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玉来到荣国府(1)

黛玉来到荣国府(1)

黛玉来到荣国府(1)

   

  当一只水鸟从身边击翅而过,刷拉拉向远方,只剩一个小黑点的时候,黛玉看着滔滔江水发呆。
  黛玉并不知道,她人生的第一个旅程,就是宿命的投奔。拜别了父亲林如海,来到荣国府,正是她十一岁的那年冬天。距母亲贾敏去世已有五年。
  林家在姑苏世袭爵禄,书香鼎盛。但家中人丁一直不旺,传到林如海这一代,只剩黛玉一个女儿,自小体弱多病,即使不染风寒,也要咳得掏心掏肺。
  黛玉十一岁这年,外祖母派人来接,林如海心想,自己的身子已大不如前,而女儿又如此体弱,既无母亲,又无姐妹,不如到金陵依傍财大势大的贾家,可以有个照应,也省去自己的内顾之忧。
  于是黛玉含泪挥别父亲,由奶娘陪伴,与荣府的老妈妈们登舟往金陵。
  十一岁前,黛玉不曾出门,这回要到金陵这个繁华的城市,和从未谋面的亲人过日子,心中免不了惴惴不安。
  孤零零的船只划过静静的河水,夹岸树叶落尽,只见枯枝在寒风中颤抖,黛玉为自己的身世飘零落下眼泪。
  船未到岸,荣国府的轿子和行李车已在岸上等候。黛玉上轿后不久,即听见人声嘈杂。她掀开纱帘一角往外瞧,果然街市繁华,不时有好奇的行人对着轿子指指点点。
  她想,这几天和她在一起的嬷嬷,虽然自称是贾府的“下下人”,但看她们的打扮、举止,都像一般富贵人家,不由得想起幼时母亲常说荣国府的场面、气派;临行时父亲又叮咛她处处留心,时时在意,不要多说一句话,不可多行一步路。这贾府想来,侯门深似海,教人生畏。
  忐忐忑忑又走了半天,轿子总算缓下来。只见街北蹲着两只石狮子,一座堂皇的大门落入眼帘,门前坐着一群衣着华丽的人,她原以为这就是了。但轿子只是打这三间大门掠过,门上的匾额写着“敕造宁国府”五个大字。
  轿头往西不远,照样也是三间大门,这才是荣国府。转过正门,由西门而进,轿子又走了好一会儿,换上四个眉清目秀的仆人接过轿子,往里头抬进去。到一座被盛开桃花遮掩的大门前,抬轿的仆人全必恭必敬地退下,嬷嬷们上前打起轿帘子,扶黛玉下轿。
  黛玉扶着嬷嬷的手,小心翼翼地往前走。过了桃树阴,便是回廊,回廊尽处有个穿堂,由一座以紫檀木架子托着的大理石屏风挡着,绕过屏风,还有小小的三间厅房,厅后才是正宅大院。大院中处处雕梁画栋,走廊上挂着各色的鹦鹉和画眉。几个穿红戴绿的丫头一见他们来了,笑脸相迎,有人说: “刚才老太太还正念着呢,这么巧,你们就到了。”
  “林姑娘来了,林姑娘来了!”顿时丫头们像一群报春的雀鸟,争相走告。
  黛玉才进房门,两个妇人扶着一个白发如银的老太太,一脸和气地迎上来。黛玉心想,这一定是外祖母了。正想下跪时,已被外祖母搂进怀中。
  “我的心肝肉呀!”贾母见了孙女,也想起早死的女儿,悲从中来,涕泪纵横。黛玉的泪水也一发不可收拾。她从来爱哭,没来由的,清泪就可以成河,何况经多日舟车劳顿,离乡背井,又见到亲人。
  众人劝了好一阵子,贾母才擦干了眼泪。贾母为她介绍了眼前的几个妇人。一个是她的大舅母邢夫人,一个是二舅母王夫人;另一个年轻的妇人,应该是早逝的大表哥贾珠的遗孀李纨;黛玉一一鞠了躬。
  “去把姑娘们都请来吧,说今天有远客到,不必读书上课!”
  贾母一吩咐,几个丫头争先恐后地请人去。不一会儿,几个表姐妹都已到齐。她听说大小姐已贵为皇妃,为贾家光耀门楣;那个不高不矮、身材丰腴、看来温柔端庄的,是二小姐,大舅舅贾赦庶出的女儿,叫做迎春;个子高挑、削肩细腰、眉目之间有一股英气的,是三小姐探春,是二舅舅贾政庶出的女儿;四小姐惜春,是宁国府当家贾珍的妹妹,还是个身量还没长足的小女孩呢!待丫头们送上热茶后,贾母又问起当时黛玉的母亲如何得病、如何请医生和如何发丧的经过,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伤感又勾起来,众人又是手忙脚乱一番劝慰,贾母好不容易才又收住泪水。
  “哎呀,我来迟了!没来得及迎接远客,失敬失敬……”
  忽然间,后院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语声,黛玉心惊胆跳。她纳闷着: 贾府的人在外祖母面前都必恭必敬,一句话都不敢说,偏偏这人人还没到,笑声就如此张狂!这时,几个仆妇拥着一个衣着华丽的少妇走了进来。少妇不仅衣着华丽,也生得雍容华贵: 鹅蛋脸上两弯柳叶眉,一双丹凤眼,即使盈盈带笑,仍一派威风。
  贾母一见来人,笑容更灿烂,向黛玉介绍: “她是我们府里有名的泼辣货,你管她叫凤辣子便是。”黛玉不知究竟该如何称呼,愣在一旁,探春赶紧补充: “她是琏二嫂子。”原来她是表哥贾琏之妻,也是二舅母王夫人的内侄女王熙凤。听说,王熙凤自幼被当成男孩教养,言行举止带着几分豪放,不像传统的女人家,今日一见,名不虚传。
  王熙凤含笑站在黛玉跟前,慢慢地将黛玉打量了一会儿,才牵着黛玉的手,走到贾母身边,对贾母说道: “老祖宗!打从我出生到现在,还没见过这么标致的人儿呢!怪不得您老天天挂在嘴边,放不下心……只可惜我这妹妹命苦,年纪轻轻,母亲就去世了……”说完泪珠如泉涌,掏出手帕,不停拭泪。
  贾母见凤姐掉泪,反而笑出声来: “你这鬼怪灵精的东西,怎么我才刚哭完,你就来了?你妹妹身子弱,又打远道来,你别净惹她伤心!”
  凤姐收了帕子,立刻破涕为笑: “老祖宗说得对,我该打,真该打!”
  说着牵了黛玉的手,连珠炮般地问道: “妹妹几岁了?上过学没有?要什么吃的,什么玩的,尽管告诉我!丫头嬷嬷有什么服侍不周到的地方,也尽管对我说!”黛玉还来不及回话,凤姐已连声差人为她打扫屋子和安顿东西去了。
  吃了凤姐亲手布置的茶果,贾母要人带黛玉见两位舅舅,黛玉便随着邢夫人走了。但贾赦说是身子不好,没有出来见客,说是怕见了面触景伤情,暂且不忍相见;到王夫人那里,二舅舅也斋戒去了。王夫人坐在炕上和她闲聊,等着贾母传令开饭。
  “你刚刚认识的三个表姐妹,待人都极好,以后你跟她们一起读书、认字、学针线,我十分放心,但有件事非得先叮咛你不可!”
  “舅母有什么吩咐,尽管说就是了。”
  “你知不知道我们家有个祸胎?他是家里的混世魔王,现在他到庙里还愿去了,所以还没见着人,晚上你就会见到他了。他……唉,家里的这些姐妹,没人敢惹他,都怕他发起疯来……你以后少理他便是了。”
  黛玉约略明白,王夫人说的混世魔王,大概是指她的表哥宝玉。听说是他衔玉而生,自小受她外祖母钟爱,所以难免有纨袴子弟的习气……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站内搜索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