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里的酸笋

红楼梦里的酸笋

红楼梦里的酸笋

红楼文化

    宝黛二人去薛姨妈家,姨妈拿出自家糟的鹅掌鸭信给他们下酒,再做酸笋鸡皮汤,端上来,宝玉痛喝了两碗,又吃了半碗碧梗粥。看了多遍红楼,每每看到此处,就会对酸笋鸡皮汤垂涎三尺。至于为什么喝汤之余不吃干饭而要继续喝流质的粥,倒没有细想过,估计是宝玉肠胃不好,年纪轻轻,还比不上他祖母。贾母再喜欢野鸡崽子汤,也不会用它下稀饭,而是另要了炸来吃,“咸浸浸的,吃粥有味儿”。

    我对吃兴趣浓厚,却一向孤陋寡闻。去年到了广州,才见识了酸笋。第一次吃是在石牌,中午,妹妹带我去吃桂林米粉,她熟门熟路,我亦步亦趋。进到店里,几乎想捂住鼻子,什么味儿啊,这么臭!妹妹安慰说,酸笋闻上去臭,吃起来香。听上去跟臭豆腐似的。以前在成都,冬天的黄昏,好几次在街边吃现炸的臭豆腐,味道真不赖。等米粉上来,吃了两口,既酸又辣,开胃之极。后来又在不同的地方吃了很多次桂林米粉,都要酸辣的,有时候嫌酸笋不够,就加两块钱笋,再多估计就扛不住了,怕酸倒我那日渐老去的牙。

    但是米粉里的酸笋是炒制的,不作汤料用。

    去年九月底去阳朔,在西街口那家“西街传人”吃酸汤鱼头,吃了琵琶鸭,都是招牌菜。琵琶鸭印象不深,酸汤鱼头很好,酸鲜可口。吃了鱼头和酸笋,再有一碗没一碗地盛汤喝。吃的时候不觉得,谈笑间汤酒俱下。等回旅店的时候,颤巍巍的,胃里是超量的酸汤和啤酒,如此纵容口腹,真是罪过。

    这一餐,体味到了酸笋入汤的妙处。酸笋鸡皮汤应该也是以清鲜取胜,富贵人家,鸡汤天天备着,下点切成细丝的酸笋,再撒几粒切得碎碎的香葱。清简爽利,宝玉还是识货的。

    臆测终究不令人放心,去网上查了查,找到西双版纳的一个地方特色菜———酸笋煮鸡,据说是傣族同胞爱吃的。做法是将酸笋加水煮透,再把准备好的鸡肉放入锅里同煮。随后将辣椒、姜、葱等作料放入油锅里炒出香味,再把酸笋鸡汁倒入锅里回一下锅。这样的做法,酸辣爽口是跑不了的,只是辣椒下油锅这些程序,明摆的江湖菜手段,宝哥哥那么娇弱的人,肯定是消受不了的。再说,这菜必定汤少肉多,没清雅可言,只适合我等肉食动物,吃到高兴处,把鸡骨头都嚼碎了,嚓,嚓,嚓。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