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姐和尤氏玩骨牌(1)

凤姐和尤氏玩骨牌(1)

凤姐和尤氏玩骨牌(1)

   

  贾蓉接着说: “他从小害臊,没见过大场面,嫂子见了,可别嫌他不会说话。”
  “少跟我胡扯!”凤姐又翻起脸: “再不带来,我就赏你一顿!”
  不一会儿,贾蓉领了一个怯生生的年轻人过来。这个少年比宝玉略瘦,举止斯文,面目清秀,长相还在宝玉之上,只是胆怯得像个见生人的女孩子。凤姐推推宝玉: “喂,人家一出来,你就被比下去了!”凤姐弯腰牵了他的手,要他在身旁坐下。凤姐带来的几个嬷嬷,看凤姐没准备见面礼,暗暗传话回去要平儿准备,平儿知道凤姐平时和秦可卿交情深厚,心想这礼数绝不能寒酸,拿了一匹上好绸布和两个金锁片儿,要人赶快送了过去,凤姐嘴里还嫌道: “这礼未免太单薄了些。”
  吃过了饭,凤姐和尤氏玩骨牌,宝玉便过去和秦钟攀谈。一看见秦钟的斯文清秀,便惺惺相惜,讲了几句话,更觉投机了。秦可卿起初还怕宝玉和自己的弟弟处不来,一边张罗,一边不忘过来叮咛: “宝二叔,我兄弟年轻不懂事,说话如有冒犯之处,请你万万看在我面子上包容他。你别看他害羞,他个性可强呢。”
  宝玉说: “我知道了,你忙你的吧。”
  两人一见如故,秦可卿白担了心。宝玉听闻秦钟目前没有老师授课读书,就求他一起上荣国府的家塾。秦钟听了,高兴万分,两人便说定了。“待会儿,我们先告诉你姐夫、姐姐和琏二嫂子,我再回去禀报祖母,一定成的,你放心。”
  天一晚,尤氏要人先送秦钟回家,秦钟依依不舍地向宝玉和众人告辞。等了半天,送人的车马却始终没来。
  尤氏问: “到底派了谁?”
  外头的婢女答道: “派了焦大,可是焦大烂醉如泥。”
  尤氏有些不高兴: “派他做什么?难道你们不知道他派不得?干吗惹他?”
  凤姐喜欢打抱不平,听了这话,忍不住插嘴: “难怪有人说你太软弱了,连一个仆人都管不住,那还得了?”
  尤氏解释: “你没听说这焦大的来历?在我们这里,没人敢说他!只因他年轻时跟着我们老太爷出生入死,曾经从死人堆里把老太爷背了出来。自己挨饿,留东西给主子吃;两天没水,得了半碗水,也给主子喝,自己喝马尿!老太爷在时,别人都对他另眼相看,谁知他老了,一点也不知道自重,一喝醉就开始骂人闹事,我早叫他们当他是个死人,以后别派事给他做!”
  凤姐眼波一转: “我何尝不知道这人的来头?倒是你们太装好人,打发他出去不就行了?”说完,牵了宝玉的手走出大厅,焦大还在大厅里骂管家赖二: “你做事不公道!好事就先派别人做,三更半夜要送人,就来支使我?没良心的王八羔子!你们想想,二十年前,我跷起一只腿,比你的头还高呢。那时我眼里哪看得见你们这一批狗杂种!”
  贾蓉正送凤姐出来,听不下去,随口说了一句: “把他捆了,明天酒醒再放他!”
  焦大眼里哪有贾蓉呢?一听贾蓉说话,他冲着贾蓉大叫: “你别在我面前使威风!就是你爷爷你爸爸也不敢在我面前大声说话!你算什么东西!再跟我耍派头,老子看你不顺眼,一样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上了车,凤姐才对贾蓉说: “这个没王法的东西,不趁早叫他滚了,岂不是祸害?让人家笑我们家一点规矩都没有!”
  焦大越骂越张狂,几个壮丁拿了绳子上来捆他,拖往马槽去。焦大一气,索性连贾珍也骂了,乱叫乱喊,说要到祠堂里向太爷告状:
  “家门不幸,生下了这些畜生!每天只知偷鸡摸狗,偷媳妇的偷媳妇,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别以为我不知道!”
  凤姐和贾蓉在远远的地方都听见了,却假装听不见。宝玉听了,却问凤姐: “他嘴里说的是什么意思?”
  凤姐连忙叫他住嘴: “少胡说,连醉汉胡诌你也要听吗?回去我跟你娘说,看她捶你不捶你!”
  这天宁府的尤氏来请贾母等人过去看戏,王夫人、宝玉和黛玉等人也去凑了热闹。中午时间,贾母想回府休息,由宝玉陪着回来。贾母睡午觉时,宝玉忽然想起: 宝钗正在家里养病呢。趁着大家看戏的当儿,正好看宝钗去。他叫丫头和奶妈别跟着,一个人悄悄往梨香院走。
  宝玉到了梨香院,先进薛姨妈屋里,薛姨妈正在做针线活儿。宝玉先问: “薛哥哥不在家?”
  薛姨妈叹息道: “他呀,像只野马似的,哪里肯在家里待上一天?”
  宝玉又问: “宝姐姐身体好了没?”
  “就在里面房间,你进去看她吧。”
  宝玉走到了里面的房间,掀起一条半旧的红绸软帘,看见宝钗也坐在炕上做针线。头上的髻儿黑溜溜的,身上穿了蜜色棉袄和葱黄色棉裙子,淡雅而美丽。宝钗脸上不施脂粉,可是仍然唇红齿白、眉目分明,一双水杏般眼睛不笑而媚,宝玉不由得看得目不转睛。
  “姐姐身子好了吗?”看了好一晌,宝玉才想起自己是为探病来的。宝钗含笑起身迎接: “已经好了,多谢你挂念。”
  难得坐得这么近,旁边又没有别人,宝玉傻着眼多看宝钗几分,宝钗看见宝玉胸前挂着他那块“命根子”,笑说: “成天听说你这块玉的神妙,就是没有好好鉴赏过,今天我倒要好好瞧瞧了。”宝玉便从脖子上摘了下来,递给宝钗。
  宝钗将它托在掌上看,只见这玉有雀卵般大小,光亮滑润,跟一般玉石完全不一样。正面写着: 莫失莫忘,仙寿恒昌。宝钗轻声念着这几个字时,她的丫头莺儿走了进来,笑道: “姑娘,这和你项圈上的那两句话,好像是……一对的呢。”
  宝玉听了,好奇不已,“姐姐,我可要瞧瞧你的项圈!”
  宝钗原来不肯,被他缠不过,只好解了外衣的排扣,将里头的大红袄儿上那串晶莹灿烂的黄金璎珞取了出来。宝玉一看,上头果然有两句吉谶:
  不离不弃,芳龄永继。
  宝玉念了两遍,又把自己的念了两遍,笑着说: “姐姐这八个字,果然跟我的是一对儿。”莺儿说道: “这是一个癞痢头和尚送给姑娘的字,他说,一定要刻在金器上……”
  话未说完,宝钗低声骂莺儿: “你不去倒茶,在这里胡说些什么?”
  因为坐得近,宝玉从宝钗身上闻到一股香气,不知道是什么味道,又开口问: “姐姐熏的是什么香?我从没闻过这种味道……”“我从来不熏香,好好的衣服,熏什么香?”宝钗说。
  “那这是什么味道?”除了读书不求甚解外,若有疑惑,宝玉向来问到底。
  “我想起来了”,宝钗笑道,“是我早上吃了‘冷香丸’,才有这种香气。”
  “什么冷香丸?我也要吃!”
  “胡说,药也有吃着好玩的?”
  正胡闹着,外头传报: “林姑娘来了。”不是冤家不聚头,话声未了,黛玉已经走进房间里,一看两人坐得甚近,状似亲昵,笑道: “唉呀,我来得真不巧!”宝玉连忙起身让坐。宝钗偏正色问: “这话怎么说?”
  黛玉回答: “早知道他来,我就不来了。”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站内搜索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