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瑞一命归阴(3)

贾瑞一命归阴(3)

贾瑞一命归阴(3)

   

  虽然是自己姐姐的丧礼,秦钟心里的悲哀之情,早被这热热闹闹的丧礼场面冲淡,心里只想着智能的巧笑倩兮。这个晚上,大伙儿一歇息,他就到后面厨房找智能去,眼见四下无人,只有智能一个人在那里洗碗,搂着她要亲嘴。
  智能急得跳脚,叫道: “你这是做什么?我可要叫人了。”秦钟已向天借胆,堵了她的嘴说道: “好妹妹,我已经急死了,你今天再不依着我,我就死在这里给你看!”
  智能听他这么一说,只是做个样子推推他: “你想怎么样,也得等我出了这牢坑再说呀……”秦钟说,“我当然愿意等你,但是,只怕现在……已经是远水救不了近渴!”说完,一口气把灯火吹熄了,趁着满屋子的漆黑,将智能抱到炕上,解开她的衣裤。智能一边儿怕,一边儿肯,怕惊扰了别人,稍稍挣扎了一番,便依了他。
  谁知道正在浑然忘我时,秦钟背后出现了一只手,将他牢牢按住,两个人都动不了,吓得魂飞魄散。不多久,那个人扑哧一声笑了,原来是宝玉。秦钟惊魂甫定,翻起身来,向宝玉抱怨: “你这算什么,太不够意思!”
  宝玉说: “你要是有什么不满,我们就叫人来评评理。”这时,智能乘机逃走,留下两人在那里理论。到底是秦钟理亏,陪笑道: “好哥哥,你只要不告诉别人,我什么都依你!”
  秦钟老大不情愿地回到自己的被窝里,心里却老惦念着智能和他未完的好事。次日一早,贾母和王夫人命令人来看宝玉,叫他没事就回家,秦钟唆使宝玉求凤姐再留一天。宝玉自己也没玩够,哪里肯马上打道回府?凤姐为了处理尼姑净虚拜托的那件事,也同意再住一夜。
  凤姐这三千两银子赚得不难。她找了宁府的管家来旺处理,来旺找了个专门帮人家写信的相公,假托贾琏之名,送到长安县给节度使,不到两天工夫,已经把事情摆平。果然在节度使的劝说下,守备家忍气吞声,同意金哥家退聘。但结果却是重情义的姑娘张金哥得知退了前夫,悄悄上吊自杀,守备公子听说金哥自缢,也投河而死。最后张家人财两空,惟凤姐获利,三千两银子安然到手。自此以后,凤姐尝了甜头,这一类的事,越做越上手了。
  办完丧事不久,就是贾政的寿辰。宁、荣二府人正聚集庆贺时,忽然看门的来报: “六宫都太监夏老爷特来降旨!”贾府的人吓得撤去了酒席,摆香案接旨。夏太监笑盈盈地宣布,皇帝宣贾政入朝。因为不知底细,一家人人心惶惶,不知如何是好。贾母率众子孙战战兢兢地等了许久,管家们才气喘吁吁地冲进来,大喊: “喜事!喜事!速请老太太率领太太们进宫谢恩!”
  原来,宝玉的大姐元春,刚被晋封为凤藻宫尚书,加封贤德妃。贾家于是都按照品秩换上朝服,鱼贯入朝,人人喜形于色。全家上下欢欢喜喜,却只有宝玉一个人不开心。自从水月庵回来后,秦钟便生了病,病未好时,秦钟家里又厄运加身: 智能私逃入城找秦钟,被秦钟的父亲秦业发现,狠狠打了儿子一顿,将智能赶走,自己气死了。秦钟受了笞杖,又见老父被他气死,病情更是一发不可收拾,使得宝玉担心不已。姐姐受封,就要回来省亲,全家上下为了整修房舍忙成一片,他虽是个爱新鲜好玩的,却一点也没能解除他的愁闷。一个人日日发呆,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直到听说黛玉就要回来,他才高兴起来。
  贾琏和黛玉一踏进贾府,宝玉闻声赶忙迎接。看着黛玉,他的眼泪竟像断线的珍珠—样,哗啦啦地掉了下来。哭完了,他又目不转睛地打量黛玉,只觉得好些日子不见,黛玉越发标致了。他喜滋滋地把北静王送给他的宝贝念珠拿出来,要送给黛玉。
  黛玉却说: “我才不要什么臭男人拿过的东西!”
  秦钟的病,一天比一天沉重。这一天,贾宝玉有了空,想去探望秦钟,没想到他的书童茗烟来通报: “秦相公……不中用了。”
  宝玉听了,以为茗烟骗他: “前几天看他还好好的,怎么会不中用了?”
  宝玉禀报贾母后,带了李贵和茗烟,急急忙忙往秦府去。秦钟已昏迷一整天,面如蜡色,呼吸微弱;宝玉一见了他,失声痛哭。这一哭,秦钟仅余的一口气也离开了躯壳,宝玉再怎么也唤不回他的七魂六魄。
  众人忙着为贵妃省亲盖新园、训练歌伎,宝玉日日伤怀,心里悼念不已,根本不挂心家中诸事。
  再伤心的事也会被时光冲淡。
  不知不觉间,新园内的工程大部分都完工了,独缺花柳亭园的匾额与对联。贾政想来考考儿子的学问,趁天气暖和,带了贾府养的一些宾客逛新园,命令宝玉跟着,一起出主意。
  贾政踏入正门,对这五间正门的式样即赞赏不已。它的门窗上都是精心雕琢的新花样,墙上不涂朱粉,设色清淡,下面是白石台阶,左右是雪白粉墙,不落俗套。贾政素来喜欢淡雅,看了甚为欢喜。
  开门进去,只见一座假山,挡在前头。众清客都称赞这山挡得好。贾政也说: “如果不是有座山挡着,一进来,一眼就把这园里的东西收进眼帘,就无趣了。”山后正是一条羊肠小径,贾政命令贾珍当前导,宝玉在身旁,弯弯曲曲地走出山口,抬头忽然看见山上有面光滑的白石,想必是该留题的地方了。
  贾政于是回头看看众宾客们,问: “各位先生请看看,这里题什么字好?”一下子众说纷纭,有说该题“叠翠”的,也有说应该题“锦嶂”,又有说该题“赛香炉”或“小终南”。不过,这些宾客也都是聪明人,深知贾政想借此试试宝玉的才气,大多拿些俗套来敷衍,让宝玉有机会在父亲面前表现。
  贾政对这些俗套并不满意,于是问宝玉意见。宝玉说: “这里并非主要景致,不过是探景的路途而已,不如就用古人的句子为题,叫‘曲径通幽处’如何?”
  宾客们听了,纷纷赞美: “妙极了,妙极了,公子果然有才情,不像我们这些死读书的!”贾政心里也十分满意,嘴里却要大家不要夸奖宝玉,只说他运气。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站内搜索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