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瑞一命归阴(1)

贾瑞一命归阴(1)

贾瑞一命归阴(1)

   

  贾瑞一命归阴,贾家的亲人也噩耗频传。秦可卿的病,眼看好不了,而林黛玉的父亲林如海又叫人写信来,说是他身染重疾,要黛玉回扬州,好看看亲女。这些消息,都像一块又一块的石头压在贾母的胸口上。贾母要贾琏带黛玉返乡,又叮咛贾琏,事情完,还要带黛玉回来。
  贾琏带着黛玉一走,最百无聊赖的,要数宝玉和凤姐。凤姐每晚独守空闺,没事时只能和平儿说说话,心里一直盼望贾琏早日回来。这一天,像平时一样早早上了床,睡到三更时,恍惚之间,看到秦可卿走了进来,对她含笑,轻声说话: “婶娘,我今天就要走了。但还有一件心愿未了,非告诉你不可。”
  凤姐也恍恍惚惚地说: “有什么心愿,只管托我就是了。”
  “俗话说,月满则亏,水满则溢。我们家,显显赫赫已近百年,不知将来有一天,会不会树倒猢狲散?”
  凤姐听了这句话,胸口好像挨了一记闷拳,茫茫然问道: “那可怎么办?”
  秦可卿说了一些治家理财的道理,要凤姐多多购置房舍,以备不时之需。又说,不久之后,会有一件非常的喜事临门,但这喜事不过是瞬间繁华。凤姐还要问是什么喜事,秦可卿却不肯答,临别时口中念着两句话:
  三春去后诸芳尽,各自须寻各自门!
  待凤姐还要问时,只听得一阵刺耳的声响,家中报事的云板敲了四下。她惊坐而起,脖子上蒙了一层冷汗,外头守夜人在门外传呼: “蓉大奶奶走了!”
  丧音一响,贾府远远近近一片哭声。人人喜欢秦可卿,她一走,上上下下都伤心。宝玉在梦中听见秦氏死了,心里好像被捅了一刀似的,哇的一声吐出血来,没顾自己安危,硬要赶到宁府去,袭人她们怎么劝都没用。一到宁府,灯火已如白昼,贾氏男丁皆已到齐。宝玉直奔停灵堂,痛哭了一场。秦氏的公公贾珍,哭得比谁都伤心,对来人说: “远近亲友,谁不知道我这媳妇比儿子还强十倍!她一走,我们家,没人了!”
  这丧礼备极哀荣,除了请五十个高僧、五十个道士来做七,贾珍又为她找到了一副千年不坏的棺木。又因贾蓉并无功名,贾珍怕写在灵幡上不好看,特地替儿子花了一千二百两银子买了“龙禁尉”一职。此外,秦氏的婢女有个叫瑞珠的,见秦氏死了,竟然伤心到触柱而亡,也和秦可卿一起安葬。
  秦氏一去,尤氏又因胃病病倒在床,家务顿时无人料理。贾珍便到荣府请王夫人要凤姐顺便料理宁府的家务。王夫人本来怕凤姐担当不起,不肯马上答应,但因贾珍苦苦哀求,便问凤姐的意思。凤姐素来爱卖弄能干,见贾珍如此求她,心里早就答应了: 这么一来,肩上又多了宁府的大印。贾珍说: “妹妹要怎么办,就怎么办,不必问我。别为我省钱,也别怕人抱怨。”
  自此忙完自家事,还要忙宁府。
  凤姐到底是个脑袋清明的人,屈指一算,便算清了宁府家务的大败笔: 一是人口混杂,动不动就有人丢东丢西;二是每个人都没专管的事务,有事就互相推拖;第三,滥支冒领,费用超支;第四,任务大小分配不平均;第五,主子不懂得管束家仆,任他们胡作非为!
  宁国府的总管赖升听说凤姐已答应来持家,诚惶诚恐召集了所有家人,说: “现在我们暂时换了主子,大家可要辛苦一点,早点来,晚点走,别为我们宁府丢脸!听说她是出了名的难缠,脸酸心硬,惹不起的,万一她翻脸不认人,自己看着办!”
  凤姐先让赖升的老婆拿家里仆人的名册来看,第二天一大早,就把家人传到府里听候差遣,来个下马威: “既然你们老爷把家里的事情托给我管,我就得先说几句讨你们嫌的话,我可不像你们奶奶一样好脾气,凡事随便你们,现在不管你们过去规矩如何,一切要照着我的意思做!做错事,一律由我处置,我可不管你有没有面子!”然后把宁府的家仆一一叫进房间里看,将他们分为几批,有的负责守灵,有的负责供茶供饭,有的负责管杯碟碗筷,巨细靡遗,并下令不准他们赌钱、喝酒、打架、拌嘴,也不许有人迟到。领取任何东西,都要登记,数目清楚,才准核发。这命令一下,没有人敢吭气,果然宁府的鸡鸣狗盗一时销声匿迹。凤姐见自己威重令行,十分得意。
  做“五七”这一天,需高僧筵请地藏王、开金桥渡幽魂。凤姐仍如平常时间到了宁府,宁府的家仆们已经都穿上白衣,在大门一字排开等候她。凤姐先到灵前供茶烧纸后,放声大哭,众家人也都随她嚎啕大哭,悲不可抑,待贾珍和尤氏上来劝止,凤姐才停了哭声。进房间后,马上板起脸来按名簿查点各项人数。家人全都恭敬应答,惟有一个仆人没到,凤姐马上命人将那人传来。
  那人一脸惶恐,说: “小的天天都早到,只有今天稍微迟了点儿,请奶奶饶我第一次!”但哪知凤姐正愁没人可以杀鸡儆猴,怎肯放过他?一边看着家人来领东西,一边盘算怎么处置,那人只得脸色灰败地站在一旁。待大部分事情都发落完毕后,才开口道: “如果每个都像你这样,今天有人迟来,明天也有人迟来,哪天……说不定大家都不来了呢?本来我是想饶你的,但是饶了你第一次,下一次我就难管其他人!这事,我可不能开恩!”说后,马上拉下脸来,厉声说: “带出去打他二十板!”那人怎样请饶都没用,众人看凤姐生了气,不敢怠慢,拉出去照打了。打完,凤姐还要赖升革了他一个月的钱粮,以示惩戒。
  眼看这人不过稍稍来迟,就受到这种严厉的惩罚,大家更是兢兢业业,哪里敢偷懒?
  发完宁府大大小小的事后,凤姐正赶回荣府处理家务,忽然有人来报: “到扬州去的昭儿回来了!”凤姐急忙叫他进来。昭儿捎的是噩耗,说是林如海在他们未赶到时已经死了,贾琏将林如海的灵柩送回他老家,不多久就要带黛玉回来。此时宝玉就在凤姐身旁,凤姐便向宝玉笑道: “这下可好,你林妹妹可以在我们家长住了。”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站内搜索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