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熙凤(1)

王熙凤(1)

王熙凤(1)

   

  王熙凤不过二十岁,在荣国府管事却有五年历史。荣国府人口上下约有三百人,琐事日日都有千百样。亏得凤姐做人利落,大大小小的事情,没有不当机立断。
  荣国府树大招风。除了家中的内务外,凤姐还要应付那些想来借点钱的远亲或族人,这些人像烂疮上的苍蝇,挥走一批,总会迅速地再黏上一批。
  刘姥姥进荣国府,也是为了钱。
  刘姥姥老早死了丈夫,膝下无子,跟着女婿过活,帮务农的女儿女婿看顾孙儿。有女婿养活,当然胜过自己一个人孤苦过日。但寄人篱下也有它的难处,少不了要看人脸色。这年秋末冬初,眼见寒气一天浓过一天,而家中的余粮已经不多,刘姥姥的女婿狗儿忧烦在心,成天就在家中喝闷酒、耍脾气,刘姥姥忍了好些天,实在憋不住了,开口劝女婿:
  “姑爷呀,我们这些做庄稼的,哪一家不是年年难过年年过?像你这样,只因从小过过几天好日子,心性就把持不定——有了钱时顾头不顾尾,没了钱就瞎生气,算什么男子汉大丈夫?我们住的地方虽然离城里远了点,但到底还是在天子脚下,人家说这京城中,遍地都是钱,只可惜没人去拿,光在家里跳脚有什么用?”
  狗儿给她这么一说,老大不高兴,横眉竖目:
  “你坐着说倒容易,难道叫我出去打劫不成?”
  “谁叫你去打劫来着?”刘姥姥没好气地看了狗儿一眼,“大家可以想想法子,不然,难道银子会长脚跑到咱们家?”
  狗儿冷笑道: “有办法还等到今天?我又没有做官的朋友,也没有收税的亲戚!就是有,也不见得会理我!”
  说到做官的,刘姥姥灵光一闪: “嘿,我倒替你想出一个主意来了,你们祖先当官的时候,不是和金陵的王家结成了亲吗?谁教你们家道中衰,和人家疏远了?想当年我和女儿还曾上过王家一趟,他们家的二小姐,做人倒是爽快,一点骄气也没有,如今,听说她是荣国府二老爷的夫人呢!不久前我听得人家说,贾家因为老太太自己已经上了年纪,越来越怜老恤贫,慷慨布施,如果厚着脸皮去求求王家二小姐……或许她还认得咱们呢。”刘姥姥越说越高兴: “只要她肯发一点善心,拔一根汗毛,恐怕比我们的腰还粗!”
  “说得容易”,女儿刘氏插嘴道,“像你我这副模样,怎好上人家的大门?只怕连门房都不肯通报!”
  女婿狗儿一听说此事,已经动了心,开始讨好起岳母来: “既然您见过人家太太……不管如何,您就去活动活动吧!”
  刘姥姥一听又畏缩起来: “哎哟,俗话说,人穷狗都怕!恐怕人家现在已经不认得我了,去了也是白去!”
  狗儿脑袋一转,又想起一个人: “……我记得王二小姐嫁到贾府时,带了个周大爷,他是我老爹的朋友……他买田时,我爹曾帮过他忙。您去找他准没错!”
  刘姥姥心想,人老脸皮也自然厚,为了好过年就端着一张老脸去碰碰运气吧,省得成天看女婿嘴脸过日子。第二天一大清早,她便起来梳洗,带了孙儿板儿进了城。怕板儿还没见过世面,还特地教他几句应酬话,走到荣国府门边,自己却被这偌大的门面吓着了,迟迟不敢过去。瞧了老半天,才硬着头皮要门房找周大爷。
  原本没人理她,过了半晌,有个年纪大的门房看她年事已高,才说: “那周大爷到南方办事去了,只他娘子在家,你绕到后街去找她就是了。”
  刘姥姥到了后门,只见几个生意担子歇在那里正热闹呢!有卖吃的,也有卖玩的,二三十个孩子正在那里嬉戏。她赶紧拉住了一个:
  “哥儿,你可知道周大娘住在哪里呢?”
  孩子瞪着她: “哪个周大娘?我们这里的周大娘就有好几个!”
  “就是……陪王夫人嫁过来那位……”
  “哦,这个容易,跟我来。”他拉刘姥姥进了一个院子,往里头大叫,“周大妈,有个老奶奶来找你!”
  周妈连忙迎了出来,将来人看了两眼,认不出是谁: “您哪位?”
  “嫂子,您好呀。”刘姥姥满脸笑容地向她作揖。周妈认了半天,笑出声来: “原来是刘姥姥,您好呀,这几年没见,差点把您忘了……不嫌弃的话,请到我家里坐坐。”
  刘姥姥一边走,一边笑: “您是贵人多忘事,哪还记得我们?”
  周妈拍拍板儿的头,说: “光阴易逝,没想到连板儿都长这么大了。”两人寒暄几句,见多识广的周妈问起客人的来意:
  “您这次来,是路过的,还是特地来看王夫人的?”
  刘姥姥说: “这次来,一来是看看您可安好,再来是想请太太的安;如果您方便的话,领我见太太一面,最好不过,若不能……也不打紧,就……帮我问声好也行。”
  周妈这么一听,已知道了刘姥姥的来意。想当初自己丈夫买地一事,确实得了狗儿父亲的帮忙,不好让刘姥姥空手而归;再来,也想在故旧面前显示,自己虽是下人,倒还算贾府中有头有脸的人物,笑说: “姥姥,您放心,您大老远跑来,没理由教您这样空手回去。但您可能就有所不知: 我们府中人人各有职守,替来客传话原与我不相干!但……您老既是太太的亲戚,又这么将我当人看,我就破个例为您通个信儿也好。”
  周妈想了想,又说: “有件事您可要先明白,五年前,我们太太已不管事,早由琏二奶奶当家。您倒猜猜,这琏二奶奶是谁来着?她就是太太的内侄女,小名叫凤哥的。”
  刘姥姥听了,又记起了许多事,赶忙堆出笑脸说: “原来是她呢,从前她还小时,我就觉得她跟别人不一样,将来必能当家!我今天可见得到她?”
  “要见当然得见她。如今,见凤姑娘胜过见太太,才不枉走这一遭。”
  “阿弥陀佛,全仗嫂子引见了!”
  周妈立刻叫小丫头去打听,老太太房里摆饭了没。摆完饭,凤姐才会回自个儿房里,此时凤姐才得空。两人说了几句闲话,全绕着凤姐打转。“这位凤姑娘如今不过二十岁上下吧?”刘姥姥屈指一算,“能有本事当这么大一个家,真是难得!”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站内搜索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