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四小婢之二、小红和佳蕙,寻常议论中的警世名言(下)

红楼四小婢之二、小红和佳蕙,寻常议论中的警世名言(下)

红楼四小婢之二、小红和佳蕙,寻常议论中的警世名言(下)

红学研究

曹雪芹通过以上小红这个形象的刻画,写出了奴仆世界中的三层含义。其一;奴婢们的激烈竞争,这个竞争体现在女奴身上,便是要努力贴近未婚男主人尤其是宝玉这类性格温柔、体贴异性的未婚男主人身边,当上他的贴身丫环。取得这个地位,从眼前利益来讲,活儿轻松,干净细巧;生活环境舒适,月收入较高;从长远利益来说,利用自己的美貌、聪慧和忠诚,加上每日接近而易产生融洽感情的可能,也许能逮住良机,取得永久与他相伴的机会——当上他的侍妾甚至宠妾,即可改变自己的地位,尤其是自己下一代的地位。于是,其二,已取得贴身丫环地位的要尽力保持,并不让别人再挤进这个圈子,以减少自己的成功机率甚至被新进者淘汰出局;而后来者则要努力挤入。因此先来的与后来的争夺和竞争虽是暗中较劲,有时也要露到面上,不管用哪种形式,这个斗争是激烈的、冷酷的,甚至是你死我活的。从秋纹碧痕看到小红在宝玉房中出来“便都诧异”;后发现宝玉一人在房内,小红竟然溜进去,“便心中俱不自在”,并不因小红分担了她们的工作而高兴,更且“便忙找着小红”。两人当场斥骂小红“没脸面的下流东西”,“你可抢这巧宗儿”,且当场点穿小红想夺自己的“饭碗”,讥讽说:“咱们都别动,只叫她去就完了。”又正面训斥:“一里一里的,这不上来了吗?难道我们倒跟不上你么?你也拿镜子照照,配递茶递水不配?”这是正面迎头痛击。其中的冷酷味和血腥气喷薄而出。小红她羽毛未丰,自知不是对方的对手,而且对方的主力晴雯和袭人尚未出场,所以马上灰心了一半。但她毕竟年轻,还有一半的心还没灰,作者写得极有分寸。第三层,大观园里的丫头至少分三等,头等的头面看上去令人舒服,聪慧能干,资格较老,已当上主人的贴身丫头;二等的也有以上优点,但资格浅,年龄小,刚分配到主人那儿不久,是添补队员,待头等的年龄大了或嫁人了,她们再升上去,她们的活儿并不固定,主人和头等丫头可以临时差遣她们;三等的,粗手大脚,面容或身材或两者都不佳,只能干粗活,是粗使丫头。高一等的可以欺侮下一等的,在干活和报酬上都如此。佳蕙说宝玉生病时,大家都出力,但贾母按着等儿给的赏钱,却给大丫头们独吞了,小丫头(二等的)皆无份,所以心中不满。我们的不少评论、研究家在高度肯定晴雯反封建的反抗精神的同时,没有注意到她对下层丫头的压迫、剥夺的封建思想的一面。她如果爬到半个主子的地位——当上了侍妾,对手下的奴婢也可能是凶狠的,作者在书中已有暗示,下面再谈。总之,作者让我们从小丫头的角度看到了晴雯和大丫头们的另一面表现。

小红在宝玉那儿的努力碰丫一鼻子灰,她不得已求其次,在賈芸那儿撞上了机会,获得了进展;而在工作地位方面,又在凤姐那儿撞上了机会。她在大观园内见到风姐站在山坡上招手,连忙弃了众人,跑至凤姐前,堆着笑问:“奶奶使唤做什么事?”凤姐打量了一下,见她生得干净俏丽,说话知趣,笑道:“我的丫头们今儿没跟我来,我这会子想起一件事,要使唤个人出去,不知你能干不能干?说话齐全不齐全?”小红笑道:“奶奶有什么话,只管吩咐我说去;要说不齐全,误了奶奶的事,任凭奶奶责罚就是了。”

小红的确是聪明伶利的女孩,她善于逮住机会,她不仅积极承应任务,还立下了军令状,如果误事,任凭责罚,用这样的口气表达自己做事的忠诚、殷勤、负责和可靠。这句爽利有力的答话,已经使行事风格爽利和强劲的凤姐信任和喜欢了她。

她为凤姐办完事,在回来的半路上,顶头又撞着宝玉房里的一群丫头,约八九个之多。晴雯一见小红,便说道:“你只是疯罢!院子里花儿也不浇,雀儿也不喂,茶炉子也不弄,就在外头逛!”小红道:“昨儿二爷说了,今儿不用浇花儿,过一日浇一回。我喂雀儿的时候,你还睡觉呢。”碧痕道:“茶炉子呢?”小红道:“今儿不该我的班儿,有茶没茶,别问我。”绮霞道:“你听听她的嘴!你们别说了,让她逛吧。”小红道:“你们再问问,我逛了没逛。二奶奶才使唤我说话取东西去。”说着,将荷包举给她们看,才没言语了。

大家走开。晴雯冷笑道:“怪道呢!原来爬上高枝儿去了,就不服我们了。不知说了一句话半句话,名儿姓儿都知道了没有,就把她兴头的这个样儿!这一遭半遭儿的也算不得什么;过了后儿,还得听呵!——有本事从今儿出了这园子,长长远远的在高枝儿上才算好呢!”一面说着去了。

可见大观园中地位高的丫头可以任意查问、训斥小丫头,晴雯找不到小红的差错,还可讽刺、威胁她,而小红对此则不敢回口,只能忍气吞声,否则以后要受到更多的报复与欺压。

小红到了凤姐那儿,汇报:“平姐姐说:‘我们奶奶问这里奶奶好。我们二爷没在家。虽然迟了两天,只管请奶奶放心。等五奶奶好些,我们奶奶还会了五奶奶来瞧奶奶呢。’五奶奶前儿打发了人来说,‘舅奶奶来了信来了,问奶奶好,还要和这里的姑奶奶寻几丸延年神验万金丹;若有了,奶奶打发人来,只管送在我们奶奶这里。——明儿有人去,就顺路给那边舅奶奶带了去。’”

小红还未说完,旁边的李氏笑道:“嗳哟!这话我就不懂了,什么‘奶奶’‘爷爷’的一大堆。”凤姐笑道:“怨不得你不懂,这是四五门子的话呢。”说着,又向小红笑道:“好孩子,难为你说得齐全,不像她们扭扭捏捏蚊子似的……”又忍不住再次表扬:“这个丫头就好。刚才这两遭说话虽不多,口角儿就很剪断。”说着,又向小红笑道:“明儿你服侍我罢,认你做干女孩儿,我一调理,你就出息了。”凤姐最后又问:“既这么着,明儿我和宝玉说,叫他再要人,叫这丫头跟我去.——可不知本人愿意不愿意?”小红笑道:“愿意不愿意——我们也不敢说。只是跟着奶奶,我们学些眼高手低,出入上下,大小的事儿,也得见识见识。”

小红最后的回答也十分得体,奉承凤姐也恰到好处。宝玉手下,有才能的杰出丫头已很多,小红找不到上进的机会;正好凤姐手下缺少得力的丫头,她在府内办事需要人材,小红就真的跳槽成功,摆脱了宝玉房中的大丫头的欺压,找到了自己比较满意的位置。这时她已17岁,当丫头三年了。

对小红这样的人材,见仁见智。人们对她的看法还有一种。小红的绢子掉在花园里,大约被贾芸拾去,她和另一丫头正在谈论此事,因牵涉到和爷儿们的情意,所以怕泄露内情:“嗳哟!咱们只顾说,看仔细有人来悄悄的在外头听见!不如把这槅子都推开了;就是人见咱们在这里,他们只当我们说玩话儿呢。走到跟前,咱们也看得见,就别说了。”

正是隔墙有耳!宝钗外面听见这话,心中吃惊,想道:“怪道从古至今那些奸淫狗盗的人,心机都不错!这一开了,见我在这里,她们岂不臊了?况且说话的语音,大似宝玉房里的小红,她素昔眼空心大,是个头等刁钻古怪的丫头,今儿我听了她的短儿,‘人急造反,狗急跳墙’,不但生事,而且我还没趣。如今便赶着躲了,料也躲不及,少不得要使个‘金蝉脱壳’的法子——”犹未想完,只“咯吱”一声,宝钗便故意放重了脚步,笑着叫道:“‘顰儿!我看你往哪里藏!”一面说一面故意往前赶。

宝钗在心中对小红的看法,是另一种评价:眼空心大,头等刁钻古怪。各人的地位和视角不同,对人的看法也大相径庭。《红楼梦》的这段情节,发人深省。

宝钗为什么对宝玉房内刚来不久的二等丫头这么熟悉?凤姐掌管全面事务,也不知小红是谁,只是在使用用她时才问她何处服务,来历如何。显因宝钗当时在潜意识和显意识中都有做宝二奶奶的意向,所以对宝玉本人和周围的一切都有意或无意地留心久矣,对晴雯、小红这类貌好、姣慧和泼辣的丫头更放在心头。以后她如入主怡红院,这些都是劲敌。宝钗在处世问题上一惯采取以柔克刚的手段,所以遇到强手往往避开,决不正面冲突。她避之不及,用智脱身。当然她如入主怡红院,而晴雯不死、小红还未调离,她也会像王夫人那样或利用王夫人之力将此类丫头一一逐出才能放心。

大观园中的奴才,有两类人最犯众人包括主子们和奴才们之忌:一类是晴雯和小红这样美貌、聪明、刚强的丫环,即如晴雯和小红两人之间也互相忌恨;另一类是忠于主子而真心干事的奴仆。后一类下面再谈。其受忌的原因是一个,即“出众”。凡是出众的,从奴才们的眼光看,比她们高,她们忌恨;而其中的杰出者感到是竞争对手,威胁到自己的地位或生存,她们更要忌恨。从主子的立场看,有的感到影响了自己的利益或前途,也要忌恨。

至于难看、愚蠢的,大家一则感到放心,二则从心底里看不起她,也不存在忌恨的问题。她们即使做错了事,也不过就事论事地受到责罚,过后也没什么了,有时未受责罚即被原谅。傻大姐即如此。 曹雪芹通过以上小红这个形象的刻画,写出了奴仆世界中的三层含义。其一;奴婢们的激烈竞争,这个竞争体现在女奴身上,便是要努力贴近未婚男主人尤其是宝玉这类性格温柔、体贴异性的未婚男主人身边,当上他的贴身丫环。取得这个地位,从眼前利益来讲,活儿轻松,干净细巧;生活环境舒适,月收入较高;从长远利益来说,利用自己的美貌、聪慧和忠诚,加上每日接近而易产生融洽感情的可能,也许能逮住良机,取得永久与他相伴的机会——当上他的侍妾甚至宠妾,即可改变自己的地位,尤其是自己下一代的地位。于是,其二,已取得贴身丫环地位的要尽力保持,并不让别人再挤进这个圈子,以减少自己的成功机率甚至被新进者淘汰出局;而后来者则要努力挤入。因此先来的与后来的争夺和竞争虽是暗中较劲,有时也要露到面上,不管用哪种形式,这个斗争是激烈的、冷酷的,甚至是你死我活的。从秋纹碧痕看到小红在宝玉房中出来“便都诧异”;后发现宝玉一人在房内,小红竟然溜进去,“便心中俱不自在”,并不因小红分担了她们的工作而高兴,更且“便忙找着小红”。两人当场斥骂小红“没脸面的下流东西”,“你可抢这巧宗儿”,且当场点穿小红想夺自己的“饭碗”,讥讽说:“咱们都别动,只叫她去就完了。”又正面训斥:“一里一里的,这不上来了吗?难道我们倒跟不上你么?你也拿镜子照照,配递茶递水不配?”这是正面迎头痛击。其中的冷酷味和血腥气喷薄而出。小红她羽毛未丰,自知不是对方的对手,而且对方的主力晴雯和袭人尚未出场,所以马上灰心了一半。但她毕竟年轻,还有一半的心还没灰,作者写得极有分寸。第三层,大观园里的丫头至少分三等,头等的头面看上去令人舒服,聪慧能干,资格较老,已当上主人的贴身丫头;二等的也有以上优点,但资格浅,年龄小,刚分配到主人那儿不久,是添补队员,待头等的年龄大了或嫁人了,她们再升上去,她们的活儿并不固定,主人和头等丫头可以临时差遣她们;三等的,粗手大脚,面容或身材或两者都不佳,只能干粗活,是粗使丫头。高一等的可以欺侮下一等的,在干活和报酬上都如此。佳蕙说宝玉生病时,大家都出力,但贾母按着等儿给的赏钱,却给大丫头们独吞了,小丫头(二等的)皆无份,所以心中不满。我们的不少评论、研究家在高度肯定晴雯反封建的反抗精神的同时,没有注意到她对下层丫头的压迫、剥夺的封建思想的一面。她如果爬到半个主子的地位——当上了侍妾,对手下的奴婢也可能是凶狠的,作者在书中已有暗示,下面再谈。总之,作者让我们从小丫头的角度看到了晴雯和大丫头们的另一面表现。

小红在宝玉那儿的努力碰丫一鼻子灰,她不得已求其次,在賈芸那儿撞上了机会,获得了进展;而在工作地位方面,又在凤姐那儿撞上了机会。她在大观园内见到风姐站在山坡上招手,连忙弃了众人,跑至凤姐前,堆着笑问:“奶奶使唤做什么事?”凤姐打量了一下,见她生得干净俏丽,说话知趣,笑道:“我的丫头们今儿没跟我来,我这会子想起一件事,要使唤个人出去,不知你能干不能干?说话齐全不齐全?”小红笑道:“奶奶有什么话,只管吩咐我说去;要说不齐全,误了奶奶的事,任凭奶奶责罚就是了。”

小红的确是聪明伶利的女孩,她善于逮住机会,她不仅积极承应任务,还立下了军令状,如果误事,任凭责罚,用这样的口气表达自己做事的忠诚、殷勤、负责和可靠。这句爽利有力的答话,已经使行事风格爽利和强劲的凤姐信任和喜欢了她。

她为凤姐办完事,在回来的半路上,顶头又撞着宝玉房里的一群丫头,约八九个之多。晴雯一见小红,便说道:“你只是疯罢!院子里花儿也不浇,雀儿也不喂,茶炉子也不弄,就在外头逛!”小红道:“昨儿二爷说了,今儿不用浇花儿,过一日浇一回。我喂雀儿的时候,你还睡觉呢。”碧痕道:“茶炉子呢?”小红道:“今儿不该我的班儿,有茶没茶,别问我。”绮霞道:“你听听她的嘴!你们别说了,让她逛吧。”小红道:“你们再问问,我逛了没逛。二奶奶才使唤我说话取东西去。”说着,将荷包举给她们看,才没言语了。

大家走开。晴雯冷笑道:“怪道呢!原来爬上高枝儿去了,就不服我们了。不知说了一句话半句话,名儿姓儿都知道了没有,就把她兴头的这个样儿!这一遭半遭儿的也算不得什么;过了后儿,还得听呵!——有本事从今儿出了这园子,长长远远的在高枝儿上才算好呢!”一面说着去了。

可见大观园中地位高的丫头可以任意查问、训斥小丫头,晴雯找不到小红的差错,还可讽刺、威胁她,而小红对此则不敢回口,只能忍气吞声,否则以后要受到更多的报复与欺压。

小红到了凤姐那儿,汇报:“平姐姐说:‘我们奶奶问这里奶奶好。我们二爷没在家。虽然迟了两天,只管请奶奶放心。等五奶奶好些,我们奶奶还会了五奶奶来瞧奶奶呢。’五奶奶前儿打发了人来说,‘舅奶奶来了信来了,问奶奶好,还要和这里的姑奶奶寻几丸延年神验万金丹;若有了,奶奶打发人来,只管送在我们奶奶这里。——明儿有人去,就顺路给那边舅奶奶带了去。’”

小红还未说完,旁边的李氏笑道:“嗳哟!这话我就不懂了,什么‘奶奶’‘爷爷’的一大堆。”凤姐笑道:“怨不得你不懂,这是四五门子的话呢。”说着,又向小红笑道:“好孩子,难为你说得齐全,不像她们扭扭捏捏蚊子似的……”又忍不住再次表扬:“这个丫头就好。刚才这两遭说话虽不多,口角儿就很剪断。”说着,又向小红笑道:“明儿你服侍我罢,认你做干女孩儿,我一调理,你就出息了。”凤姐最后又问:“既这么着,明儿我和宝玉说,叫他再要人,叫这丫头跟我去.——可不知本人愿意不愿意?”小红笑道:“愿意不愿意——我们也不敢说。只是跟着奶奶,我们学些眼高手低,出入上下,大小的事儿,也得见识见识。”

小红最后的回答也十分得体,奉承凤姐也恰到好处。宝玉手下,有才能的杰出丫头已很多,小红找不到上进的机会;正好凤姐手下缺少得力的丫头,她在府内办事需要人材,小红就真的跳槽成功,摆脱了宝玉房中的大丫头的欺压,找到了自己比较满意的位置。这时她已17岁,当丫头三年了。

对小红这样的人材,见仁见智。人们对她的看法还有一种。小红的绢子掉在花园里,大约被贾芸拾去,她和另一丫头正在谈论此事,因牵涉到和爷儿们的情意,所以怕泄露内情:“嗳哟!咱们只顾说,看仔细有人来悄悄的在外头听见!不如把这槅子都推开了;就是人见咱们在这里,他们只当我们说玩话儿呢。走到跟前,咱们也看得见,就别说了。”

正是隔墙有耳!宝钗外面听见这话,心中吃惊,想道:“怪道从古至今那些奸淫狗盗的人,心机都不错!这一开了,见我在这里,她们岂不臊了?况且说话的语音,大似宝玉房里的小红,她素昔眼空心大,是个头等刁钻古怪的丫头,今儿我听了她的短儿,‘人急造反,狗急跳墙’,不但生事,而且我还没趣。如今便赶着躲了,料也躲不及,少不得要使个‘金蝉脱壳’的法子——”犹未想完,只“咯吱”一声,宝钗便故意放重了脚步,笑着叫道:“‘顰儿!我看你往哪里藏!”一面说一面故意往前赶。

宝钗在心中对小红的看法,是另一种评价:眼空心大,头等刁钻古怪。各人的地位和视角不同,对人的看法也大相径庭。《红楼梦》的这段情节,发人深省。

宝钗为什么对宝玉房内刚来不久的二等丫头这么熟悉?凤姐掌管全面事务,也不知小红是谁,只是在使用用她时才问她何处服务,来历如何。显因宝钗当时在潜意识和显意识中都有做宝二奶奶的意向,所以对宝玉本人和周围的一切都有意或无意地留心久矣,对晴雯、小红这类貌好、姣慧和泼辣的丫头更放在心头。以后她如入主怡红院,这些都是劲敌。宝钗在处世问题上一惯采取以柔克刚的手段,所以遇到强手往往避开,决不正面冲突。她避之不及,用智脱身。当然她如入主怡红院,而晴雯不死、小红还未调离,她也会像王夫人那样或利用王夫人之力将此类丫头一一逐出才能放心。

大观园中的奴才,有两类人最犯众人包括主子们和奴才们之忌:一类是晴雯和小红这样美貌、聪明、刚强的丫环,即如晴雯和小红两人之间也互相忌恨;另一类是忠于主子而真心干事的奴仆。后一类下面再谈。其受忌的原因是一个,即“出众”。凡是出众的,从奴才们的眼光看,比她们高,她们忌恨;而其中的杰出者感到是竞争对手,威胁到自己的地位或生存,她们更要忌恨。从主子的立场看,有的感到影响了自己的利益或前途,也要忌恨。

至于难看、愚蠢的,大家一则感到放心,二则从心底里看不起她,也不存在忌恨的问题。她们即使做错了事,也不过就事论事地受到责罚,过后也没什么了,有时未受责罚即被原谅。傻大姐即如此。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