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可卿,是谁的梦中情人?

秦可卿,是谁的梦中情人?

秦可卿,是谁的梦中情人?

红学研究

秦可卿是宁国府的大奶奶,身份不低,可她没什么戏份啊?按照小说的创作原则,她没什么重要情节。到十三回她就彻底休息了。可是她如何竟引起了当代这么多研究红学的作家和学者的重视呢?在电视上看到过,有的大作家还专题搞讲座,讲得热火朝天,口干舌燥;有人还为其写了小说,写得精彩纷呈,高潮迭起;有人还写了论述文章,写得有理有据有考证,跟报告文学似的。秦可卿真是招作家和学者的待见啊。这真是穿越时空的待见!

谈歌虽然没学问,可也认字。《红楼梦》读过两遍,也没有看出秦可卿有什么特别之处,谈歌只记得她在贾宝玉的梦境中出现过,她做过贾宝玉的性知识启 蒙的老师,再之后,就没有什么事儿了。其实,就是这件做梦的性事,跟秦可卿也挨不上。那是写贾宝玉自己做梦,应该自己负责。打个比方说:某男张三做梦,梦见某女李四了,女李四教化男张三做那下种事儿了,那就得女李四负责?张三梦醒了,张三的家长就怒气冲天地领着张三去找李四家吵架?我们孩子还小,根本不懂那事儿,都怪你们家李四,在梦里把我们家张三教化坏了。你们得负责任!要不咱们上法院!打官司!天底下或许没有这样的混蛋家长吧?往明白里讲,贾宝玉的性知识应该属于无师自通。接下来,书中并没有再写秦可卿别的什么事啊。谈歌很是疑惑,是不是世界上还有另外一本《红楼梦》?谈歌没有看过。如果有,另当别论。如果没有,为什么一些作家总能眼光独特地研究出秦可卿偷情的事情来呢?而且是偷老公公。这件事情非常严重而且重大。余生也晚,“五四”的时候没赶上,五十年代的《红楼梦》研究运动也没赶上,谈歌只是目睹了,自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以来,秦可卿真就成了一些作家笔下的热门人物。大谈特谈,大写特写,大讲特讲。曹雪芹要是活着,得跟这些大作家们打官司。干什么?要侵权费啊!你们凭什么使用我的知识产权?赔我!

谈歌十分服气(不是九分),当代的一些大作家就是大作家,就是有本事!都能替曹雪芹改稿了。他们如果早生几百年,或者就用不着高鹗先生了,这些大作家都得哭着喊着争当曹雪芹的枪手了。至少要替曹雪芹写出一个“修订本”的《红楼梦》。至少,秦可卿这一个人物就要重新写,戏份要增加,不应该这么早就去世么。这是曹雪芹的失误么。咱们得替他改喽!

读书有一个原则:即无论是中国的外国的,现代的古代的,如果书上没写,读者就不好硬猜。按书上所写,秦可卿是一个孤儿,大概是从孤儿院抱养回来的。此人好像是一个大仙似的人物,一个预言大师。她研究没研究过《周易》?书上没写,谈歌不敢乱猜,她死前说了一些话,如:三春去后诸芳尽,各自须寻各自门。最后都被生活验证了,是挺唬人的。书上写她也就是这点事儿,如何这样一个人物就让后来的作家们玩味不尽呢?当代几个大作家(此处不指名道姓了),简直就是如痴如醉了。硬是研究出秦可卿与老公公偷情的事情。这几位作家可真是从无字处读书的榜样。可是谈歌认真翻遍了全书(谈歌不敢马虎,唯恐漏了,翻了不只一遍。而且认真检查了页码,并没有缺页),也没有找到秦可卿这一个乱伦的情节。只能说,这是当代的作家们猜出来的。有作家还提供了证据,说焦大老先生在宁国府里骂街,骂宁国府里都是:扒灰的扒灰,偷小叔子的偷小叔子。仅此证据?作数么?

谈歌叫真了,为此找过法院,咨询一位资深的法官:这句话可以算作秦可卿与老公公乱伦的证据吗?这位法官严肃地告诉谈歌:这不能算是有效证据。

如果这不算证据,那么秦可卿就不可能有与老公公乱来的事实。曹雪芹没写就是没有,只能是作家们乱猜。甚至还有不要脸的大作家在电视讲座上说:或许曹雪芹的草稿上写来着。呸!这叫什么话?曹雪芹的草稿你们看到过?或者你们收藏了?谈歌常常看着电视上有些大作家在讲坛上唾沫星子四溅地论述秦可卿的隐情,不仅发笑,而且不屑。其实,就是你们爱上了这位风情万种的秦可卿。你们心里就是那点子男女事,是你们自己兴奋,是你们自己一直“意味无穷”着秦可卿罢了。

如果秦可卿活着,不告你们诽谤罪才算邪门了!至少告你们是性骚扰。

写到这里,想起了另外的两本书,《水浒传》《三国演义》。谈歌当年很是认真地听过一些学者的讲座,也听过一些专家的报告,他们大讲潘金莲与武松有一腿,大讲石秀如何想勾引潘巧云上床,大讲貂婵跟关羽如何有猫匿儿。当年谈歌少不更事,读书不精,怀疑自己或许是看书看粗陋了?没看到?真是相信了,赶紧着找书来翻看。结果点灯熬油看了几遍《水浒传》,再看几遍《三国演义》,才知道书里根本就没有写这回子事儿。这些作家学者讲的都是屁话。其实,都是这一帮子心理上“意味无穷”过了度的作家和学者,在那里睁着眼睛胡扯呢。说穿了,那只是他们喜欢潘金莲,他们喜欢潘巧云,他们喜欢貂婵,他们自己钻进了书缝里,自己化作了武松石秀关羽这等角色罢了。

是不是这样?肯定是!错了管换!

有朋友教化我,谈歌啊,你不要太较真了么,这些大作家大概是文革中毒太深,总喜欢从字面上找出字面下的意义来,比如,你写了“太阳照在山坡上”这一句,他能挑毛病说:“只照在山坡上了么?别处还照不照了?田野里还照不照了?这句话反动!是恶攻!是攻击鲜红的太阳照遍全球么!”谈歌经过文革,的确有那种人,搞文字狱。可那些人都是搞政治的。政客么!有情可原。现在这些作家和学者只研究秦可卿偷情?他们算什么?色鬼?花痴?现在社会文明进步了,‘花痴’过去的职称叫‘流氓’,现在科学诊断叫做‘有病’。我只能说现在这些大作家和大学者:有病!

经过了这件事,谈歌再看那些大作家大学者,直觉得他们的身份可疑,曾经恭恭敬敬地买过他们的书,现在想起来,真有点儿把冬瓜当西瓜买了的感慨。可冬瓜什么价?西瓜什么价?谈歌爱逛菜市场,也没见过哪个商贩把冬瓜放在西瓜堆里混着卖。如此说,文坛还不如菜市场规矩?真不如!

退一万步讲,就算秦可卿真的跟老公公乱来了,那也犯不着这些大作家大学者那样激动不已,那样五迷三道,那样醋了巴叽。这里边没有你们什么事儿么。秦可卿是你们的梦中情人,也是她老公公的梦中情人呢!

写到这里,奉劝读者一句,你们千万小心,如果有一天,你们面对面遇到了这些大作家和大学者,他们讲出话来,无论如何铿锵有力,无论多么言之凿凿,你们也得小心着听,疑心着听,也就是有一句没一句地瞎听。即使他们信誓旦旦地说某种脚气灵好用,你千万别信,那他们是给厂家做广告呢。哪怕他们把手里脚气灵说成补药,并且当场当众吃了下去,你们也别相信,他们肯定没吃,他们那是变戏法呢,你们可别照着来。你如果照着来,一准后悔而且莫及!这是对当代那些作家学者应取的态度。

总之一句话:别听他们瞎掰!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