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熙凤(3)

王熙凤(3)

王熙凤(3)

   

  刘姥姥听到凤姐说到难处,以为已无希望,后来听到二十两银子,笑得嘴合不拢: “我们也知道难处的,但俗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还大……不管怎样,您的一根汗毛,比我们的腰还粗呢。”
  周妈觉得刘姥姥说话实在不雅,在旁使眼色阻止,但刘姥姥喜出望外,哪里看得见周妈的暗示?凤姐笑笑,不予理睬,叫平儿拿了二十两银子来,又多取了一串钱,都送到刘姥姥面前,说: “这是二十两银子,暂且给孩子做冬衣吧。改天没事,别忘了来逛逛。”
  刘姥姥千谢万谢,捧着银子,随着周妈走了出来,又到周妈家坐了坐,硬要留一两银子给周妈的孩子买糖吃,以表谢意。周妈哪里将一两银子放在眼里?执意不肯收。让刘姥姥感激不尽地走了。讨钱过冬,自是下不为例,可不能再来丢老脸。刘姥姥绝没想到,后来竟还有机会大摇大摆踏进贾府大观园。
  精明如凤姐也想不到,一念之慈,赚得日后福报。
  送走了刘姥姥,周妈又到王夫人处报消息。王夫人不在房里,丫头金钏儿说,她往薛姨妈那儿聊天去了。自从王夫人的妹妹薛姨妈,搬到贾府来暂住后,一向不多话的王夫人,多了个说话对象,除了在佛堂念经外,不时会来找亲妹妹聊聊。因为薛姨妈借住在梨香院里,于是周妈马不停蹄,又往梨香院赶来。
  周妈轻轻掀起帘子,只见王夫人正和妹妹薛姨妈闲话家常。她没敢惊动夫人们,径自进了里头的房间,只见薛宝钗穿着家居衣服,正和丫头莺儿坐在炕上描绣花的花样。宝钗看她进来,满脸是笑: “周姐姐请坐。”周妈也忙陪笑,问宝钗好。因为看宝钗的气色不佳,便问起: “这两三天没看见姑娘出来,是不是你宝兄弟又惹你生气?”
  “哪里的话?”宝钗笑着说,“是因为我的病发了,所以在家静养。”
  “什么病?”这话挑起了周妈的好奇心。
  “也没什么。”宝钗淡淡地说,“不过是打从娘胎带来的咳咳喘喘,没什么大碍。”
  “那得趁早治好才是。”周妈问,“有没有请大夫?”
  “请大夫总不见效。倒是从前有个秃头和尚替我开了一个怪药方,还有点用处。”
  “什么怪药方?”周妈看看外头,王夫人还在和薛姨妈高谈阔论呢,所以又和宝钗继续聊下去。
  “这药方叫冷香丸”,不管对长辈或是对下人,宝钗说起话来,总是慢条斯理、委婉亲切,使人如沐春风,家里的下人都佩服她的气度,说她不逊于做皇妃的贾元春。“说是要春天开的白牡丹花蕊十二两,夏天开的白荷花蕊十二两,秋天的白芙蓉蕊十二两,冬天的白梅花蕊十二两……”这一串怪药,已把周妈听得一愣一愣,待说到还要把这许多药方集中在次年春分这一天晒干,周妈大叹: “我到老才开了这眼界!等十年未必等得到这一帖药呢。”
  “还好我哥哥已经将各色药料给我等齐了,如今带来埋在梨花树下……”
  周妈还要再问话,忽然听王夫人问道: “谁在里面?”周妈忙出来答应了,回了刘姥姥的事。王夫人不置可否,周妈才要告退,被薛姨妈叫住了: “你等一下,我有东西要托你分送。”说完叫道: “香菱,香菱!”一个约莫十二、三岁的小丫头出来答应: “奶奶,叫我吗?”
  薛姨妈吩咐: “把我放宫花儿的匣子拿来。”
  叫香菱的丫头捧了个小锦匣来。薛姨妈说: “这是宫里头做的新花样,我几次想要请人送给姑娘们,都忘记了,你来的巧,就劳烦帮我跑个腿。你们家的三位姑娘每人两枝,林姑娘两枝,另外四枝送给凤姐儿。”
  “怎不留给宝丫头戴?”王夫人问。
  “说也奇怪”,薛姨妈笑道,“虽然都是女孩子,我们家宝丫头,从小不爱这些花儿粉儿的。”
  周妈拿了匣子走出房门,看见王夫人的丫头金钏儿还坐在门外纳凉,又搭了几句话: “薛姨妈那边那个叫香菱的小丫头,是不是让薛爷为她打人命官司的那个叫英莲的?”
  “可不就是她?名字给改了。”金钏儿眯着眼,懒洋洋地说。
  此时香菱又笑嘻嘻地走来,周妈拉着她的手将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回,对金钏儿说: “她的模样儿,可像极我们宁府里头的蓉奶奶呢。”
  周妈说的是秦可卿。金钏儿点了点头。
  “香菱,你可记得自己是哪个地方人?今年几岁?父母在何处?”周妈把香菱的手拉得紧紧的问了一串问题,香菱不断摇头,能答的也答不详细,说是不记得了。周妈又为她感伤了一回: “这女孩儿真可怜!”
  说了半天话,才走到迎春、探春和惜春住的地方分送宫花。惜春正和水月庵里的尼姑智能儿一同玩耍,接了花,笑说: “我正跟智能儿说,明年要和她一起去做尼姑哩,你正好就送花来——若明年我真剃了头,就不必戴花了!”
  周妈是个处处舍不得不聊天的人,又和智能儿嘀咕了一回,才往凤姐这边来。丫头丰儿见周妈来了,忙摇手要她走轻一点,因为凤姐的女儿睡着了。周妈悄悄地问: “二奶奶睡午觉吗?现在也该醒了……”才刚说完话,听见房里传来一阵娇笑,平儿要丰儿舀水进去。周妈当下明白,凤姐正与二爷在房里。于是把四枝宫花呈给平儿代转。不多久,平儿从房里出来,叫了个丫头送两枝到宁府给秦可卿。
  最后只剩黛玉的两枝了。周妈循着笑声在宝玉房里找到黛玉,她正跟宝玉在玩解“九连环”的游戏,周妈笑着说: “薛姨妈要我来送两枝宫花给林姑娘。”
  黛玉正在玩解连环游戏,宝玉先抢过宫花看,放在手里把玩。黛玉抬头,只往宝玉手上看了一眼,问周妈: “这是单送我一个人的,还是别的姑娘也有?”
  周妈顺口答道: “别的姑娘都有了,剩这两枝是林姑娘的。”
  黛玉皱着眉头冷笑了一声: “我就知道,如果不是别人挑剩的,也不会给我。”周妈听了虽觉刺耳,也不好说什么。宝玉见周妈刚从薛姨妈处来,接过话去,问: “宝姐姐在家里做什么?妤几天没看见她了。”
  “宝姑娘身体不太舒服。”周妈勉强挤出笑容答道。宝玉听了,打发自己房里的丫头去问安: “就说是我和林姑娘要你问安,问宝姑娘吃了药没?我自己也着了凉,改天再亲自登门拜访。”
  宝玉虽然自己想去看看宝钗,但知道此时若去,多心的黛玉一定要生气。
  第二天,宁府的尤氏和秦可卿又请凤姐过去做客。宝玉听说也要跟,凤姐只得带着他一齐走。巧的是,秦可卿的弟弟也正在宁府当客人。秦可卿记得宝玉曾吵着见她弟弟,于是说: “我弟弟正在书房里坐着,你要不要瞧瞧?”
  宝玉一听,立刻站起身子。凤姐笑道: “怎么不叫他来呢?难道我见不得他的?”
  尤氏听了,故意嘲弄凤姐: “别人家的孩子,可不像我们家公子们这般胡搞瞎闹,见了你这样的泼辣货,恐怕要给你吓死!”凤姐微笑,故意装出慈眉善目状,轻声笑道: “多说没用,我不吓他便是了,赶快叫人请他去!”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站内搜索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