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春影射唐王朱聿键论

迎春影射唐王朱聿键论

迎春影射唐王朱聿键论

红学研究

《红楼梦》所隐写的真人真事纲要,见于第五回命运判词判曲中。在没有解开这些词曲的谜语之前的解读,可以毫无夸张地、客观无偏见地冠以『乱弹琴』三字。可惜可叹的是,这个『乱弹琴』,至今为止,可以说是红学研究的主旋律。在迎春的判词判曲中,有个奇怪的谜语,至今都没有被真正解开,那就是『子系中山狼』谜。也许有人会说,子系二字合为孙字,『子系中山狼』指的是迎春的丈夫孙绍祖,说他是个忘恩负义的中山狼。诚然,这解明白是明白,只是失去了其内在的真义,是个肤浅的解读。刘梦溪先生对这个问题看得比较深透,他说:

更可诧异者,是迎春的判词,劈头第一句竟是:??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在写法上与其他人的判词迥异,不是直接写迎春,而是骂孙绍祖,未免骂得蹊跷,而且在文字风格上也过于剑拔弩张,显得不够蕴藉。赵同就注意到了这个问题,认为迎春和孙绍祖影射雍正,所以作者的火气才那么大。当然他说得不一定对,但如此写法,总有特定的原因罢。更不要说书中人物的命名,很多都是谐音取名,如贾化(谐假话)、娇杏(谐侥幸)、单聘仁(谐善骗人)、卜固修(谐不顾羞)、詹光(谐沾光);地名则有十里街(谐势利街)、仁清巷(谐人情巷)、湖州(谐胡诌)等等,例子不胜枚举。总之,《红楼梦》中确有隐语、隐事、隐物、隐义,甚至包含着一些谜语的成分。惟其如此,作者才写出了??谁解其中味??这样的寓意深长的话,他是怕读者不理解他的苦心。因此运用索隐的方法来研究《红楼梦》,与对象的特征是相吻合的,我们没有理由加以反对。『2』。

刘先生认识到了这句判词的令人诧异之处,并且认为其中的含义大有千秋,颇有可索隐之处,还是很有见地的。正确理解这句判词的问题的关键在于:这个『中山狼』究竟指的是谁?本文以《三春四春契和论》为前提,首次破解和论证分析了这个『子系中山狼』之谜和迎春所制的灯谜谶语,确证了前文关于迎春影射唐王朱聿键这个设想。

一、迎春命运判词谜语真解

关于迎春的命运判词和判曲,见于第五回:

忽见画着个恶狼,追扑一美女,欲啖之意。其书云:

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

金闺花柳质,一载赴黄粱。

判曲〔喜冤家〕说:

中山狼,无情兽,全不念当日根由。一味的骄奢淫荡贪欢媾。觑着那,侯门艳质同蒲柳;作践的,公府千金似下流。叹芳魂艳魄,一载荡悠悠。

先解判词。

判词中前句诗『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说的是造成迎春悲惨命运的原因,后句『金闺花柳质,一载赴黄粱』句,道的是弱性迎春被中山狼在一年里就蹂躏至死的结局。作者在这里,显然很是同情迎春的,忍不住劈头痛骂:『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在这个痛骂中,作者并没有失去理智,在这个骂中,他还制了一个让后人不解的谜。

为什么说『子系中山狼』是个谜语呢?

这是因为『子系』的合字是孙字,本身就是个字谜。问题是书中后来又明确说明这个孙是指迎春的丈夫孙绍祖的姓氏,使这个字谜成为毫无意义的『赘笔』。明确指明迎春的丈夫是孙绍祖是中山狼的文字见于第七十九回:

第七十九回 薛文龙悔娶河东狮,贾迎春误嫁中山狼

原来贾赦已将迎春许与孙家了。这孙家乃是大同府人氏,【庚辰双行夹批:设云“大概相同”也,若必云真大同府则呆。】祖上系军官出身,乃当日宁荣府中之门生,算来亦系世交。如今孙家只有一人在京,现袭指挥之职,此人名唤孙绍祖,生得相貌魁梧,体格健壮,弓马娴熟,应酬权变,【庚辰双行夹批:画出一个俗物来。】年纪未满三十,且又家资饶富,【庚辰双行夹批:此句断不可少。】现在兵部候缺题升。因未有室,贾赦见是世交之孙,且人品家当都相称合,遂青目择为东床娇婿。亦曾回明贾母。贾母心中却不十分称意,想来拦阻亦恐不听,儿女之事自有天意前因,况且他是亲父主张,何必出头多事,为此只说“知道了”三字,余不多及。贾政又深恶孙家,虽是世交,当年不过是彼祖希慕荣宁之势,有不能了结之事才拜在门下的,并非诗礼名族之裔,因此倒劝谏过两次,无奈贾赦不听,也只得罢了。

既然书中可以点明这个孙姓姓氏,可在迎春这短短20个字的判词中,作者为何要花费笔墨来制作这个明谜?这在公认有惜墨如金的《红楼梦》中,显得特别让人难以理解,觉得其中应该另有深意,即明谜语中还隐有另外真正谜语。这谜,在了解当时历史的『个中人』那里,也许是一目了然的,但在今天的我们,却是个大难题。好在在前文已经明确了迎春影射唐王朱聿键这个事实,这使我们今天解开这个谜语有了可能。

根据南明史记载,唐王朱聿键在弘光王朝被清灭后,随武进士出身、做过指挥使的镇江总兵官郑芝彪(鸿逵)南逃至福州,后被郑氏兄弟拥而为监国,后称帝。《明史.列传第六.诸王三》载:

大清顺治二年五月,南都降。聿键行至杭,遇镇江总兵官郑鸿逵、户部郎中苏观生,遂奉入闽。南安伯郑芝龙、巡抚都御史张肯堂与礼部尚书黄道周等定议,奉王称监国。闰六月丁未,遂立于福州,号隆武,改福州为天兴府。进芝龙、鸿逵为侯,封郑芝豹、郑彩为伯,观生、道周俱大学士,肯堂为兵部尚书,余拜官有差。

聿键好学,通典故,然权在郑氏,不能有所为。是年八月,芝龙议简战守兵二十余万,计饷不支其半。请预借两税一年,令群下捐俸,劝绅士输助,征府县银谷未解者。官吏督迫,闾里骚然。又广开事例,犹苦不足。仙霞岭守关兵仅数百人,皆不堪用。聿键屡促芝龙出兵,辄以饷□辞。久之,芝龙知众论不平,乃请以鸿逵出浙东,彩出江西,各拥兵数千,号数万。既行,托候饷,皆行百里而还。先是,黄道周知芝龙无意出师,自请行,从广信趋婺源,兵溃死,事详《道周传》。

是时,李自成兵败,走死通山。其兄子李锦帅众降于湖广总督何腾蛟,一时增兵十余万。侍郎杨廷麟、祭酒刘同升起兵复吉安、临江。于是廷麟等请聿键出江右,腾蛟请出湖南。原任知州金堡言腾蛟可恃,芝龙不可恃,宜弃闽就楚。聿键大喜,授堡给事中,遣观生先行募兵。

先是,靖江王亨嘉僭称监国,不奉聿键命,为巡抚瞿式耜等所擒,以捷闻。而鲁王以海又称监国于绍兴,拒聿键使者,故聿键决意出江西、湖广。十二月发福州,驻建宁。广东布政汤来贺运饷十万,由海道至。明年二月驻延平。三月,大清兵取吉安、抚州,围杨廷麟于赣州。尚书郭维经出闽,募兵援赣。六月,大兵克绍兴,鲁王以海遁入海,闽中大震。芝龙假言海寇至,彻兵回安平镇,航海去。守关将士皆随之,仙霞岭空无一人。七月,何腾蛟遣使迎聿键,将至韶州。唯时我兵已抵闽关,守浦城御史郑为虹、给事中黄大鹏、延平知府王士和死焉。八月,聿键出走,数日方至汀州。大兵奄至,从官奔散,与妃曾氏俱被执。妃至九泷投于水,聿键死于福州。

朱聿键以明朝疏藩即位称帝,尽管他颇想有一番作为,重建明朝江山,可是他一年以前还是高墙中的罪宗,既缺乏自己的班底,又没有足够的名分,这一先天弱点使他不能不依赖倡先拥立的福建实权人物郑芝龙、郑鸿逵兄弟。即位后就以拥戴功加封郑芝龙为平虏侯,郑鸿逵为定虏侯、郑芝豹为澄济伯、郑芝龙唯一成年的大侄子郑彩为永胜伯。『3』。

依照这个史实和本文的逻辑一贯性,那么这个所谓的『中山狼』实际上指的是郑鸿逵。《红楼梦》书中说他『生得相貌魁梧,体格健壮,弓马娴熟,应酬权变,年纪未满三十,且又家资饶富』,倒是很符合他武状元出身和家庭境况的。书中说他现任『指挥之职』,与他在崇祯末年,已官至都指挥使的史实也恰成对应。至于书中说他『家资饶富』,庚辰双行夹批:『此句断不可少』,内里更是大有乾坤的。在《明郑时期台湾文化史》网页『4』,有介绍郑鸿逵的哥哥郑芝龙传奇性一生的章节,颇可说明问题,兹将相关部份转载如下:

郑芝龙从小就不喜读书,却好击剑游侠之事,二十岁时离家到澳门投靠亲戚,结识当时横跨亚洲的走私海盗李旦,成为其得力助手。李旦死后,郑芝龙侵占了李旦在台湾的产业,并且与另一个海盗颜思齐结合,共以台湾的笨港(今嘉义新港、云林北港附近)为基地,在附近设了十个城寨。当时福建一带正大闹饥荒,郑芝龙取得荷兰许可,趁势招募数千灾民到台湾来开垦,逐渐建立自己的势力,这也是郑家与台湾的第一次接触。

郑芝龙建立海上武力以后,在沿海提供货运保镖,或拦路收取货税釐金。明军水师几次征剿,都被郑芝龙打败。福建巡抚改剿为抚,决定招安,恰好郑芝龙也有心经营政治影响力,于是在一六二八年(崇祯元年)接受明朝福建海防游击官职。接受明廷招安之后,郑芝龙自知出身海盗,于是一面尽力交好大内宦官,并在士大夫阶级、部阁大臣之间,礼数备至,作尽公关,博得极好名声;一面累积平定海贼(事实上是消除其海上贸易竞争对手)、击退荷兰骚扰广东战船等战功,因此政坛顺遂,一六四五年时升到最高的军职--都督。

身为一省军事最高长官,郑芝龙又与其他明廷武官有所不同,无疑地,明末的郑氏企业,已经是一个杰出的「政商军复合」跨国经营范例。郑芝龙以政扶商,打着朝廷招牌,从事自家海上通商。他以个人财力支持私人军队,闽省郑家军旗帜独树一格,沿海各国船只往来闽粤南洋,都须挂郑氏旗帜方能通行。极盛时期,郑芝龙的海上商业王国版图,远达南洋与日本。当时往来南海数以千计的商船,都要向他缴纳保护费,每艘船每年3000两银子。1632年(崇祯5年)明朝财政接近破产。但是郑芝龙几万人的部队不靠官饷,待遇极佳、士气极高。不仅肃清海盗,并曾经五度击溃由台湾侵犯闽南的荷兰人。荷兰人看出??一官??才是台湾实际上的控制者,因此与他签订通商互惠条约。南海航运因为郑芝龙的保护而繁荣鼎盛。为谋进一步由海洋向内陆中国扩展事业版图,以及彻底提升郑氏家族的经社地位,郑芝龙积极栽培子弟进入以科举为主的官僚系统。崇祯末年,其弟郑鸿逵已官至都指挥使;其子郑森(也就是郑成功)七岁由日本接返泉州后,接受正统儒家文官养成教育,由南安县学生员,入贡南京太学,师事当时名儒钱谦益。两叔侄一文一武,显见是将来家族政治及武备上预作栽培的接班人。

可见郑家之豪富,力量之强大,这是没有话说的了。庚辰本在『家资饶富』处双行夹批『此句断不可少』,显然有指此点在当时颇为吸引唐王内阁诸人之意。1645 年六月十一日,唐王朱聿键见潞王朱常淓已经决定投降,不胜愤慨,在一批文官武将的支持下,离开杭州前往福州筹办监国。『3』。

书中还说『见他是世交之孙』,这个『孙』字又再次出现了,其内里又有什么千秋呢?

书中表明,孙字可以分为『子』『系』两个字,其意为儿子辈系,即指挟制唐王的郑氏兄弟。迎春的丈夫名为孙绍祖,按照第五回『玉带林』『金簪雪』可分别还原为林黛玉和薛宝钗的名姓反置这个提示,这『孙绍祖』可还原成『绍祖子系』,意即郑氏兄弟为绍祖的儿子们。一查史籍,果不其然,郑氏兄弟的父亲真的名为郑绍祖,曾经当过泉州太守叶善继的库吏。郑绍祖作过明朝的官,以朱家角度来说,当然就是世交。原来,『子系中山狼』的『子系』之谜底藏在这里!

郑氏兄弟的父亲名为郑绍祖,广见于南明史书中郑成功章节。至今,台湾《主神祭典在八月之寺庙、宫观.八月十六日延平郡王》中还介绍:

延平郡王即明朝末年名臣郑成功,亦称开台圣王、国姓爷、国姓公等。郑成功初名郑森,字大木,是福建泉州府安南县石井乡人。其祖父为郑绍祖,曾任泉州库吏,父亲为郑芝龙,母亲为田川氏(一说翁氏)。郑成功出生于明朝天启四年七月十四日。十五岁时补南安县学生员,二十岁进南京国子监深造,拜钱牧斋为师。

这里只说其祖父而不提其父,显然是因为郑成功忠于明室,而父亲郑芝龙后来投降了清庭之故。

郑芝龙兄弟的父亲只是个库吏,故《红楼梦》介绍说:『并非诗礼名族之裔』。

书中说郑芝龙兄弟是『中山狼』,这是因为郑氏庞大家族的的建立是起于海盗的,于崇祯戊辰年归诚。郑芝龙后以平海寇功,累迁至总兵。甲申之变,弘光即位南京,郑芝龙无功还被封为南安伯。郑鸿逵在崇祯庚辰科中武进士,累迁登莱副总兵。甲申京师陷,弘光即位于南都,以右军都督挂镇海将军印为神机营总兵官。后来,隆武帝又广封郑氏兄弟分别为侯为伯。从这个意义上说来,朱家是颇为施恩于郑氏兄弟的。后来郑氏兄弟『得志』了,其本质就暴露出来了,反过来要『啖』隆武帝,颇合中山狼的本性。『中山狼』,说的是东郭先生与中山狼的故事。故事出自十三世纪中国明代马中锡的《东田传》一书。故事说,有一位书生东郭先生,读死书、死读书,十分迂腐。一天,东郭先生赶着一头毛驴,背着一口袋书,到到一个叫??中山国??的地方去谋求官职。突然,一只带伤的狼窜到他的面前,哀求说:??先生,我现在正被一位猎人追赶,猎人用箭射中了我,差点要了我的命。求求您把我藏在您的口袋里,将来我会好好报答您的。?? 东郭先生救了狼,可狼后来脱离危险后就要吃他。这个故事,形象地说明姑息养奸的害处。??中山狼??也因此成为汉语中固定词语,特指那些忘恩负义、恩将仇报的人。

书中说郑氏兄弟是中山狼,可能还另外有一层意思,即郑氏兄弟的名字均与兽有关,如龙、彪、虎、豹等。当他们得势后,遂『反咬』一口,故称其为中山狼。在隆武王朝,郑芝龙凭借实力根本不把文官看在眼里。朝廷建立不久,就发生了朝班事件。郑芝龙自以为帝由己立,朝见时自然应当排于文武诸臣的前面,首席大学士黄道周却以祖制勋臣从来没有位居班首的先例为理由,坚持不让。在隆武帝亲自干预下,黄道周赢得了表面上的胜利。接着在一次朝见群臣的时候,郑芝龙、郑鸿逵当着皇帝的面挥扇去暑,户部尚书何楷上疏劾奏他俩??无人臣礼??;隆武帝嘉奖何楷敢于直言,立即给他加了左佥都御史的官衔。郑氏兄弟怀恨在心,处处加以刁难,何楷被迫请求致仕回籍,隆武帝违心地同意他暂时回乡养病。郑芝龙仍不肯罢休,派部将杨耿在半路上割掉何楷的一只耳朵,借以向朝廷示威『3』。郑氏兄弟这些淫辱隆武王朝文官们的行径,与第八十回迎春所哭诉的孙绍祖恶行颇为相合:

孙绍祖一味好色,好赌酗酒,家中所有的媳妇丫头将及淫遍。略劝过两三次,便骂我是“醋汁子老婆拧出来的”。又说老爷曾收着他五千银子,不该使了他的。如今他来要了两三次不得,他便指着我的脸说道: “你别和我充夫人娘子,你老子使了我五千银子,把你准折买给我的。好不好,打一顿撵在下房里睡去。当日有你爷爷在时,希图上我们的富贵,赶着相与的。论理我和你父亲是一辈,如今强压我的头,卖了一辈。又不该作了这门亲,倒没的叫人看着赶势利似的。”

隆武王朝在经济上、军事上全部依赖郑氏兄弟,人君在他人屋檐之下,受此欺侮,令人悲愤。故庚辰本双行夹批说:『为迎春一哭。』值得注意的是,书中孙绍祖说『当日有你爷爷在时,希图上我们的富贵,赶着相与的。』脂批说孙绍祖搞错了辈分,『不通』。猜测忖度起来,书中孙绍祖所指的这个迎春的『爷爷辈』,并非指的辈分,而是指的朝代,即可能指的是崇祯皇帝朱由检。当日郑家为海盗时,明军水师几次征剿,都被郑芝龙打败。福建巡抚改剿为抚,决定招安,恰好郑芝龙也有心经营政治影响力,于是在一六二八年(崇祯元年)接受明朝福建海防游击官职。朱家与富贵的郑家,至此『成为世交』,有『当日根由』。崇祯王朝灭亡后,接着建立了弘光王朝,至迎春的隆武王朝,恰是『孙子』辈,故马马虎虎可以有『当日有你爷爷在时』之说。

除此以外,中山狼故事中的书生东郭先生,其特征是『读死书、死读书,十分迂腐』,这也恰是唐王朱聿键的影照。这个问题,将在后文特别具体论及。

唐王朱聿键也有与迎春类似的悲惨命运。他是明太祖朱元璋第二十三子唐王朱柽的八世孙,崇祯五年(1632年)袭封为唐王。他长期被幽禁于高墙之内,从小就饱经患难,原因是他的祖父唐端王不喜欢长子(即朱聿键之父),有立爱子之意。朱聿键即皇帝位后写的一篇自叙中说:『……端王子追封裕王,裕王万历二十二年立为庶子,长子即朕也。家庭多难,端不悦裕,囚在内官宅。母毛娘娘生朕于万历三十年(1602)四月初五日申时……。祖不悦,而生祖之母为曾祖母魏悦之。八岁延师,仅辩句读。十二岁,曾祖母薨,祖即将朕与父同禁,篝佛灯日夜苦读。禁十六年,朕二十八岁尚未报生焉。』『3』这种长期象女人一样被幽禁的后果,造成了他性格柔弱,书生气十足特征,故判词说他是『金闺花柳质』、『侯门艳质』。由于他的性格懦弱,其军政大权完全掌握在郑氏兄弟手里,隆武本人被郑氏兄弟挟制得毫无作为,故《红楼梦》词曲说『作践的,公府千金似下流』。后来操纵隆武政权的郑芝龙秘密降清,撤除入闽关口仙霞岭(今属浙江)之防守。清兵博洛部长驱而入,攻占汀州(今福建长汀),俘杀朱聿键,隆武政权亡。从1645年闰六月至1646年六月,隆武政权存在恰好一年,故说判词判曲均说“一载赴黄粱”、“一载荡悠悠”。迎春的『赴黄梁』,与元春册子中「大梦归」一样,是死去的意思。黄粱梦,出于唐代沈既济传奇《枕中记》。故事主人翁卢生进入黄梁美梦,享尽荣华富贵,至死亡断气时而梦醒。

二、灯谜谶语解读

《红楼梦》第二十二回,迎春制灯谜说:

天运人功理不穷,有功无运也难逢。

因何镇日纷纷乱,只为阴阳数不同。

庚辰本在此处作双行夹批说:『此迎春一生遭际,惜不得其夫何!』

《红楼梦》有明谜和隐谜之分,表面谜语是『假语村言』,内在隐谜语是『真事隐』。迎春这灯谜,是个谶语,这在回目『制灯迷贾政悲谶语』中就特别加以点明,以强调此回中所制谜语的重要性。此谜的表面谜底是算盘,内隐谜语的谜底则是脂批批语所点明的:『此迎春一生遭际,惜不得其夫何!』隐指迎春曾经算计着『得其夫何』。这『何』在这里,可以理解为迎春算计着得到她姓何的丈夫。前面阐述过迎春影射着隆武帝,那么这里就意味着他曾经打算弃郑氏兄弟而去与一个姓何的人作『搭档』。因为这个姓何的,阳君阴臣各打各的算盘,郑氏兄弟阴臣(孙绍祖)多方阻挠,『只为阴阳数不同』,导致了隆武王朝『镇日纷纷乱』状况。最终,『天运人功理不穷』,人算不如天算,『有功无运』,隆武帝与姓何的『难逢』难见。

这个解读的问题显而易见:历史上真的存在着这么一个隆武帝要投靠或说要搭档的姓何的人吗?郑氏兄弟真的对隆武帝这个打算进行过阻拦吗?由于这个阻拦,隆武帝最终真的没有与这个心仪的姓何的搭档相逢吗?

一查明史和南明史籍,令人吃惊的是,答案竟然是肯定的:

顾城先生的《南明史》『3』载:

隆武帝在福建处于郑芝龙集团束缚之下,一筹莫展,早就有意移驻江西。1646年正月,朱聿键手敕何腾蛟命他??先遣精甲一万,迎朕湖东(指江西省湖东道管辖地区)??;同月给大学士苏观生的手敕中又提到:??仍有七省左、右将军印信二颗,顺赍与郝永忠、张先璧恭受,再给楚督臣、抚臣、镇臣敕各一道,......速遣劲兵一万来湖东迎驾。??

《明纪编年》、《明季遗闻》等史籍载:

楚抚何腾蛟、江右杨廷麟皆疏奉迎隆武,隆武意欲往江右,犹豫未定,而芝龙固请回省。省中人数万呼拥请还曰:「不还则绝天下望」!因驻跸剑津。

对于隆武帝的他往,郑氏兄弟不但自己竭力阻拦,而且还发动了数万民众来进行『柔缠』性的阻挡。

《南疆绎史第四册(绎史摭遗).卷一》载:

丙戌元日,王在建宁,不受朝贺。既而江右督师杨廷麟、楚督何腾蛟迎王移驻各疏相继至,妃密言郑氏不可倚,亟请依何腾蛟为是。时芝龙阴怀不测,多方沮遏;洎王决计出汀巡赣,乃使军民数万遮道号呼,拥驾不得前,即又表请暂回天兴。无已,遂移驻延平。秋七月,元子生,妃出。大赦;加恩,从兴诸臣悉晋爵一级。腾蛟命将以铁骑五千来迎;行抵韶州,而芝龙已弃关去。

《明史. 列传第一百六十八.何腾蛟》载:

王数议出关,为郑氏所阻。腾蛟屡请幸赣,协力取江西。王遣使征兵,腾蛟发永忠精骑五千往。永忠不肯前,五月始抵郴州。会大兵破汀州,聿键被执死,赣州亦失。腾蛟闻王死,大恸,厉兵保境如平时。

在这里,史实与解读谜语所索隐出来的故事梗概十分吻合,有力验证确实了前文关于迎春影射隆武帝朱聿键这个设想。

在艺术表现手法上,灯谜谶语的表里组成了一个四维立体时空多层次结构,天运人工,算计着相逢,无不表里相互关联着,互相支撑着,互相说明着。即使单个字,也表里各有其意,例如谜语中『因何』的『何』,在表面谜语中意为『什么』,在深层谜语中指的是湖广总督何腾蛟。脂批『惜不得其夫何』的『何』,其表面意思是『呵』,为感叹语气助词,其内里却是在点明内在隐谜的谜底『惜不得其夫何腾蛟』。表面谜底的算盘,同时又是深层谜底故事中的『算计』、『打算』等。表里多层,文本批语,真假双文,相互契合得天衣无缝,真是天才艺术的极致文字。

三、虎狼屯于阶陛尚谈因果

在《红楼梦》中,讲了一个迎春『虎狼屯于阶陛尚谈因果』的故事。故事见于第七十三回,迎春的金凤不见了,丫环绣桔清查此事,迎春乳母子媳王住儿媳妇因素日迎春懦弱,他们都不放在心上,遂与绣桔争吵。

王住儿家的明欺迎春素日好性儿,乃向绣桔发话道:“姑娘,你别太仗势了。你满家子算一算,谁的妈妈奶子不仗着主子哥儿多得些益,偏咱们就这样丁是丁卯是卯的,只许你们偷偷摸摸的哄骗了去。自从邢姑娘来了,太太吩咐一个月俭省出一两银子来与舅太太去,这里饶添了邢姑娘的使费,反少了一两银子。常时短了这个,少了那个,那不是我们供给?谁又要去?不过大家将就些罢了。算到今日,少说些也有三十两了。我们这一向的钱,岂不白填了限呢。”绣桔不待说完,便啐了一口,道:“作什么的白填了三十两,我且和你算算帐,姑娘要了些什么东西?”迎春听见这媳妇发邢夫人之私意,忙止道:“罢,罢,罢。你不能拿了金凤来,不必牵三扯四乱嚷。我也不要那凤了。便是太太们问时,我只说丢了,也妨碍不着你什么的,出去歇息歇息倒好。”一面叫绣桔倒茶来。绣桔又气又急,因说道:“姑娘虽不怕,我们是作什么的,把姑娘的东西丢了。他倒赖说姑娘使了他们的钱,这如今竟要准折起来。倘或太太问姑娘为什么使了这些钱,

敢是我们就中取势了?这还了得!”一行说,一行就哭了。司棋听不过,只得勉强过来,帮着绣桔问着那媳妇。迎春劝止不住,自拿了一《太上感应篇》来看。

三人正没开交,可巧宝钗、黛玉、宝琴、探春等因恐迎春今日不自在,都约来安慰他。走至院中,听得两三个人较口。探春从纱窗内一看,只见迎春倚在床上看书,若有不闻之状。探春也笑了。小丫鬟们忙打起帘子,报导:“姑娘们来了。”迎春方放下书起身。那媳妇见有人来,且又有探春在内,不劝而自止了,遂趁便要去。探春坐下,便问:“才刚谁在这里说话?倒象拌嘴似的。”迎春笑道:“没有说什么,左不过是他们小题大作罢了。何必问他。”探春笑道:“我才听见什么‘金凤 ’,又是什么‘没有钱只和我们奴才要’,谁和奴才要钱了?难道姐姐和奴才要钱了不成?难道姐姐不是和我们一样有月钱的,一样有用度不成?”司棋绣桔道: “姑娘说的是了。姑娘们都是一样的,那一位姑娘的钱不是由着奶奶妈妈们使,连我们也不知道怎么是算帐,不过要东西只说得一声儿。如今他偏要说姑娘使过了头儿,他赔出许多来了。究竟姑娘何曾和他要什么了。”探春笑道:“姐姐既没有和他要,必定是我们或者和他们要了不成!你叫他进来,我倒要问问他。”迎春笑道:“这话又可笑。你们又无沾碍,何得带累于他。”探春笑道:“这倒不然。我和姐姐一样,姐姐的事和我的也是一般,他说姐姐就是说我。我那边的人有怨我的,姐姐听见也即同怨姐姐是一理。咱们是主子,自然不理论那些钱财小事,只知想起什么要什么,也是有的事。但不知金累丝凤因何又夹在里头?”那王住儿媳妇生恐绣桔等告出他来,遂忙进来用话掩饰。探春深知其意,因笑道:“你们所以糊涂。如今你奶奶已得了不是,趁此求求二奶奶,把方才的钱尚未散人的拿出些来赎取了就完了。比不得没闹出来,大家都藏着留脸面,如今既是没了脸,趁此时纵有十个罪,也只一人受罚,没有砍两颗头的理。你依我,竟是和二奶奶说说。在这里大声小气,如何使得。”这媳妇被探春说出真病,也无可赖了,只不敢往凤姐处自首。探春笑道:“我不听见便罢了,既听见,少不得替你们分解分解。”谁知探春早使个眼色与待书出去了。

这里正说话,忽见平儿进来。宝琴拍手笑说道:“三姐姐敢是有驱神召将的符术?”黛玉笑道:“这倒不是道家玄术,倒是用兵最精的,所谓‘守如处女,脱如狡兔 ’,出其不备之妙策也。”二人取笑。宝钗便使眼色与二人,令其不可,遂以别话岔开。探春见平儿来了,遂问:“你奶奶可好些了?真是病糊涂了,事事都不在心上,叫我们受这样的委曲。”平儿忙道:“姑娘怎么委曲?谁敢给姑娘气受,姑娘快吩咐我。”当时住儿媳妇儿方慌了手脚,遂上来赶着平儿叫:“姑娘坐下,让我说原故请听。”平儿正色道:“姑娘这里说话,也有你我混插口的礼!你但凡知礼,只该在外头伺候。不叫你进不来的地方,几曾有外头的媳妇子们无故到姑娘们房里来的例。”绣桔道:“你不知我们这屋里是没礼的,谁爱来就来。”平儿道:“都是你们的不是。姑娘好性儿,你们就该打出去,然后再回太太去才是。”王住儿媳妇见平儿出了言,红了脸方退出去。探春接着道:“我且告诉你,若是别人得罪了我,倒还罢了。如今那住儿媳妇和他婆婆仗着是妈妈,又瞅着二姐姐好性儿,如此这般私自拿了首饰去赌钱,而且还捏造假帐妙算,威逼着还要去讨情,和这两个丫头在卧房里大嚷大叫,二姐

姐竟不能辖治,所以我看不过,才请你来问一声:还是他原是天外的人,不知道理?还是谁主使他如此,先把二姐姐制伏,然后就要治我和四姑娘了?” 平儿忙陪笑道:“姑娘怎么今日说这话出来?我们奶奶如何当得起!”探春冷笑道:“俗语说的,‘物伤其类’,‘齿竭唇亡’,我自然有些惊心。”平儿道:“若论此事,还不是大事,极好处置。但他现是姑娘的奶嫂,据姑娘怎么样为是?”当下迎春只和宝钗说着《感应篇》故事,究竟连探春之语亦不曾闻得,忽见平儿如此说,乃笑道:“问我,我也没什么法子。他们的不是,自作自受,我也不能讨情,我也不去苛责就是了。至于私自拿

去的东西,送来我收下,不送来我也不要了。太太们要问,我可以隐瞒遮饰过去,是他的造化,若瞒不住,我也没法,没有个为他们反欺枉太太们的理,少不得直说。你们若说我好性儿,没个决断,竟有好主意可以八面周全,不使太太们生气,任凭你们处治,我总不知道。”众人听了,都好笑起来。黛玉笑道:“真是‘虎狼屯于阶陛尚谈因果’。若使二姐姐是个男人,这一家上下若许人,又如何裁治他们。”迎春笑道:“正是。多少男人尚如此,何况我哉?”

黛玉这里所说的『虎狼屯于阶陛尚谈因果』,真可谓是对唐王朱聿键性格的最好的注释。

朱聿键的性格,颇似《红楼梦》中的迎春,在为人行事方面,生性软弱,优柔寡断,书呆子气十足。据说,朱聿键读书相当多,有些决断也是正确的。遗憾的是,他??食书不化??,严重脱离实际,加之未经历练,匆忙登上帝位,不但不能力挽狂澜,挽救明朝灭亡的命运,反而连自己的性命也丢了。史书上曾记载着这样几件小事:清顺治三年(1646年),清军大举进攻福建,隆武小朝廷危在旦夕。朱聿键决定率群臣转移到清军力量薄弱的江西,在清军乘胜追赶的情况下,他竟然舍不得丢掉几十车心爱的书。拉书的车辆慢吞吞地走,结果很快被清兵赶上了,从而丧失了一次摆脱清军追兵的时机。当隆武小朝廷的人马到达闽赣边境时,本来可以一鼓作气迅速进入尚无清军威胁的江西省境内。然而,就在这个当头,朱聿键偏偏要停下来打开行李晾晒龙袍,以便穿戴整齐地接受臣民的觐见『3』。『真是 “虎狼屯于阶陛尚谈因果”』,在紧要关头做些莫明其妙的无关紧要的芝麻小事。

四、结语

迎春影射南明王朝隆武帝,这个观点,在解开和论证了红学界长期没有被解开的『子系中山狼』之真谜、迎春所制的灯谜谶语,找到了『孙绍祖』和迎春欲与之相逢的『其夫何』腾蛟后,有力地确证和支持了《红楼梦》隐写南明历史这个学说。不仅如此,迎春与朱聿键在性格、爱好、行事等方面,也存在着对应,说明二人是真假对应镜影关系。

作者附注:

这是我《真假双文说红梦》一书中的一章,其它章节,将陆续与大家见面。如果引用,请注明本文作者和出处。如果发现有人『盗窃』文中观点而不加注明,也请在此文评论中指出,将其揭露。

参考文献:

『1』李明鸟《三春四春契和论》,于 2006-03-02 发表在 红楼艺苑 - 学术研究。

『2』刘梦溪《〈红楼梦〉与百年中国·索隐派红学的产生与复活·索隐派红学的终结(1)》

『3』顾城《南明史》中国青年出版社,2003年北京第一版 。

『4』《明郑时期台湾文化史》

2005年5月初稿,2006年3月二稿于伯明翰凤鸣居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