隆《大同府志》卷二十一《职官》:大同府知府:曹振彦,辽东人,贡士,顺治九年任。

        7、 康熙二十三年刻本《浙江通志》卷二十二《职官志》:两浙都转运盐使司盐运使,曹振彦,辽东辽阳人,由贡士顺治十三年任。

        8、 乾隆《敕修浙江通志》卷一百二十二《职官》十二:都转运盐使司盐法道。

        9、

      《重修两浙盐法志》卷二十二《职官》:曹振彦,奉天辽阳生员顺治十三年任。以上是官修氏族志和地方志对曹锡远的旗籍居住地及曹振彦任职年份和籍贯的记载。

      (六)小 议

        从上世纪30年代到50年代末、60年代初,有关曹家的历史资料还没有多少发现,根据尤侗《艮斋倦稿》的一段并不准确的记载,误以为曹雪芹的祖籍是丰润,那是可以理解的。自从1963年曹展展出了《五庆堂重修曹氏宗谱》,朱南铣先生又写了考证文章,指出曹雪芹的祖籍是辽阳而不是丰润,虽然这篇文章当时没有发表,但红学界内部不少人是看到的。所以我认为从上世纪的60年代初开始及以后,曹家的家谱、传记、碑刻、履历的不断发现,而且一次次地证明曹家自叙的祖籍是辽阳,而不是什么丰润。

        在这样的情况下,上世纪90年代初,主张丰润说者竟然还利用丰润发现《曹鼎望墓志铭》的机会,再次发动宣传丰润说的攻势,报纸上竟然说由于《曹鼎望墓志铭》的发现,“为曹雪芹祖籍研究又增添了新材料”④,“为考证、研究曹雪芹家世提供珍贵实物资料”⑤,“曹雪芹祖籍考证有重要进展”⑥,甚至说“曹雪芹祖籍丰润已成定论”⑦,等等等等。其实《曹鼎望墓志铭》根本未涉及曹雪芹及其家族一字,因此他们不公布碑文,想不到竟被河北大学的一位大学生揭了底,他认真地抄录了墓志铭的全文,寄《红楼梦学刊》发表,并且自己写了一篇文章,认为《曹鼎望墓志铭》与曹雪芹祖籍毫无关系。这样,这一次规模空前的宣传才算结束。

        最近,有些人又换了一种说法,提出了曹雪芹祖籍“铁岭说”,甚至说,古代的襄平不是指辽阳而是指铁岭,也有人说《红楼梦》里的潢海铁就是指铁岭。面对着这样的奇闻,而又面对着上述这许多史证,我真不能理解这种思维方式。

        但是我还想讲两句话,一是:我希望人们记住:历史永远是历史,历史是由史实组成的,而不是由谎言组成的,谎言是永远变不成历史的。二是请大家读读现今尚存在辽阳的《重建玉皇庙碑》的碑文,这篇碑文的开头就说:“昔襄平西关西门外不越数趾,有玉皇庙焉,其来云旧……”。他们说襄平不是辽阳的古称而是铁岭的古称,但是这块天聪四年,明崇祯三年,公元1630年立在辽阳西关西门外的玉皇庙碑却称辽阳为“襄平”。

        应该说明,当时的辽阳已通称“辽阳”而不称“襄平”了,在官书里称辽阳一律是“辽阳”,如《大清三朝事略》天命六年说:“六年。春三月,上统大军水陆并进,征明,取沈阳,攻辽阳,合城官民发归顺”。“七年。春正月,上征明广宁城,城中迎谒上入城,大兵向山海关。三月,上还辽阳,筑城于辽阳东,创建宫室,迁居之,名曰东京。”特别是在《清实录》里,一律都是称辽阳。可见当时称“襄平”,已经是用辽阳的古称了。如果襄平是指铁岭,那末这块碑怎么立到辽阳来了呢?

        所以我的第二句话是:历史也不是可以用诡辩术加以扭曲的,也不是可以用化装术加以改扮的!因此,曹雪芹的祖籍,宗谱、家传、碑刻、文献,记载得清清楚楚,都是辽阳,根本用不着那么多烦琐的考证。实质上,那些“考证”,不过是要把原本十分清楚、十分明白的事情故意弄模糊,以便于妄说通行而已!我曾说过,除非能证明曹雪芹的老祖宗自己把自己的籍贯搞错了,否则是无法否定曹雪芹祖籍辽阳的历史事实的,可惜至今没有人出来考证曹雪芹的祖宗弄错了自己的籍贯,却在拼命“考证”曹雪芹的祖籍是丰润、是铁岭。可是人们不禁要问,曹雪芹的上祖既然没有弄错自己的籍贯,那末还要考个什么呢?如果说,他们确实是搞错了自己的籍贯了,那又为什么不首先来证实这个错误呢?因为这是论证“丰润说”和“铁岭说”的前提,前提尚且不能确立,则遑论其他。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