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玉房里的丫头(1)

黛玉房里的丫头(1)

黛玉房里的丫头(1)

   

  黛玉房里的丫头都出去玩了,只剩黛玉在睡午觉。宝玉推了推黛玉,硬将她唤醒,说: “好妹妹,刚吃完饭就睡觉,对身体不好。”
  黛玉说: “你自己出去逛逛,别来吵我,我现在浑身酸痛,困得很呢。”
  “酸疼事小,万一睡出病来,那就不好了。来,我和你说话解闷,一下子就不困了。”说着,挨着床沿,不请自坐。黛玉并不打算理他,仍旧闭上了眼睛,说: “我不困,只想休息一会儿,你还是到别处闹吧。”
  宝玉偏不要,又伸手推黛玉,“不要,我没地方去了……我——见了别人久了,就觉得烦。”
  黛玉听了,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心知赶不走他,便说: “你既然要待在我这儿,就到那边老老实实坐着,我们说说话儿。”
  “不要,我也要跟你一样躺着。”
  “那你要躺就躺吧。”黛玉没好气地说。
  “我没枕头,”宝玉说,“我们躺在一个枕头上好不好?”
  “放屁!”黛玉瞪了他一眼: “外头不是有枕头?自己去拿一个来枕着!”
  宝玉到外头走了一圈又回来,嬉皮笑脸地说: “外面的我不要,不知道是哪个肮脏老婆子用过的。”
  黛玉只好睁开眼,坐起身来,说,“你真是我命中的天魔星!我把我的让给你好了!”说着,就把自己枕的推给宝玉,又拿了自己的另一个枕头枕上,两个人面对面躺着说话。一近看,看见宝玉脸上有钮扣一般大的一块血迹。黛玉凑近宝玉,用手指细细摸那伤口,才要问: 是谁的指甲划破了?宝玉却羞怯地笑道: “是刚刚替丫头们调弄胭脂膏子溅上的。”自己找绢子要擦,黛玉先用绢子帮他擦干净了。
  “你呀,就是喜欢做这些事!做了就算了,还这么不小心!万一让舅舅看见,不知道有多少人要跟着你倒楣!”
  宝玉听而不见,隐隐闻到一股销魂幽香从黛玉袖子里传来,便一把将黛玉的衣袖拉住,要一探究竟。
  “这香是哪里来的?”
  “哪有什么香?”黛玉说,“大概只是柜子里头的香气染上衣服罢了。”
  宝玉摇摇头: “不是,这香味奇怪得很,不是一般香味。”
  黛玉又找到了话题消遣: “难道我也有哥哥去为我找药,拿什么花儿朵儿泡的冷香不成?我有的也只不过是俗香。”
  她暗里讥诮宝钗服用的冷香丸。宝玉笑道: “我才说了一句,你就东拉西扯了这些?非给你看看我的厉害不可!”说着,就翻身起来,两手伸去搔黛玉的胳肢窝。
  黛玉素来最怕痒,见他两只手过来乱挠,已经笑得喘不过气来,嘴里警告着他: “宝玉,你再闹,我就生气了!”
  宝玉放手,笑问: “那你还说这种话不?”
  黛玉一边喘气一边笑: “我……再也不敢了……”不久却又说: “好吧,就算我有奇香好了,那你可有‘暖香’?”
  “什么暖香?”宝玉一时不解。
  黛玉笑叹: “真是蠢才!你有玉,人家就有金来配;人家有冷香,你就没有暖香去配她?”拐弯抹角说的还是同一件事!宝玉这下子才听出意思来: “好,好,刚刚才跟我求饶,现在又来了?”说着,又要伸手过去。黛玉赶紧躲人: “好哥哥,不要这样,这回真的不敢了!”
  宝玉看她怕成这样,心里暗暗好笑,说: “要我饶你也可以,只要把袖子给我闻闻!”不等黛玉同意,拉着她的袖子,一径闻个不停。黛玉难为情,又赶他: “你该走了!”宝玉却说: “不急,我们还是斯斯文文躺着说话好了。”
  黛玉用绢子盖住脸,听宝玉有一搭没一搭地闲扯着。宝玉看她不大来劲,故意哄她: “哎呀,你可知道你们扬州衙门曾发生过一件大事?”
  黛玉问: “什么事?”
  宝玉顺口胡诌: “扬州有座黛山,山上有座林子洞……”
  “胡说,哪有这座山?”
  “天下的山多的是,难道每座山你都晓得?等我说完,你再批评不迟!”宝玉说: “……这林子洞里有一群耗子精。有一年,腊月初七,最老的那只耗子召集大伙儿开会,说,‘这会儿我们没东西熬腊八粥,现在得下山打劫,你们知道哪里的米粮最多吗?’有个能干的小耗子说,‘山下庙里的米粮最多,共有五样东西,一是红枣,二是栗子,三是落花生,四是菱角,五是香芋。’
  “老耗子听了十分高兴,开始分派任务。问谁去偷红枣,谁去偷栗子,都有人拿了令箭偷去了,就剩香芋一种没人偷。问了好久,才有一只又小又弱的小耗子回答: ‘我愿意去偷香芋。’
  “大家看他这么小,没有力气,怎么可能拾得动香芋?都不准他去。但这小耗子却说: ‘我虽然年纪小,身体弱,但是法力无边,口齿伶俐,而且深谋远虑,一定偷得比别人好。’大家就问他: ‘你怎么偷呢?’
  “小耗子说: ‘我不直接偷。我只要摇身一变,就可以变成一个香芋,混在香芋堆里,慢慢搬光它。’
  “所有的耗子都觉得这个提议不错,要他先变一下给大家看。小耗子摇身一变——你猜他变成什么?”
  “变成什么?”
  “——变成一个最标致美貌的小姐。耗子们摇头说: ‘错了,错了,怎么变成小姐了?’这小耗子说,‘你们不是说要搬香芋吗?真是没见过世面,难道你们不知道,山下林老爷的小姐,才是真正的香玉’……”
  话没说完,黛玉已翻起身来,把宝玉的身子按住,笑道: “你是故意笑我!看我把你的嘴撕烂!”说完,用力拧他的嘴。宝玉笑着求饶: “好妹妹,我再也不敢了,我只是因为闻到你的香气,才想起这个典故来!”
  黛玉又好气又好笑: “你骂了人,还说是典故!”
  两人正拌嘴,宝钗走了进来,笑说: “你们在说什么典故,我也要听……”
  黛玉分辩道: “他用话来骂我,还硬说是典故。”
  宝钗笑道: “宝兄弟肚子里的典故本来就比别人多,就可惜,该用典故的时候,他却要忘记,像前儿晚上,他就不记得芭蕉诗的典故,急得一身冷汗,现在,他偏偏就有了记性!”原来宝钗也是来取笑宝玉的。宝玉还来不及答辩,一阵嘈杂的声音从自己房里传来,三个人竖起耳朵听。黛玉先开口说: “是你那老糊涂奶妈正在跟袭人生气呢。”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站内搜索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