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玉来到荣国府(3)

黛玉来到荣国府(3)

黛玉来到荣国府(3)

   

  王氏和后来改名为紫鹃的鹦哥陪着黛玉住在碧纱橱中,宝玉则和奶妈李嬷嬷和一个叫袭人的大丫头陪侍在外头的大床上。
  袭人本来不叫袭人,她姓花,叫做蕊珠,是贾母旁边的婢女。贾母太疼爱宝玉,就把身边这个做事最妥贴的婢女拨给了宝玉,由她来料理宝玉的生活起居。宝玉嫌蕊珠的这个名字俗气,知道她本姓花,又曾在陆游的诗句里读过“花气袭人知昼暖”的句子,自作主张把名字改为袭人。袭人是个性子死忠的人,跟着贾母时,心中只有贾母,跟着宝玉时,心中又只有宝玉。在宝玉身边那么多日子,见他做人乖僻,屡劝不听,心里实在烦恼,实在不知如何是好。宝玉摔玉的那晚,她见宝玉和李嬷嬷已经睡着了,而黛玉房里的灯还亮着,自己卸了妆后,径自往黛玉的碧纱橱里来了。黛玉一双眼睛红肿,见她进来了,连忙要让坐。“林姑娘怎么不休息?想家么?”袭人轻轻地在床沿上坐了下来。
  鹦哥笑道: “林姑娘正在掉眼泪呢。她今天才来,就惹出你那公子哥儿的病来,怕他万一把玉摔坏了,岂不是她的错?她伤心老半天,我好不容易劝好了。”
  袭人温柔劝说: “姑娘快别这样,只怕将来比这更奇怪的笑话还有呢。如果为了这区区的一件小事,你就如此伤感,只怕一辈子伤感不完。”
  黛玉虽然不太了解她的意思,口里却答道: “既然姐姐们这么说,我记住便是了。”
  第二天一早,几个姐妹来访她,一齐到贾母跟前问了安,再到王夫人房中请安时,王夫人房里已有熙凤在,几个人围着正在读一封信,王夫人一脸严肃。黛玉固然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事,但探春一听便明白,她们正在谈论住在金陵城内的薛家发生的事情。薛姨妈是王夫人的胞妹。不久前,她们的表兄薛蟠仗势欺人,竟把人打死了,犯了大案,现正在官府里受审。
  自从林黛玉来到荣国府,贾宝玉即和林黛玉同住在贾母房中,白天一起读书吃饭,晚上同时休息。贾宝玉向来和姐妹们共处惯了,一直到十多岁,眼中仍无男女之别,对女孩儿还特别的亲近。他常说: “女孩是水做的骨肉,男人则是泥做的骨肉,我见了女孩儿就觉得神清气爽,看了男人就觉得浊臭逼人!”
  在众姐妹中,他对黛玉又特别亲密,有什么好东西,总没忘了先给黛玉一份;若在口头上得罪了她,害她掉眼泪,更是百般地委曲求全,又哄又骗,非得要黛玉心回意转才甘休。
  她的日子里,从此多了—个让她欢喜让她忧愁的人,仿佛上辈子欠他一钵泪水,今世今生,是来为他流泪,为他消瘦的。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站内搜索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