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四小婢之一、待书昙花一现,却能出语惊人

红楼四小婢之一、待书昙花一现,却能出语惊人

红楼四小婢之一、待书昙花一现,却能出语惊人

红学研究

转自:作者 : 周锡山

《红楼梦》中除晴雯、袭人、鸳鸯、司棋四大名婢外,另有四个灵妙的小丫头待书、小红、佳蕙和傻大姐,从她们前三位的伶牙俐齿中嘣出的美妙话语,给读者以很大的艺术享受,也给读者以深刻的启发;傻大姐与她们相反,是一个蠢笨的丫头,她的两个蠢笨举动,两次掀起轩然大波,起了另类意义上的“灵妙”作用,送了司棋、宝玉心中的最爱——黛玉的性命。

待书昙花一现,却能出语惊人

待书是探春的丫头。傻大姐拾到绣春囊,被邢夫人发现后,王善保家的挑起大抄捡。小说描写抄检队来到探春院内, 谁知早有人报与探春了。探春也就猜着必有原故,所以引出这等丑态来,遂命众丫鬟秉烛开门而待。众人来了。探春故问何事。凤姐笑道:“因丢了一件东西,连日访察不出人来,恐怕旁人赖这些女孩子们,所以越性大家搜一搜,使人去疑, 倒是洗净他们的好法子。”探春冷笑道:“我们的丫头自然都是些贼,我就是头一个窝主。既如此,先来搜我的箱柜,她们所有偷了来的都交给我藏着呢。”说着便命丫头们把箱柜一齐打开,将镜奁,妆盒,衾袱,衣包若大若小之物一齐打开,请凤姐去抄阅。凤姐陪笑道:“我不过是奉太太的命来,妹妹别错怪我。何必生气。”因命丫鬟们快快关上。平儿丰儿等忙着替待书等关的关,收的收。探春道:“我的东西倒许你们搜阅,要想搜我的丫头,这却不能。我原比众人歹毒,凡丫头所有的东西我都知道,都在我这里间收着, 一针一线他们也没的收藏,要搜所以只来搜我。你们不依,只管去回太太,只说我违背了太太, 该怎么处治,我去自领。”

探春在关键时刻,她大义凛然地出面保护自己的丫头,不让她们受侮辱和委屈。探春的话如连珠炮般爽利,她讲完上面一席话,又间不容发地转换话题,揭示此事引起的深远而又恶劣的前景说:“你们别忙,自然连你们抄的日子有呢!你们今日早起不曾议论甄家,自己家里好好的抄家,果然今日真抄了。咱们也渐渐的来了。可知这样大族人家, 若从外头杀来,一时是杀不死的,这是古人曾说的‘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必须先从家里自杀自灭起来,才能一败涂地!”说着,不觉流下泪来。

探春的语言准确、恰切,分析豪门大族的灭亡途径,振聋发聩,有千钧之力。探春揭示的历史经验和兴旺规律,不仅适用于豪富家庭,即使是政党和政权,也是如此,故而有道是:“外贼易挡,家贼难防。”“堡垒最易从内部攻破。”内讧或内部出现反叛,破坏力最强。

探春的这番警世之言,对牛弹琴,抄检队众人是听不懂的。但她的气势和道理,压住了众人。凤姐只看着众媳妇们,大家只能面面相觑。

还是周瑞家的灵活,她出声打破僵局说:“既是女孩子的东西全在这里,奶奶且请到别处去罢,也让姑娘好安寝。”凤姐便起身告辞。探春道:“可细细的搜明白了?若明日再来,我就不依了。”凤姐笑道:“既然丫头们的东西都在这里,就不必搜了。”探春冷笑道:“你果然倒乖。连我的包袱都打开了,还说没翻。明日敢说我护着丫头们,不许你们翻了。你趁早说明, 若还要翻,不妨再翻一遍。”凤姐知道探春素日与众不同的,只得陪笑道:“我已经连你的东西都搜查明白了。”探春又问众人:“你们也都搜明白了不曾?”周瑞家的等都陪笑说:“都翻明白了。”

凤姐和周瑞家的给足探春面子,遇到强手,也为自己找到退路。可是积极挑动大抄检,在抄检过程中间又上窜下跳的那个王善保家的本是个心内没成算的人,素日虽闻探春的名,

那是为众人没眼力没胆量罢了, 那里一个姑娘家就这样起来,况且又是庶出,她敢怎么?她自恃是邢夫人陪房,连王夫人尚另眼相看,何况别个。今见探春如此,她只当是探春认真单恼凤姐,与她们无干。她便要趁势作脸献好,因越众向前拉起探春的衣襟,故意一掀, 嘻嘻笑道:“连姑娘身上我都翻了,果然没有什么。”凤姐见他这样,忙说:“妈妈走罢,别疯疯颠颠的。”一语未了,只听“拍”的一声,王家的脸上早着了探春一掌。探春登时大怒, 指着王家的问道:“你是什么东西,敢来拉扯我的衣裳!我不过看着太太的面上,你又有年纪,叫你一声妈妈,你就狗仗人势,天天作耗,专管生事。如今越性了不得了。你打谅我是同你们姑娘那样好性儿,由着你们欺负她,就错了主意!你搜检东西我不恼,你不该拿我取笑。”

探春面对王善保家的猖狂举动,立即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给于迎头痛击,一记巴掌打出了威风和气势,打出了性格和风格。同时又索性彻底揭出对方惹是生非的老底,骂得痛快,骂得简练而又淋漓尽致。

不宁唯是,她一边说着,一边便亲自解衣卸裙,拉着凤姐儿细细的翻。又说:“省得叫奴才来翻我身上。”她一举得手,再次以守为攻,以退为进,用扩大事态的方法,给以有力反击。

凤姐平儿等忙与探春束裙整袂,口内喝着王善保家的说:“妈妈吃两口酒就疯疯颠颠起来。前儿把太太也冲撞了。快出去,不要提起了。”又劝探春休得生气。(程高本此句改为:又忙劝探春:“好姑娘,别生气。他算什么,姑娘气着倒值多了。”)聪明伶俐的凤姐和平儿边责备王善保家的,边乘势批评王善保家的冲撞王夫人的往事,边用抬举和体贴的语言安抚和劝慰探春,边赶王善保家的出去,格开双方,以便快刀斩乱麻地结束此事。

可是探春的火还未发完,她冷笑道:“我但凡有气性,早一头碰死了!不然岂许奴才来我身上翻贼赃了。明儿一早,我先回过老太太、太太,然后过去给大娘陪礼,该怎么,我就领。”探春继续怒斥王善保家的。

那王善保家的讨了个没意思,在窗外只说:“罢了,罢了,这也是头一遭挨打。我明儿回了太太,仍回老娘家去罢。这个老命还要他做什么!”

王善保家的已经被逼得没有退路了,就胡乱找几句话来自寻台阶,可怜她已经语无伦次了。

可是探春并不罢休,绝不给这类害人精留半点面子,非要让她出丑到底为止。她立即喝命丫鬟道:“你们听她说的这话, 还等我和她对嘴去不成。”她的丫头待书等听说,便出去说道:“你果然回老娘家去,倒是我们的造化了。只怕你舍不得去!你去了,叫谁讨主子的好儿,调唆着察考姑娘,折磨我们呢?(脂评本只有前三句,后面四句为程高本所加)”凤姐笑道:“好丫头,真是有其主必有其仆。”小丫头们平时在探春有意无意的熏陶下也伶牙俐齿,赢得了平时也以伶牙俐齿而自豪的凤姐的由衷赞叹。

针对凤姐对自己丫头的赞扬,探春冷笑道:“我们作贼的人,嘴里都有三言两语的。这还算笨的,背地里就只不会调唆主子。”探春的这几句话,乘胜追击,即使聪明伶俐如凤姐要帮,也无回手的余地。凤姐只有不响了,平儿连忙也陪笑解劝, 一面又拉了待书进来。周瑞家的等人劝了一番。几位聪明伶俐的女子一齐陪笑相劝,探春才罢手,凤姐直待亲自伏侍探春睡下,方带着人往别处去了。

待书在关键时刻,出语响应探春的指令,配合得及时而默契,而且用语有力,直插入讨好、挑拨主子的凶恶奴才的心窝中,形象而生动,赢得了凤姐和在场者由衷的赞叹。 转自:作者 : 周锡山

《红楼梦》中除晴雯、袭人、鸳鸯、司棋四大名婢外,另有四个灵妙的小丫头待书、小红、佳蕙和傻大姐,从她们前三位的伶牙俐齿中嘣出的美妙话语,给读者以很大的艺术享受,也给读者以深刻的启发;傻大姐与她们相反,是一个蠢笨的丫头,她的两个蠢笨举动,两次掀起轩然大波,起了另类意义上的“灵妙”作用,送了司棋、宝玉心中的最爱——黛玉的性命。

待书昙花一现,却能出语惊人

待书是探春的丫头。傻大姐拾到绣春囊,被邢夫人发现后,王善保家的挑起大抄捡。小说描写抄检队来到探春院内, 谁知早有人报与探春了。探春也就猜着必有原故,所以引出这等丑态来,遂命众丫鬟秉烛开门而待。众人来了。探春故问何事。凤姐笑道:“因丢了一件东西,连日访察不出人来,恐怕旁人赖这些女孩子们,所以越性大家搜一搜,使人去疑, 倒是洗净他们的好法子。”探春冷笑道:“我们的丫头自然都是些贼,我就是头一个窝主。既如此,先来搜我的箱柜,她们所有偷了来的都交给我藏着呢。”说着便命丫头们把箱柜一齐打开,将镜奁,妆盒,衾袱,衣包若大若小之物一齐打开,请凤姐去抄阅。凤姐陪笑道:“我不过是奉太太的命来,妹妹别错怪我。何必生气。”因命丫鬟们快快关上。平儿丰儿等忙着替待书等关的关,收的收。探春道:“我的东西倒许你们搜阅,要想搜我的丫头,这却不能。我原比众人歹毒,凡丫头所有的东西我都知道,都在我这里间收着, 一针一线他们也没的收藏,要搜所以只来搜我。你们不依,只管去回太太,只说我违背了太太, 该怎么处治,我去自领。”

探春在关键时刻,她大义凛然地出面保护自己的丫头,不让她们受侮辱和委屈。探春的话如连珠炮般爽利,她讲完上面一席话,又间不容发地转换话题,揭示此事引起的深远而又恶劣的前景说:“你们别忙,自然连你们抄的日子有呢!你们今日早起不曾议论甄家,自己家里好好的抄家,果然今日真抄了。咱们也渐渐的来了。可知这样大族人家, 若从外头杀来,一时是杀不死的,这是古人曾说的‘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必须先从家里自杀自灭起来,才能一败涂地!”说着,不觉流下泪来。

探春的语言准确、恰切,分析豪门大族的灭亡途径,振聋发聩,有千钧之力。探春揭示的历史经验和兴旺规律,不仅适用于豪富家庭,即使是政党和政权,也是如此,故而有道是:“外贼易挡,家贼难防。”“堡垒最易从内部攻破。”内讧或内部出现反叛,破坏力最强。

探春的这番警世之言,对牛弹琴,抄检队众人是听不懂的。但她的气势和道理,压住了众人。凤姐只看着众媳妇们,大家只能面面相觑。

还是周瑞家的灵活,她出声打破僵局说:“既是女孩子的东西全在这里,奶奶且请到别处去罢,也让姑娘好安寝。”凤姐便起身告辞。探春道:“可细细的搜明白了?若明日再来,我就不依了。”凤姐笑道:“既然丫头们的东西都在这里,就不必搜了。”探春冷笑道:“你果然倒乖。连我的包袱都打开了,还说没翻。明日敢说我护着丫头们,不许你们翻了。你趁早说明, 若还要翻,不妨再翻一遍。”凤姐知道探春素日与众不同的,只得陪笑道:“我已经连你的东西都搜查明白了。”探春又问众人:“你们也都搜明白了不曾?”周瑞家的等都陪笑说:“都翻明白了。”

凤姐和周瑞家的给足探春面子,遇到强手,也为自己找到退路。可是积极挑动大抄检,在抄检过程中间又上窜下跳的那个王善保家的本是个心内没成算的人,素日虽闻探春的名,

那是为众人没眼力没胆量罢了, 那里一个姑娘家就这样起来,况且又是庶出,她敢怎么?她自恃是邢夫人陪房,连王夫人尚另眼相看,何况别个。今见探春如此,她只当是探春认真单恼凤姐,与她们无干。她便要趁势作脸献好,因越众向前拉起探春的衣襟,故意一掀, 嘻嘻笑道:“连姑娘身上我都翻了,果然没有什么。”凤姐见他这样,忙说:“妈妈走罢,别疯疯颠颠的。”一语未了,只听“拍”的一声,王家的脸上早着了探春一掌。探春登时大怒, 指着王家的问道:“你是什么东西,敢来拉扯我的衣裳!我不过看着太太的面上,你又有年纪,叫你一声妈妈,你就狗仗人势,天天作耗,专管生事。如今越性了不得了。你打谅我是同你们姑娘那样好性儿,由着你们欺负她,就错了主意!你搜检东西我不恼,你不该拿我取笑。”

探春面对王善保家的猖狂举动,立即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给于迎头痛击,一记巴掌打出了威风和气势,打出了性格和风格。同时又索性彻底揭出对方惹是生非的老底,骂得痛快,骂得简练而又淋漓尽致。

不宁唯是,她一边说着,一边便亲自解衣卸裙,拉着凤姐儿细细的翻。又说:“省得叫奴才来翻我身上。”她一举得手,再次以守为攻,以退为进,用扩大事态的方法,给以有力反击。

凤姐平儿等忙与探春束裙整袂,口内喝着王善保家的说:“妈妈吃两口酒就疯疯颠颠起来。前儿把太太也冲撞了。快出去,不要提起了。”又劝探春休得生气。(程高本此句改为:又忙劝探春:“好姑娘,别生气。他算什么,姑娘气着倒值多了。”)聪明伶俐的凤姐和平儿边责备王善保家的,边乘势批评王善保家的冲撞王夫人的往事,边用抬举和体贴的语言安抚和劝慰探春,边赶王善保家的出去,格开双方,以便快刀斩乱麻地结束此事。

可是探春的火还未发完,她冷笑道:“我但凡有气性,早一头碰死了!不然岂许奴才来我身上翻贼赃了。明儿一早,我先回过老太太、太太,然后过去给大娘陪礼,该怎么,我就领。”探春继续怒斥王善保家的。

那王善保家的讨了个没意思,在窗外只说:“罢了,罢了,这也是头一遭挨打。我明儿回了太太,仍回老娘家去罢。这个老命还要他做什么!”

王善保家的已经被逼得没有退路了,就胡乱找几句话来自寻台阶,可怜她已经语无伦次了。

可是探春并不罢休,绝不给这类害人精留半点面子,非要让她出丑到底为止。她立即喝命丫鬟道:“你们听她说的这话, 还等我和她对嘴去不成。”她的丫头待书等听说,便出去说道:“你果然回老娘家去,倒是我们的造化了。只怕你舍不得去!你去了,叫谁讨主子的好儿,调唆着察考姑娘,折磨我们呢?(脂评本只有前三句,后面四句为程高本所加)”凤姐笑道:“好丫头,真是有其主必有其仆。”小丫头们平时在探春有意无意的熏陶下也伶牙俐齿,赢得了平时也以伶牙俐齿而自豪的凤姐的由衷赞叹。

针对凤姐对自己丫头的赞扬,探春冷笑道:“我们作贼的人,嘴里都有三言两语的。这还算笨的,背地里就只不会调唆主子。”探春的这几句话,乘胜追击,即使聪明伶俐如凤姐要帮,也无回手的余地。凤姐只有不响了,平儿连忙也陪笑解劝, 一面又拉了待书进来。周瑞家的等人劝了一番。几位聪明伶俐的女子一齐陪笑相劝,探春才罢手,凤姐直待亲自伏侍探春睡下,方带着人往别处去了。

待书在关键时刻,出语响应探春的指令,配合得及时而默契,而且用语有力,直插入讨好、挑拨主子的凶恶奴才的心窝中,形象而生动,赢得了凤姐和在场者由衷的赞叹。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