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是水做的

女人是水做的

女人是水做的

   

  女人是水做的。
  这是宝玉从前最爱说的一句话。
  那男人呢?
  记得秦钟曾经这样问他。
  男人是泥做的,所以混浊不堪。
  我和你呢?秦钟不肯放弃,不断拿这问题烦他。我们是混浊不堪的泥了?
  宝玉偏着头想了很久。事实上,说这句话的时候,他根本没把自己算进去。那一年他十三岁,眼中看不到自己,他也还不认识秦钟。他不曾把自己算做男人,或是女人。他对这红尘世界未曾看透,就忙着为他的芸芸众生下结论。待年纪渐长,他才发现,水与泥是混和成一气的。
  女人只是比男人多了一点儿水气。
  打从他呱呱落地,被接生婆一把放进温暖的清水中,洗去一身红腥时,他就已经喜欢上水了。那么温柔地把他包裹着,那么深沉地拥他入怀中,淙淙水声是天际传来的霓裳羽衣曲,远胜于所有的丝竹管弦之音。
  现在,他站在山崖高耸处看金陵。金陵城和他十三岁那年一样,红尘滚滚,繁华依旧。但是,在一刹那的恍惚之间,金陵的雕梁画栋全都消失了。无声无息地消失了。所有肉眼原能瞥见的一切,化成一条泥河,慢慢地往前奔流,一直流向天边,急急湍湍、混混浊浊、无声地流。
  他凝视那一条没有止尽的河,看见许多似曾相识的脸。
  秦可卿丰美如白牡丹的脸,瞬间转为病逝前形如枯槁的容颜,像一朵隔夜的玉兰颓败的花瓣,随浊水流去。
  秦钟清秀如白荷的面容,也在流水中载浮载沉,轻轻巧巧地冲走了。
  他也看到黛玉。黛玉最是水做的,所以终其一生,她不断为他流泪,为自己流泪。她用眼泪还尽她前世的债。她的泪水滴进他心里,打出一个又一个的窟窿,前生之债,她欲还而他难收,一点一滴都是痛。
  还有宝钗如春日芙蓉的脸庞一闪而逝,他看不清她是笑还是哭。她的泪水也和笑容一样冷吗?他从来没看过她真正的喜怒。
  咝咝,泥河中轻微地响了一声。他脸上的肌肉紧了一下。金钏儿,是金钏儿,她投井了。自从金钏儿投井后,几乎每个夜里,他都恍惚听到这种异样的水声,金钏儿像水中幽灵,以看不见的嘴形对他说话……金钏儿在水中泡得浮肿的身子从他眼前流过去,像一尾死鱼,毫无怨言地顺水而走。他也看到父亲贾政严厉的脸,还有他费尽力气挥下来的鞭子。他闭起眼来,但已感觉不到从前的锥心之痛了。
  真正的痛不在肌肤之上。刻骨铭心的痛也会随时光磨灭殆尽,生命中只留下一种厌烦,比井中死水还滞闷的厌烦,比平静还平静的平静,在死水表面下隐藏着平静的疯狂。他看见凤姐的脸像一个惨白的面具,一成不变地对他笑着,她细瘦的身子则是无生命的布偶,随着一股腥色的水流漂浮,悠悠流向远方。
  而他也看见自己了。穿着同样的大红色披风,在泥水中挣扎了几下之后,消失了踪迹,只剩荡漾的涟漪随着水势远去。风把他的披风吹得飒飒作响,他的耳中响起了既熟悉又陌生的音调:
  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
  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金银忘不了!
  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姣妻忘不了!
  君生日日说恩情,君死又随人去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儿孙忘不了!
  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儿孙谁见了?
  “宝玉,宝玉……”远处有人唤他,一跛一跛地向他走来,笑道,“世上万般事都一样,好就是了,了就是好,若不了就不好,若要好就须了!”
  宝玉没有回答。他已经不叫宝玉了,那个叫宝玉的人忽而在浊流之中,随着水波从他眼里流走,一去再也不会回头。他对道人笑笑: “走了罢。一切都好。一切都了!”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站内搜索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