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看宝钗的真假淑女

且看宝钗的真假淑女

且看宝钗的真假淑女

红学研究

纵观整个红楼梦的全书,好像宝钗总是以“标准淑女”的形像出现的。很多网友也相信宝钗的内心里总是要保持著淑女的形像。但是,书里所描写的事实却决非如此。曹公用其精妙的语言和曲折的文笔,给了我们这些读者以一个鲜明的非淑女的形像。

一。 出场

宝钗的出场,第一次是在第八回,“薛宝钗小恙梨香院 贾宝玉大醉绛芸轩 ”。且看其看相:

“宝玉掀帘一迈步进去,先 就看见薛宝钗坐在炕上做针线,头上挽著漆黑油光的簪(原字为上髟下赞)儿,蜜合色 棉袄,玫瑰紫二色金银鼠比肩褂,葱黄绫棉裙,一色半新不旧,看去不觉奢华。唇不 点而红,眉不画而翠;脸若银盆,眼如水杏。罕言寡语,人谓藏愚;安分随时,自云 守拙。”

看看这里的描写,有色有德,又勤又俭,有谦虚有夸奖,不夸张不卖弄。这个形像,多符合封建社会的淑女的标准啊!

宝钗的开口第一句是打招呼,紧接著第二句就是关心那“宝玉”:“成日家说你的这玉,究竟未曾细细的赏鉴,我今儿倒要瞧瞧。」说着便挪近前来 。”

在此同时,丫环莺 儿也根本没有去倒茶,而是左一句,右一句地帮腔,“我听这两句话,倒像和姑娘的项圈上的两句话是一对儿。”; “是个癞头和尚送的,他说必须錾在金器上”。。。。。宝钗从宝玉一进门就叫莺 儿倒茶;然后“回头向莺儿笑道:「你不去倒茶,也在这里发呆作什么?」”;再然后“宝钗不待说完 ,便嗔她不去倒茶”,但是这茶却一直等到林黛玉来了以后才倒了来。

这一节,倒也不能说宝钗就不是淑女,但是起码,宝钗和丫环莺 儿一唱一和,在宝玉面前,演出了一场好戏。这场喜剧的终结是因为林黛玉的来到。其实曹公早就借着林黛玉的口说给了读者:“嗳哟,我来的不巧了!”

这句话其实不是为林黛玉而说,是作者在点醒读者:这是一出戏!

二。羞笼红麝串

第二十八回好戏连台,宝,黛,钗,三个人都有非常本分的表演,这里只挑有宝钗出场的部分。

先是宝玉拿配药吹牛逗笑,请宝钗作证,宝钗为了在王夫人面前保持淑女形像,不肯帮助宝玉,获得王夫人的一句“到底是宝丫头,好孩子,不撒谎。”。最后还是凤姐“仗义执言”,为宝玉洗去“冤屈”。但是,一旦老一辈的人不在面前,宝钗的作风马上就变了。

皇宫里的贵妃娘娘把宝钗跟宝玉同等对待,发给同样的礼品。林黛玉心里老大不痛快,但是嘴里却说不出来,只能跟宝玉乱闹别扭。与此同时,宝钗的得意,骄傲,借机显摆,都被曹公写得精妙非常:

“正说着,只见宝钗从那边来了,二人便走开了。宝钗分明看见,只装看不见,低著头 过去了,到了王夫人那里,坐了一会,然后到了贾母这边,只见宝玉在这里呢。宝钗 因往日母亲对王夫人等曾提过「金锁是个和尚给的,等日后有玉的方可结为婚姻」等 语,所以总远著宝玉。昨儿见了元春所赐的东西,独她与宝玉一样,心里越发没意思 起来。幸亏宝玉被一个黛玉缠绵住了,心心念念只记挂著黛玉,并不理论这事。此刻 忽见宝玉笑问道:「宝姐姐,我瞧瞧你的红麝串子。」可巧宝钗左腕上笼著一串,见 宝玉问她,少不得褪了下来。宝钗生得肌肤丰泽,容易褪不下来。”

这一节应该和前面几章的内容连起来看。前面宝钗和薛姨妈都多方面铺垫过:宝钗从来不爱带首饰饰物,不爱多话,不爱串门,而且“总远著宝玉”。至于事实上,宝钗是怎样 的行为?

(1)。先是挨个来串门,每一个地方都走到。

(2)。口头上“总远著宝玉”,在王夫人面前,就作出不和宝玉答话的温顺守己的样子;事实上却总跟着宝玉,追着宝玉,睡午觉时都坐在旁边作陪。

(3)。从来不戴饰物的,这回,刚刚得到这几件饰物,就马上戴上,而且还戴在明处,一眼就可以看见(否则宝玉不会要看的, 要知道古人可不会穿短袖衣服的);而且还很费了点子力气---容易褪不下来(那戴的时候如何费力就可以想象了)。从来不带饰物的,这次这么做作,是什么意思,读者看了当然明白了。至于在前面几个串门的地方招摇时是怎样的表现,虽然没有明写,但是我们已经可以想象了。得到了皇妃娘娘得另眼相看,心里的得意不能说出来,却可以在行为上表现出来。

(4)。宝钗从来不戴饰物的另外一个针对性描写是金锁。其作用和这个“红麝串子”是类似的,表明了“金玉”之论的证明,所以一定要戴,不再罗嗦评论。

后来,宝钗还在邢岫烟面前 教训她:“你看我从头至脚,可有这些富丽闲妆?”

作为读者,我的理解是:“戴那么多没有用的东西干什么?要戴就要有用的!”

三。时时刻刻紧跟着

这里的“时时刻刻紧跟着”是说谁跟谁呢?可不是宝玉跟林黛玉,而是薛宝钗紧跟贾宝玉。仅仅以贾宝玉被打以后的第二天为例。

前天晚上,“只见宝钗手里托著一丸药走进来”。这也罢了,这次是送药的,理由极其正当。

第二天一早,“次日起来,也无心梳洗,胡乱整理整理,便出来 瞧母亲”,然后“这里薛姨妈和宝钗进园子里来瞧宝玉,到了怡红院中,只见抱厦里外回廊上许多丫鬟 、老婆站著,便知贾母等都在这里。母女两个进来,大家见过了,.....”

这次也还罢了,和大家一起出场。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之前:“一时薛姨妈换了衣裳,拉著宝钗进去,薛蟠方出去了。” 也就是说,薛宝钗到贾宝玉那里去,没有梳洗!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表现她实在爱贾宝玉,以至于他挨打她就无心梳洗了?这是什么淑女啊。

到了这里还没有完呢,就在大家要离开的时候,袭人却又提了要宝钗的丫环来“烦她的莺儿来打上几根络子”。于是,刚刚离开的宝钗又有个回来的理由了。来了干什么呢?一开口就是“玉”!“宝钗笑道:「这有什么趣儿,倒不如打个络子把玉络上呢。」 ”。再后来,不知道在这里泡了多久,读者只知道“此时,宝钗早被薛蟠遣人来请出去了。”---否则才不会走呢。

不过这个贾宝玉却也十分的不识抬举。就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邢夫人那边遣了两个丫鬟送了两样果子来与他吃, 宝玉居然一点也没有想到宝姐姐对自己的一片苦心:“一面又叫秋纹来,把才拿来的那果子拿一半送与林姑娘去”!!

四。淑女还是狂放女?

如果前面的情节还没有很出“淑女”的格子,那么下面的故事可就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才能说成“淑女”了。

第三十六回里, 薛姨妈母女两个与林黛玉凤姐儿等,都在王夫人房里,谈论袭人并且肯定了袭人的收房姨娘地位。结束以后,各人散开。以下宝钗的行为十分难以理解:

1)。 “宝钗独自行来,顺 路进了怡红院,意欲寻宝玉谈谈以解午倦。”

-----大夏天的中午,人人热得难当,都在洗澡或者睡午觉。这个标准淑女,居然去找一个男人来“解午倦”!

2)。 “宝钗便顺著游廊来至房中,只见外间床上横三竖四都是丫头们 睡觉。转过十锦隔( 原字为左木右鬲 )子,来至宝玉的房内,见宝玉在床上睡著了, 袭人坐在身旁,手里做针线,旁边放著一柄白犀尘。”

----原先也许不知道人家在睡午觉,但是现在明明看见了所有人都在睡觉,还能长驱直入,进入男人的卧室?

3)。 “宝钗只顾看着活计,便不留心一蹲身,刚刚的也坐在袭人方才坐的所在,因 又见那活计实在可爱,不由得拿起针来替她代刺。 ”

----一个男人在睡觉,一个淑女就真的能毫无心机地坐在 床边看着?恐怕连现代社会的豪放女也不大敢吧--除非他们已经有了某种关系!这一节实在看不下去,实在没有办法把宝钗和任何“淑女”的形像联系起来!

4)。 “这里宝钗只刚做了两三个花瓣儿,忽见宝玉在梦中喊骂说:「和尚、道士的话如何信 得?什么是『金玉姻缘』,我偏说是『木石姻缘』!」薛宝钗听了这话不觉怔了。”

---可怜啊。宝钗都自卑自贱到了这个程度,-红楼梦的作者还不放过宝钗,还要在她头上泼一盆冷水!

如上所述,如果有谁还能说宝钗就是“淑女”,要不是“淑女”的定义已经换了,我无话可说!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