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黛玉

红楼梦——黛玉

红楼梦——黛玉

红学研究

粉堕百花洲,香残雁子楼,一团团,逐队成逑,漂泊亦如人命薄。空缱绻,说风流。

草木也知愁,韶华竟白头。叹今生,谁拾谁收,嫁与东风春不管,凭尔去,忍淹留。

她写柳絮,怜它韶华却白头。在这无根漂泊之物上,她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她不过是在空缱绻,拼命想留下自己的位置,却无力回天。她把哀怨和忧伤以及对未来不可知的恐惧都藏在她的诗里,像一个流浪已久的孩子,渴望在那里找到永久的归宿。她的哀怨让她不可能发出“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的豪言壮语,寄人篱下的苦楚让她纵使满腹才华却也不得不收锋敛芒,步步小心,时时在意,连饮茶的习惯也悄悄改过,随了贾府的成习。

她葬花的锄,埋错了千年的心事,来生的轮回是否能忘了悲伤。前世她是三生石畔的一株草,他是无心路过的神瑛。这一世她是潇湘妃子,来还他的一水之恩。也许她并不知道这只是一种造化的手段——残酷得太过真实的手段。

一次闭门不纳,晴雯一次懒待开门,宝钗却出来了,黛玉此时躲在树影里看着,她望了望再次关紧了的门,她敏感而脆弱的神经,怎么可能受得了这样的冷落。她千红一哭,万艳同悲,一点点的眼泪,写就了的葬花吟的悲伤,“未若锦囊收艳骨,一胚净土掩风流。”

“缙纱窗下,我本无缘,黄土垄中,卿何薄命”。当宝玉无心念出这几句诗。她却慌忙拿话支开。也许她早已料到,他们的故事最终只能剩一声 卿何薄命 的感叹。她害怕,却也无可奈何。只能远远地避开不提。宿命的安排她只是一个过客啊。

她辛苦地活在那本不属于她的年代,她的见识不流于俗,心思细腻如尘。大观园四季如春,在她眼里却只是一座愁城。风过处,落红成阵,杨柳带愁。在旁人的眼里她是一个爱哭的女子,众人渐渐对她的眼泪习以为常,任凭她坐着暗自垂泪。那个大观园里,无人是她的知己。只一个宝玉,会随她一道葬花,一同读《西厢》。于是当她听到宝玉愤愤地向湘云说道:林妹妹从不说这样的混帐话。她才又悲又喜,又惊又叹。暗认他是个知己。只是,从一开始就注定他们的爱情是不可能有结局的。象宝玉,他不想走出他的女儿国,想一辈子沉浸于花开花落,为他所称道的那片美丽而守。而对于黛玉,这是她万万不能妥协的。由此也注定了“木石前盟”无可挽回的悲剧。

她用一生的眼泪诉说了一个世外仙姝偶落人间的故事,一个让万世为之感伤的红楼一梦。那些繁华富庶,珠光宝气,转眼间便零落成泥。潇湘妃子,绛洞仙主,已是几时的陈年旧事。当他们已成为水中月,镜中花。只剩那本不属于她的眼泪。只剩“落了片白茫茫的大地真干净”的苍凉。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