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胡玫 总导演解新“红楼”迷雾

对话胡玫 总导演解新“红楼”迷雾

对话胡玫 总导演解新“红楼”迷雾

红楼消息

胡玫早期所执导的两部非主流作品《女儿楼》、《远离战争的年代》,迅速确立了她在中国影坛的地位,并在国际多项影展上赢得了不少荣誉。

自1988年至1998年,胡玫活跃在中国影坛,拍摄了《新兵小传》、《姊妹迷踪》、《江湖八面风》等影视作品。

1997-1998年,在44集大型历史连续剧《雍正王朝》中,胡玫担任总导演。《雍正王朝》获1999年大众评选金鹰奖最佳电视剧奖等8项奖。

之后,电视剧《汉武大帝》播出后,创下央视电视剧贴片广告收入新高。而最新的作品《乔家大院》又一次奠定了她的收视神话。

翻拍名著不简单重复 选脂批版拍120回全本 注重挖掘历史和社会内涵 不会采用刘心武观点———

自《红楼梦中人》台湾海选播出后,新版电视剧《红楼梦》又引起了人们的关注,也标志着新版《红楼梦》的摄制工作也越走越近了。

自从去年宣布要重拍《红楼梦》之后,引发了各方面的热议,人们的争论也一直不绝于耳,带着对新《红楼梦》的疑问,记者对导演胡玫进行独家专访,对于围绕新《红楼梦》的种种迷雾,胡玫也是一一破解——

  关于“红楼”重拍

选择脂批版拍摄

拒绝索隐猜谜派

记者:您认为重拍《红楼梦》有没有必要?

胡玫:很多人也问过我这样的问题,但是我还是认为重拍有它的必要性。

上世纪80年代的第一部电视剧版《红楼梦》,主要沿着宝黛钗的爱情悲剧作出诠释。可以说是一部关于爱情的《红楼梦》,但是《红楼梦》是一部经典名著,每读一次都有不同的感受和认识,《红楼梦》可以挖掘的内容太多,不光是爱情方面的内容,因此不会重复老版。

记者:新版《红楼梦》和87版有什么不同?

胡玫:1987年王扶林拍摄的《红楼梦》只拍了80回,而我拍《红楼梦》就要拍120回全本的,要拍脂批版的《红楼梦》。可以这样说,我拍的《红楼梦》和王扶林拍摄的《红楼梦》完全不一样。

1987年的版本虽然很忠实原著,但在某种意义上,透过表层的爱情故事,进一步深入探索这部伟大作品的社会、经济、政治、历史内涵,仍然具有深厚空间。这也是我最终决定接受执导《红楼梦》的主要原因。

记者:新《红楼梦》有哪些方面的改变?是像之前传闻的那样颠覆老版吗?

胡玫:新版的剧本还没有编完,现在还没看到最后的本子,故事肯定是按照《红楼梦》的故事发展,但是叙事的方式就不一样了。

我拍摄电视剧最大的优势就是叙事,利用镜头讲一个好的故事,这是长期摸索的结果,不能简单地说我们是在重复老版或者是颠覆老版,这其中也许两者都有,我更加看中的是要挖掘和表现《红楼梦》所蕴涵的历史社会意义。

可以很明确地说,我们的拍摄是按照原著进行的,我会在尊重原著的基础上,从新历史主义的角度去诠释这部名著,用现代的理念重构历史中的积极要素,而不是一味地解构、否定、批判。

目前,“红学”研究有三派——爱情诠释派、索隐猜谜派、历史社会分析派。我会选择第三派的诠释方法,因为我觉得《红楼梦》不仅仅表现了男女之间的爱情,还通过四大家族的悲欢离合反映了社会及文化悲剧。

记者:刘心武对于《红楼梦》的新解影响很大,您拍摄的新版《红楼梦》是否会采用刘心武的研究成果?胡玫:可以很明确地说,我不会用刘心武的观点,我也不会用任何人的观点,我只用我的观点去拍摄《红楼梦》。刘心武的观点代表了《红楼梦》的研究的一个方面,这么多年《红楼梦》的研究成果很多,而每个人看《红楼梦》都可能会有不同的理解,我也看了很多年的《红楼梦》,我也有自己的认识。

  关于“红楼”选秀

导演只有建议权

希望选手少杂念

记者:您对《红楼梦中人》选秀出来的选手满意吗?

胡玫:基本上是满意的。海选是投资方的一种方式,作为导演我是有义务配合的,投资方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产生一定的影响,这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作为导演,我不光是关注演员,更看中剧本。

全球选秀,海选演员并不是我作为本剧导演的个人创意,也并不完全属于导演的职责范围。但是,电视剧既是一种艺术,又是一种文化商品,《红楼梦》本身是一项巨大的投资工程,投资者进行某些与商业性考虑有关的策划在所难免。

记者:新《红楼梦》是否只要选秀,不用明星?演员方面您有哪些担心呢?

胡玫:成名演员肯定是会用的,只是一个比例的问题。选秀的演员应该是主力,因为要对投资方负责任,也是对选手负责任。之前也有媒体报道过,说宝黛是否会内定,应该说这个因素是不存在的。

《红楼梦》原著里的很多人物其实年龄都很小,都是十四五岁的孩子,很多演员其实都远远超过了这个年龄,要扮演人物的纯真是有难度的。而选秀的演员对于原著的一些内涵是否能吃透是我最担心的,现在的演员功利心太强,一旦过头就会毁了新版《红楼梦》。

所以我希望这些新秀在参选之前都去读原著,对角色有所了解,衡量是否适合。如果抱着一夜成名的心态,肯定对新剧有百害而无一利。希望他们的杂念少点。

记者:选秀的演员是否全部入戏?是否决定了就扮演什么角色呢?

胡玫:选出来的演员肯定是会参加演出的,不过是否符合角色还要经过一段时间的培训。不过,可能演不了黛玉也许适合演鸳鸯,演不了鸳鸯也可能适合别的角色,按照原定的计划,我们在海选之后还要对演员进行最后的培训。

在一部剧中,导演所负责的只能是艺术创作。至于与电视剧相关的商业行为,包括某些演职员的最终确定,导演并不具有绝对权力。对于重要的演员,导演当然有建议权,也有一定的否决权,但最终决定权是在投资者手中。

  关于“红楼”情结

小时候私下偷看

现在阅读当寄托

记者:您执导的《雍正王朝》《汉武大帝》《乔家大院》都使胡玫这两个字成了品牌,您担心新版不如旧版《红楼梦》,毁了这个品牌吗?

胡玫:我相信《红楼梦》能拍好。当时我接拍《雍正王朝》的时候,就是被小说的魅力所感动的,看到二月河的小说我真的很感动。在我的导演生涯里,一直这样认为,能感动自己的作品,一定能拍成一部好作品。

《红楼梦》是四大经典名著之一,这个原始的剧本的基础这么好,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很喜欢《红楼梦》,我有信心能拍好。现在来看,影视艺术的核心还是剧本,在我执导的作品里,剧本和故事,叙事都是很顺畅的。

胜和败一直都不在我的考虑范围之内。人是有胜就有败的,人不可能全胜,有一天我也会失败,但是我都会一如既往,走好自己的每一步。

记者:您从多大开始看《红楼梦》?

胡玫:我一直很喜欢《红楼梦》,很小的时候就在看《红楼梦》。我记得当时,《红楼梦》还是被定为“黄书”,我们那时候看《红楼梦》都是偷偷摸摸的,当时把《红楼梦》就是当“黄色小说”来看的。一个小女孩,当她开始读《红楼梦》的时候,她就不觉得孤独了。记者:现在还有时间读《红楼梦》吗?

胡玫:从我当导演的时候开始,我一直把《红楼梦》带在身边,当我有烦恼的时候,我读《红楼梦》就能忘记那些烦恼;当我工作很辛苦的时候,也会读《红楼梦》,那时读《红楼梦》就是一种休息。

我接《红楼梦》就是特别的喜欢它有一股静气,每读一遍都有不同的感受,《红楼梦》是一部很能让人安静下来的作品。《红楼梦》给了我一种自尊,给了我在千里之外的保护,我是这么认为的。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