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多情故清,男子多欲故浊(3)

女子多情故清,男子多欲故浊(3)

女子多情故清,男子多欲故浊(3)

   

  “不,不,不”,贾瑞急道: “我死也会去!”
  贾瑞一告辞后,凤姐又派兵遣将。可怜的贾瑞苦等他祖父安歇,才像只老鼠般钻进荣府,在空屋里等着,像热锅里的蚂蚁一样,左等不到人,右听不见声响,心里既着急又害怕。正担心凤姐不来时,忽然有个黑影悄悄地摸进了屋子,他断定此人必是凤姐,便像猫儿捕老鼠般扑了过去,叫道: “好嫂子,等死我了!”不分青红皂白,扯到屋里的炕子上就要亲嘴扯裤子。刚扯下自己的裤子时,火光一闪,看见屋里还有一个人,竟然是贾蔷!被自己抱在怀里那人也笑道: “瑞大叔正要搞我呢!”
  原来怀里的不是凤姐,是贾蓉!这两人年纪与他差不多,但论辈份却是他的晚辈。贾瑞转身就要逃走,又被贾蔷一把抓住: “别走!琏二婶子已经告到太太那里去了,说你调戏她,太太特地命我来抓你!”
  贾瑞吓得魂不附体,求情道: “好侄儿,你就说没看到我好不好?我明天一定重重谢你!”
  “谢我什么?口说无凭,写张借据来!”贾蔷老早准备好了纸笔,就等他写字。贾瑞知道中了圈套,也来不及了,勉强写了五十两的欠条,并画了押,贾蓉也不饶他,依样画葫芦又逼他写了五十两。
  他想溜出去,又被两人叫住,说,外头门早就关了,他们先去为他探路,要他蹲在台阶上的一个隐闭处等。贾瑞照做,但没多久,只听得头上一响,一桶尿粪淋得他一头一脸。回到家只得告诉家人,自己一不小心掉进茅坑里。
  从此以后,贾蓉和贾蔷常来找他讨钱,贾瑞却执迷不悟,依然想念凤姐的标致模样,每夜相思难耐、欲火中烧,日久便亏了身体;加上祖父逼他做功课逼得紧,没多久就病倒了。这病内外夹攻,无论吃什么药总不见效。
  病入膏肓时,有个跛脚道士到他家门口化斋,声称专治疑难杂症,贾瑞在内室听了,要家人请道士入内看病。道士看了他,直摇头,说: “你这病没药可医,不过,我有个宝贝借你,你天天看着它,或者可以保命。”
  道士掏出了一面錾着“风月宝鉴”四字的镜子递给贾瑞,叮咛他: “只可以照背面,万万不可照正面!”说完,便又飘然远去。
  贾瑞接了镜子,往反面一照,只看见一个骷髅站在那里,吓得掩住镜子,暗骂那道士混蛋骗子;情不自禁拿了正面照,只见凤姐笑盈盈地站着对他招手,贾瑞一高兴,魂魄悠悠荡荡,进了镜子里去,搂住凤姐,翻云覆雨了一番,一而再,再而三,没事就往正面照,和镜子里的凤姐相好,乐此不疲。
  贾瑞手里总是牢牢拿着镜子。某一天,镜子当啷一声掉下来,仆人去探看时,贾瑞已咽下最后一口气。身子底下,一滩黏乎乎的精水。贾代儒夫妇哭得死去活来,已回天乏术。
  众人以为妖镜害死了他,要烧那面镜子,镜子却像长了翅膀似的,往空中飞去。贾代儒奔出去看时,只听到原来那个跛脚道人的声音: “凡人都是自作自受,毁我的‘风月宝鉴’做什么?”
  声音在风中回荡,只是看不见任何人的影子,正月难得的好日当空,蓝天无云。贾瑞的身子,逐渐冷去。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站内搜索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