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钗黛之争”谁赢了?(2)

“钗黛之争”谁赢了?(2)

“钗黛之争”谁赢了?(2)

   

  林黛玉若嫁给贾宝玉,两人可能要吵一辈子。林黛玉也可能会变成一个宝玉口中最俗气的人,不得不为下一顿饭在哪里愁眉苦脸,动不动因为老公流连在脂粉堆里大发脾气,不可能自命清高活下去。
  让林黛玉在该出局时出局,是天妒良缘,却也是个巧妙的安排。
  《红楼梦》如果写成大团圆,那必然是本俗不可耐的小说了。
  如果说,林黛玉像文人,薛宝钗就像商人。
  黛玉是文人之女,宝钗是富商之女,她们的出身点出了她们的性格。
  林黛玉说话酸不溜丢、爱使性子;薛宝钗却懂得事不关己不开口、打好人际关系。她也有才华,不输林黛玉,只是意趣不同;黛玉写的诗意境总是悲苦,宝钗的诗却总是很吉祥如意的,连歌咏柳絮——一向被视为无根而漂泊的可怜柳絮,都可以被她翻案,写成“万缕千丝终不改,任他随聚随分。韶华休笑本无根,好风频借力,送我上青云!”
  好“正面思考”的一个人。
  黛玉是个写意的人,宝钗是个写实的人,葬花对她而言必然是个荒谬的笑话。如果没有宝钗这个凡事踏实的对照组,林黛玉的形象必然失色许多。
  然而,乖巧懂事,未必出自纯洁天真。林黛玉小心眼,却没心机;薛宝钗器量大,心机却深。在大观园里的薛宝钗,也不过十来岁,就非常懂得做人。会做人到什么地步呢?她分送礼物时,连贾府里行事最卑鄙的赵姨娘(贾宝玉父亲贾政的侍妾,也是贾环和探春的母亲)都有一份。就连赵姨娘都会受宠若惊地想: 怪不得人家都说宝丫头好,如果是林丫头,连正眼都不会看我们母子一眼,别说送东西了!
  黛玉说话处处调侃人,宝钗说话却处处为人着想;话虽不多,迎合长辈却很周到。宝玉跑到母亲王夫人房里和金钏儿调笑了几句,惹得王夫人生气撵走金钏儿,金钏儿竟然投井自杀以证明自己无辜。王夫人正为处理金钏儿的丧事惴惴不安时,宝钗还可以含笑对着王夫人说: 我们都知道您一向是个大善人,所以您才以为她的死跟您有关。我想她不是赌气投井,是在井边玩,不小心掉下去的;就算她是生气去投井的,也是个糊涂人,死不足惜!
  话说得好听,也说得有理。说完还把自己的新衣服拿去给金钏儿做丧服,帮王夫人一个忙,表现出毫不忌讳的气度。这一点,使她深得未来婆婆的欢心。
  可是,这样的安慰话可不是一般少女说得出来的。她识大体,却近乎无情。黛玉连花谢了都会哭,宝钗连人死了都能淡然处之。如果你有宝钗这样的朋友,你总会怀疑,她对你和气,是否出自于真感情,还是只为了证明她会做人而已。
  一个重情,一个重理。钗黛之争,也是情理之争。
  不过,《红楼梦》里,钗黛之争都不是明争,读者看不到惊心动魄的爱情争夺战实况转播。因为宝钗从来不跟黛玉明争,向来都知退让,甚至很懂得收服黛玉的心,最后连黛玉都忏悔自己太多心,认她为知己。
  钗黛之争也是“喜欢”与“爱”之争。宝玉爱黛玉,却也喜欢宝钗喜欢得不得了,虽然对林妹妹的挚情铭刻在他心里,但他也应该会很犹豫: 如果是宝钗远嫁,他又何尝舍得这个贴心的宝姐姐!
  一整部的《红楼梦》,宝钗应对进退无一不得体,但无人能看出她的喜怒哀乐爱恶欲。甚至在黛玉病入膏肓时,她竟可以镇定地顶替黛玉嫁给宝玉。虽然说长辈之命难为,但她表现得依然稳重,仿佛一切与她无关,也就有点让读者心寒了。宝玉曾说,女人婚前都很可爱,像珍珠;婚后却常沾染了男人的气味,变得混浊起来,成了鱼眼睛,比男人更不可爱。婚后的宝钗就应验了这句话,变成一个只会苦劝丈夫考功名、丈夫只要有一点伤春悲秋她就要大泼冷水的妇人。
  钗黛之争,宝钗坐上宝座,然而现实中的“金玉良缘”却无法击退精神上的“木石前盟”。
  虽然当上贾家的好媳妇,对宝钗却只是悲剧的开始,因为降罪抄家、繁华不再,一场崇尚性灵的红楼梦,在这个时候,已是曲终人散的时刻。宝钗虽然得到“宝二奶奶”的头衔,却没法戴上光芒万丈的胜利冠冕,因为贾家和薛家,都变成王谢堂前燕,不可能再回复往日荣光。末了,宝玉为了交代,留下一个后代,考上一个功名,然后便出家了。
  钗黛之争,宝钗的胜利并不风光。赢的是翻脸无情的命运。
  一个死,一个逃,一个守活寡,若要以结果论英雄,《红楼梦》里,无人胜出,男人女人,都是一枚不由自主的小棋子,那是一个人的自由意志逃不出命运的时代,你我得接受此等的无奈。然而宝玉、黛玉、宝钗却如此鲜活地活在我们心里,让我们仿佛备受荣宠的贾宝玉,为了黛玉和宝钗谁可爱而犹豫,这就是作者的胜利。赢的是曹雪芹。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站内搜索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