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话红楼

画话红楼

画话红楼

红楼文化

跋语

予读《红楼梦》,同梦中人共休戚,“椿龄画蔷,痴及局外”久矣。尝发呆想:何不将梦中人描摹下来,亦快意事也。继而自馁曰:不自量力,举鼎绝膑,徒惹人笑耳。惜春曰:侬画大观园诸景,汝须眉堂堂,不能画大观园诸人耶。石呆子嘲曰:吾敢拼命,汝不敢献丑耶。予为所动,勉为其难,揎袖捉笔,为此数帧。

贾宝玉

画贾宝玉想起高鹗的后四十回。有种说法,谓贾宝玉应考中举是高鹗所为,是其世俗的封建功利思想在续书中的反映,严重地歪曲了贾宝玉。平心而论,我倒觉得王昆仑先生早在上个世纪40年代的一篇文章中所言更为公允:“有人以为再使宝玉去应了科考才逃亡,实嫌多余。宝玉诚然对科考是深恶痛绝,对父母也感情稀薄;一个决心逃世的人还能重视伦理关系吗?然而也不尽然:第一,传统的观念力量本来太强了;第二,只有家庭没有社会的宝玉对父母之绝缘也决非易事;第三,只有这样曲折繁难,才是更合于逐步解脱的必经之路。”

补一“蛇足”,我替贾宝玉设想了几句心里话:“你们二老生养我一场,不就是期望我蟾宫折桂光宗耀祖么!好,我考个举人给你们,这一下咱们两清了,谁也不欠谁的了,拜拜!”

林黛玉

焦大不爱林妹妹(爱有阶级性),可是他爱林妹妹的外祖父。

“苦绛珠魂归离恨天”,黛玉之死,固然不幸。假如她和贾宝玉成眷属天如人愿,亦未必幸。钱钟书替她算过命:苟尽其道而彻其理,则当知木石因缘,侥幸成就,喜将变忧,佳耦始者或以怨耦终。遥闻声而相思相慕,习进前而渐疏渐厌,花红初无几日,月满不得连宵,好事徒成虚话,含饴还同嚼蜡。

薛宝钗

虽然孔夫子说过“乡愿,德之贼也”。如若择妻当如薛宝钗还是林黛玉?试以投票测验之,八成是薛姑娘稳操胜券。

史湘云

一提到史湘云,就想起“爱厄(二)哥哥”。每读至“爱厄(二)哥哥”,则欲效苏子美,举一大白。

读林冠夫的《红楼梦纵横谈》,方知爱之赞之者,早有人在。“脂砚斋”批语云:“可笑近之野史中,满纸羞花闭月,莺啼燕语。殊不知真正美人方有一陋处,如太真之肥,飞燕之瘦,西子之病,若施于别个,不美矣。今见‘咬舌’二字加以湘云,是何大法手眼,敢用此二字哉!不独见陋,且更觉轻俏娇媚,俨然一娇憨湘云立于纸上。掩卷合目思之,其‘爱厄’娇音如入耳内。然后将满纸莺啼燕语之字样填粪窖可也。”

言我所欲言而未能言,复举一大白。

探春

“一语未了,只听拍的一声,王家的脸上早着了探春一巴掌。”兔起鹘落,神来之笔。没有这一巴掌,不足其为探春。

“兴利除宿弊”,精明的凤姐首先察觉到了探春的厉害。对平儿说:她是“擒贼必先擒王”。有识,有志,有为,有守。《红楼梦》开篇中那句话“我堂堂须眉,诚不若彼裙钗”,似宛为探春赞。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