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理薛蟠(2)

审理薛蟠(2)

审理薛蟠(2)

   

  至于那个差役嘛……贾雨村怕他说出自己贫贱时的事,面子上可挂不住,干脆找个借口把他给调走。小差役一时好心,却没好报。
  这案子如此轻易就发落完毕,着实让薛家喘了一口气。薛氏是贾府王夫人的亲妹妹,已守寡多年,全心全意守着薛家产业,抚养一双儿女。这回闹出人命的薛蟠正是薛家的独子。正因为母亲的百般纵容,薛蟠不但性情奢侈,做人也毫不知礼数。虽然薛家占着“皇商”的名号,专门供应宫廷所用的日常物品,因而累聚了百万家财,但薛蟠却是个不学无术的浪荡子,对从商全无所知。反正诸事都有老家人和伙计们做主。但自从他父亲死后,其他同行看他如此年轻而不懂事,也都暗暗欺起薛家来,十年一晃眼,家产渐渐削减,薛家的盛况已大不如前。
  薛氏对时时惹是生非的独子头痛至极,但一点办法也没有,所幸还有一个知书达礼的女儿宝钗,不时为她分忧解劳。
  薛蟠在惹事后,一点也没悔意,不过为了躲一时风波,他要母亲和妹妹一起和他到京中去,美其名是盘查京中生意,实则想游历京府的繁华风光。当一行人到贾家拜会以后,贾政为免外甥薛蟠再次惹是生非,要王夫人劝妹妹住进贾家。
  薛蟠生性最怕有人管,对住进姨父府上一事,当然不表赞同,但他母亲这回却坚持得很。他只好勉强住下,找机会再搬走。但不消数月,薛蟠和贾家那些年轻的纨袴子弟便混熟了,今天喝酒,明天看花,吃喝嫖赌都有人陪,薛蟠已乐不思蜀。
  美丽温婉又懂得体恤人情的薛宝钗住进了贾府之后,受尽贾府上下的欢迎,都称赞她是不可多得的好孩子。人人偷偷拿黛玉和宝钗比较,都说黛玉有所不及,连小丫头们也喜欢跟宝钗亲近,这惹得黛玉心里老大不舒服。
  这年春天未到,宁国府中的千株梅花迫不及待地争相绽放。宁国府当家的贾珍之妻尤氏,带了儿子贾蓉和儿媳秦可卿前来请贾母、王夫人、邢夫人赏花,宝玉这天碰巧没课,贾母便要他作陪。
  宝玉只有和姐妹在一起才有精神,姐妹们都没来,宝玉看花自然越看越是无趣,到了中午,便觉得困了。贾母爱孙心切,要下人带他午睡。秦可卿笑道: “老祖宗,只管交给我就是了。”于是带着宝玉的丫头和奶妈,到了事先准备好的房舍去,但宝玉却不肯在那里休息。只因那房室中挂着一幅对联,写着: 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他嫌俗气,不肯和它共处一室。
  秦可卿拗不过他,说: “要不,你就到我房内睡觉便是了。”
  贾宝玉素来喜欢温柔娴雅的秦可卿,这个建议正合他的心意,当下点头微笑。奶妈插嘴说: “论辈份宝玉大了一辈,哪有叔叔往侄儿媳妇房里睡觉的道理呢?”
  秦可卿笑道: “哎呀,他才多大,就忌讳起这个来了?我弟弟和他同年,站起来恐怕比他还高呢!”
  听秦可卿这么说,贾宝玉又吵着要见秦可卿的弟弟。
  一进秦可卿的房里,贾宝玉就闻到一股甜香,沁人心脾,他舒服得连骨头都软了。没想到秦可卿的房里摆设如此考究,一点不俗,宝玉稍稍打量一下,即连声称赞: “这里好,这里好!”秦可卿见他满意了,笑着说: “你再不满意,我就没办法了,我这里,恐怕连神仙也不敢嫌呢。”说着,亲自铺好了枕被。只留宝玉的四个大丫头袭人、晴雯、麝月和秋纹在外看守。
  宝玉才刚合上了眼睛,迷迷糊糊便进入梦境。仿佛之间,跟着秦可卿到了一个人迹罕至的世外桃源,青山绿树,流水淙淙。宝玉心里正欢喜: “如果能在这里过一辈子,我才不愿意回家呢。”忽然背后有个女孩唱道:
  春梦随云散,飞花逐水流……
  宝玉回头看,原来是个美丽纤细、仙风道骨的女孩子。宝玉听完她的歌,回过神来时,秦可卿已然不见。他赶紧向走过来的这个女孩作揖: “神仙姐姐,请你告诉我该往哪里去?”
  女孩打量了他一会儿,说: “我那儿有茶有酒,也有歌姬演唱曲子,你若没地方可去,不如到我那边歇一会儿!”
  听她这么说,宝玉兴奋异常,不知不觉间,随她走到一座刻着“太虚幻境”四个字的石碑前。两边的对联写着: “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是什么意思呢?宝玉正在发呆,那仙姑又唤他往前走,进了一座叫做“孽海情天”的宫门。宫门里头又有几个小房间,上头挂着“痴情司”“结怨司”等匾额,他随处兜走游览,一抬头走进一座“薄命司”里头。宝玉觉得好玩,走进里头,看见几个大橱,封条上还有各省的字样,他取了金陵的册子翻了起来。当中一本写着“十二金钗正册”,又有一本写着“十二金钗副册”。
  “你不用看了,像你这样的凡夫俗子,看了也是不懂的。”不知何时,女子已出现在他身后。
  宝玉不依,继续看下去,果然里头的诗文都像一句一句谜语,他如坠云里雾中,只知那些诗文之中都透着颤颤哀音。什么“玉带林中挂,金簪雪里埋”,什么“三春争及初春景,虎兕相逢大梦归”。诗旁还有画,但连画中景象都萧条无比。
  虽不知其中的真意是什么,只隐隐觉得这诗文中写的人和家中那些姐妹们有关,还想细细看下去时,女子却抢过画册,对宝玉笑道: “你再看下去,可要泄露天机了。走吧,我带你别处玩去,别在这里打哑谜了!”
  宝玉恍恍惚惚地跟着走,来到一个华丽的大殿前。只见雕梁画栋,珠帘绣幕,而殿前的花园里长满了奇珍异草,香味扑鼻。听得女子一声笑语: “喂,你们快点出来看看新客人!”
  话未说完,房子里翩翩走出了几个仙子模样的女孩,个个娇若春花、媚如秋月,走路的样子轻盈得像荷叶迎风。她们看见了宝玉,脸上却露出了不悦的神色,埋怨道: “警幻姐姐,你不是说今天会有个绛珠妹妹的灵魂到这里来玩吗?怎么来了这样的俗物,来污染我们这清净的女儿国?”
  原来这女子名叫警幻。警幻笑着向众姐妹说明了偶遇的经过。众姐妹们才对他稍稍和颜悦色,请他入座奉茶。宝玉喝了茶,只觉得气味清香,是他从未喝过的极品,就问警幻: “这茶叫什么名字?改天也叫人帮我买去。”
  警幻笑道: “这茶你是买不到的。茶叶出自仙山中,又搜集仙花、灵叶上的隔夜露珠才烹调成的,叫‘千红一窟’。”
  喝完后不久又有小丫头来摆设酒席,琥珀杯里的酒也香洌异常,他不禁问了名字。警幻又说,这是集百花万木的精髓而成,叫做“万艳同杯”。宝玉又是一番衷心地称赞。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站内搜索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