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钗的生日(1)

宝钗的生日(1)

宝钗的生日(1)

   

  过几天就是宝钗的生日,也是她到荣府暂住之后的第一个生日,精明如凤姐,当然没有忘了的道理,何况贾母又特别提起,宝钗已经不是个孩子了,这生日可不能省着过。为了此事,凤姐还特地找丈夫贾琏商量。
  “再大的生日,你都料理过了;这种小事,哪里还要问我?”贾琏不懂凤姐的意思,只觉她多此一问。
  凤姐说:“大生日有大生日的处理法,小生日随便可打发,偏偏生日要大不大,要小不小,所以和你商量。”
  贾琏低头想了想,说:“你糊涂啦?照着林妹妹的生日办不就是了?”
  凤姐可不糊涂:“我也知道照林妹妹的给她做就可以了,但是,薛妹妹今年可满十五岁,老太太又特别叮咛过,要找人来唱戏,热闹一番……”
  “那就比往年给林妹妹过的多加一点。”
  凤姐:“我也是这么想,可是……就怕给她办得比林妹妹往年热闹的话,你要不高兴。”对贾琏来说,论血缘,当然是黛玉较亲,原来凤姐是怕贾琏怪她厚此薄彼,故有此一问。
  贾琏这才懂,笑道:“你自己不要整日多心来盘查我的行踪就好,我哪里会那么多心呢?”
  凤姐管丈夫的厉害,可是里外上下都知道的,但是,贾琏还是有一套。平常凤姐不许他近女色,他就玩娈童,贾府里头长得清秀的小厮,多半和他有些牵扯;若奉命出京,离开凤姐的跟前,他也没忘利用机会到花街柳巷温存一番。这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到了宝钗生日那天,贾母内院搭起了小巧的戏台,定了一班新出道的戏班子,又在贾母客厅中摆了几桌酒席,请的都是自己人。宝钗到底懂得老人家的心意,她知道年纪大的人喜欢热闹,贾母要她点戏,她就挑千篇一律的热闹戏,指定的点心,也是贾母素来吃的甜甜软软的东西。
  虽是自己过生日,宝钗处处知道讨贾母的欢喜。点完《西游记》,待又轮她点戏时,又选了一出热热闹闹的《鲁智深醉闹五台山》。宝玉哪里有宝钗的细心,一听她又点了这吵闹不堪的戏,就在宝钗耳边抱怨道:“你就会点这种戏!”
  宝钗反而嘲笑他:“亏你白听了许多年戏,哪里懂得这出戏的好处?它不但排场好,词藻更妙呢!”
  宝玉说:“我从来就怕这些热闹戏。”
  宝钗不以为然:“谁说这是热闹戏?你过来,我告诉你,这一套戏是北《点绛唇》,音律铿锵有致,词藻中有一支《寄生草》,写得真妙。”
  宝玉好奇了,央求宝钗念给他听。宝钗便把词念了一遍:
  漫揾英雄泪,相离处士家。谢慈悲剃度在莲台下。没缘法转眼分离乍。赤条条来去无牵挂。那里讨烟雨笠卷单行?一任俺芒鞋破钵随缘化!
  宝玉听了,觉得词意不俗,好像触动了心里的那根弦,欢喜地将这支词一念再念,称赏不已,又称赞宝钗无书不知。黛玉看他那样,把嘴一撇,要他安静些,不许他装疯卖傻。听完戏,贾母要凤姐把演得好的那个小旦和小丑带进来赏钱。问他们多大年纪,原来一个十一岁,一个才九岁。
  贾母叹了一口气,要人拿了糖果和两吊钱给他们。凤姐打量了小旦两眼,越发觉得面熟,笑道:“喂,你们可觉得,这孩子长得像一个人呢?你们看不看得出来?”
  宝钗和宝玉都知道她指谁,但都识趣,懂得含笑不开口。没心眼的史湘云,肆无忌惮地说出口:“我知道,她像林姐姐的模样。”湘云一说,众人都跑上来看,全笑了起来,说:“没错,像得很,像得很!”宝玉心知黛玉会不高兴,狠狠瞅了湘云一眼,使眼色叫她打住。
  没想到就因这一眼,他得罪了湘云,不巧又让黛玉牵怒于他,弄得两边不是人。
  湘云命令丫头翠缕当宝玉的面把自己的东西收了,气冲冲地说:“明早我们就走,不要留在这里看别人脸色!”
  宝玉向前求情,解释道:“好妹妹,你错怪我了……你也知道林妹妹是个多心的人,别人知道了不说,都怕她生气,只有你口没遮拦,一下子就说出来。我是怕你得罪人,才对你使眼色!”
  湘云更不高兴了:“拿她暗暗取笑跟说出来有什么不一样?为什么我不能说?难道我不配说?”说完,一脸气愤,跑到贾母房里歇息去了。
  宝玉自讨没趣,又想安慰黛玉去。一进了黛玉的门,即被黛玉推了出来,把门关上。宝玉在外头,又是一声一声“好妹妹”“好妹妹”地叫,黛玉她把所有的气都算在他头上,怎么也不理他。宝玉站在门口呆等,却也没有离开,好半天没说话,黛玉以为他已经走了,要丫头紫鹃开门,没料到宝玉还站在那里,一副可怜相。黛玉这回不好意思再将他推出门外,宝玉一跨进来,便问:“生气总该有个缘故,好好的你怎么生起我的气来?”
  黛玉冷笑:“你们没事拿我比戏子取笑,我难道不能生气?”
  宝玉说:“又不是我拿你比戏子……”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站内搜索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