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订红楼梦》的发现及其意义

《评订红楼梦》的发现及其意义

程刻本《红楼梦》问世后的200 余年间, 大江南北都有一批文人学士用传统的评点方法来表达他们对这部旷世奇书的思想意旨、艺术价值、故事情节、语言技巧等方面的心得体会。这种评点文字, 数量惊人, 在红学史上形成一大流派——《红楼梦》“评点派”。近20 年来, 程刻评点本时有发现, 如黄小田评本、哈斯宝评本、王伯沆评本、桐花凤阁评本、刘履芬评本、孙崧甫评本、顾增寿评本、徐传经评本, 等等。这些程刻评点本的发现, 为红学研究提供了极为重要的资料, 拓展了红学研究的新领域, 曾引起海外广大红学研究者的极大关注。

数年前, 我偶然翻检王绍曾先生主编的《山东文献书目》(以下略称《书目》) , 其第311 页上着录了两种程刻评点本, 为一粟《红楼梦书录》、拙编《红楼梦叙录》及其它有关红学书目所未见者。此后,我一直寻找机会想能一窥“庐山真面目”。今年四月, 我随“三国演义文化艺术展”考察组南行无锡、镇江、南京之后, 假道济南, 在山东省图书馆善本室同志们的帮助下, 终于有幸目验了《评订红楼梦》, 记录了此本特征及部分内容, 并复印了“叙”、“跋”全文。为飨同道, 并将所得公诸于次。

一、《评订红楼梦》概貌特征

《书目》著录简略:“郭种德批程甲本红楼梦: (清) 郭种德批, 手批本, 平原图书馆”;“评订红楼梦六卷一百二十回: (清) 张枞恒评订, 稿本, 善目, 省图”(原无标点)。

此次在山东省图书馆善本室所见《评订红楼梦》原本, 宽1412×高2413 (厘米) , 六卷六册。封签:“评订红楼梦卷一”; 扉页右上署“渠邱张子梁批”; 中大字“评订红楼梦”; 左下署“延恕堂藏书”;书口上印“红楼梦”, 下印“蕴翰堂”, 版心黑框九行, 每行20 字。内文手抄, 书法工整清秀, 一丝不苟。

全书首册有《叙》二叶,《读法》一叶半,《或问》五叶,《凡例》五叶, 下为“正册金陵十二钗诗”, 小字注“即作题词, 其先后次序仍从原册”。所咏人物次序为: 林黛玉、薛宝钗、贾元春、贾探春、史湘云、妙玉、贾迎春、贾惜春、王熙凤、贾巧姐、李宫裁、秦可卿。以下以回次为序抄录批语, 第六册末有“跋”文。

张子梁为《评订红楼梦》写了一篇长《叙》, 说到他读《红楼梦》的三种“境界”及“评点”《红楼梦》的缘起。为省去读者翻检之劳, 仅以《叙》文复印件照录(标点为后加) 如下:余自十余岁时, 即闻人艳称《红楼梦》一书, 彼时坊板犹未尽行。越数年, 始自青郡书肆中购得一部, 遂展卷点阅。见其所阐发者, 大抵皆儿女私情, 闺阁雅意, 却写得一肌一容, 尽态极妍。其于怜香惜玉之事, 可谓竭情尽致矣。于是读而爱之,昼则置诸酒馔之旁, 夜则携于枕衾之侧, 久而心与境会。一静思而如见其人, 如闻其语。窃意, 花柳繁华不啻为我而设, 温柔富贵恍疑惟我独占也。念及此, 不禁有怡然自得乐意洋洋者矣。如是者有年。既而年齿加长, 子弟盈庭, 且为延师教读, 冀以启其聪明, 端其趋向。忽而翻然悔曰: 是书殆不可存也。夫我既读而乐之, 亦安禁子弟使不乐之? 乐之而不能检之, 则细而旷功废学, 大而丧德败行, 厥由于此。乃知歌舞楼台, 无非地狱幻形也; 粉黛婵娟, 无非罗刹化像也; 淫词艳曲, 真风流之勾牒, 扇袋香囊即浪荡之枷扭也。吾于是更惕然而 , 方欲举是书而弃之焚之, 且欲并搜其枣梨尽劈之而后已也。如是者亦有年, 自是废置既久, 乃又憬然悟曰: 古人著书立说, 原期所以寿世, 断不借以诲淫。于是翻书再阅, 自缘起以至归结, 一一细心读去。即其言情之旨, 核其立意之真, 第见其或则因奸而死, 或则慕色而亡, 而谋利者终穷, 恃势者必败。通前彻后, 莫非福善

祸淫之意, 昭示其间。而况总其成者, 则曰渺茫; 司其事者, 则曰警幻。吾知颖悟子弟读之, 必能略其假而取其真。何不可超出孽海情天而返其真如福地耶! 吾于是不能乐亦不能 , 但觉《红楼梦》一书既不可复佐酒馔, 更不得再辱枕衾。惟有盥手焚香, 时捧诸明窗净几之间, 偶一读之斯可已。是前日之所欲弃之焚之者, 今且欲礼之拜之, 与天下慧心才子同遵为勤善格言也。是为序。

时道光二十四年岁在甲辰清明前三日书于延恕堂之西轩。渠邱张子梁识。

在“渠邱张子梁识”下钤阴文”张枞恒印”(方形)、阳文“子梁”(方形) 两章。

第六卷(册) 末是批者张子梁所写的“跋”文, 略短。其“跋”全文如下:甲辰仲春, 余《红楼梦》批本告成, 第念卷秩浩繁, 既未可付诸枣梨, 又难于通行抄录, 只得将原文删头去尾, 摄凑成句,因以着批。自惭蠡测管窥之见, 且有鲁鱼亥豕之讹, 方期质诸同人, 祈加斧正。凡有索观者, 固不敢秘也。所望海内君子, 出其恕道, 谅我苦心。其荒唐差缪(谬) 者, 以纸条正之。勿因抛掷沾污, 勿致传阅失迷, 则受赐多多矣。

张子梁又题。

下钤阴文印“子”、“梁”(方形) 两章。

二、《评订红楼梦》底本、读法、或问及批语形式

张子梁《评订红楼梦》“卷秩浩繁”, 故在抄录时“只得将原文删头去尾, 摄凑成句”, 所以其“评订”底本究属何种版本尚难一目了然。

不过,《评订红楼梦》虽“原文”有删削, 但每一回的回目却是保留“原文”, 依此可以核出底本究属程甲本还是程乙本。例如, 第1回回目是“甄士隐梦幻识通灵, 贾雨村风尘怀闺秀”, 程甲程乙本相同, 难于辨别。我们继续从回目上检对, 发现第7 回、第14 回、第

120 回等回目,《评订红楼梦》的回目全同程甲本。例如第7 回回目即作“送宫花贾琏戏熙凤, 宁国府宝玉会秦锺”, 同程甲本; 程乙本则作“送宫花贾琏戏熙凤、晏宁府宝玉会秦锺”。但张评本回目中的“宁”字避讳, 写作“ ”, 少末笔。由是可以断定张子梁当年所阅读和评点的版本是程甲本, 而非程乙本, 这是可以肯定的。

早期程刻评点本除自撰叙、跋外, 还常有“读法”、“或问”、“论赞”、“凡例”等一类文字。例如, 王希廉评本卷首有“红楼梦问答”,张新之评《石头记》卷首有“红楼梦读法”, 哈斯宝评本卷首亦有“读法”。张子梁《评订红楼梦》, 既有《读法》、《或问》、《论赞》, 还有《凡例》。其《读法》有云:盖自有《红楼梦》一书, 阅之者无不欣欣乐道, 啧啧称奇。及问其赏心之故, 则曰其排场之宏整, 人物之风流, 诗词之秀润, 诚有他书所不及者。吁此特三家村冬烘先生伴二三顽童昼则兀坐蜗角之庐, 夜则独对花面之妇。一旦睹此纷华靡丽, 不禁目为之眩, 心为之惊, 且摇摇然如在云雾中。彼又安知《红楼梦》自何处读耶? 然又有进于此者, 则又曰其传情入妙。其写人如生, 其叙事尽家庭日用之微, 其行文极起伏照应之细。此数端者, 固可以见其笔墨之丰矣, 然是不过得其大概, 而犹未免于皮相也。盖作是书者, 原系手写此处, 意注彼处。其中真假假真, 彼蒙混人处, 正复不少。故阅者不可于实写处看, 当于虚涵处看。不可于明点处看, 当于暗透处看。不可于正直处看,当于曲折处看。由此则知小者可以寓大, 淡者可以代浓, 粗者可以喻精, 慎勿于大书特书中着呆想。惟期于有意无意内费精神。如此, 则命运之盛衰, 寿数之短长, 人品之醇疵, 自无不了如指掌矣。

因思余自读《红楼梦》以来, 前后凡二十余年, 始则喜其格局之丰采, 继则赏其文章之细致, 终则服其旨义之精微。虽云稍有所得, 何敢遽出已见, 以获罪于大雅之林⋯⋯余今日之不顾刺议, 而必谆谆饶舌者, 亦出于万不得已云尔。愿海内诸君子谅之。

《或问》又称《问答》, 文字较长, 仅摘首尾两例说明。其一,“或问《红楼梦》中毕竟谁是主人? 曰: 宝玉为主, 黛玉次之, 宝钗又次之。”其二,“或问《红楼梦》究竟是何等书? 曰: 断断是才子书。”“曰其较古来诸才子书何如? 曰: 稍逊。曰其稍逊处可得闻与? 曰: 诸事皆可追踪前人, 但行文略欠简净耳。”在《或问》之后, 张子梁又列《凡例》8 条, 仅摘其二。文云:《红楼梦》卷秩浩繁, 势不能通行抄录。凡着批之处, 俱书明自某句至某句。又因省笔, 只将上下句两头数字摄凑成文。阅是书者, 必须携得《红楼梦》原本, 逐段对看, 庶不至有差谬也。

《红楼梦》旧无批本, 余尝以为恨事。既闻亲友家有买得批者, 急购而阅之, 则恨滋探(深) 耳。余不得已, 复将原本探索数次, 因出已见, 质诸同人。意虽不能尽当于阅者之目, 或不至于全拂乎作者之心矣。⋯⋯今《红楼梦》原无批本, 后续者诸书又皆相去悬绝, 故不必再为饶舌也。

最后该说到《评订红楼梦》的批语了, 这是六卷六册书的主要内容, 或许更为读者所关注。但由于批语数量太大, 只能简要介绍一下其批语形式, 并略加举例说明。

(1) 回目后总评。例如, 第1 回回目后总评云:著书之难, 莫难于第一回也。盖书中之千头万绪, 俱于此篇纲领而起。苟条贯不清, 则后此之刺刺不休, 总成赘语。要之, 著此一书, 其命意不过一二字, 其为主不过一二人。操笔时, 但能于此一二字、一二人, 写得着着实实, 则下文之数千万字, 数十百人, 无非自此生发而出。是知写此数千万字数十百人, 不过一二字, 绚染为一二出力也。即如此第一回开笔先以甄贾二字双双提起。夫甄者, 真也; 贾者, 假也。真假二字, 即此书之命意也。⋯⋯此所以为一百二十回大书之纲领也。读《红楼梦》者, 其亦尽识此意否?

(2) 双行夹批, 又称行间批。批者仅出首尾几字, 然后小字双行批。例如第一回“首句至梦幻之后”句下双行小字批:“开卷便以梦字提醒世人”。按下句“自故将至负师友规训之德”后, 批云:“分明是宝玉的样子”。再下句是“以至提醒阅者之意”句下批:“再提梦字, 写出作者一片苦心, 而人自不知醒, 哀哉! ”下又接正文“看官”⋯⋯然后又是批语。如此评点, 至于回终。

三、张子梁生平及“评订”时间问题

《评订红楼梦》扉页上署“渠邱张子梁批”, 无庸赘言, 批者为张子梁。但其《叙》末有印章“张枞恒印”, 可知其名为“枞恒”, 而“子梁”二字为其字或号。籍贯署“渠邱”, 查《中国古今地名大辞典》“渠丘”条云:“春秋莒地。在山东安丘县南一里许。”依此, 渠邱当为今山东安丘县地。倘无误, 张枞恒应为山东安丘县人。其《叙》末署“书于延恕堂之西轩”, 由此推测张家当为安丘一大户人家。虽然不一定是“钟鸣鼎食之家”, 但却可能是书香大族(例如安丘有张继伦、张善恒均为知名文人)。这一点也可从《评订红楼梦》所用纸张经过印刷, 鱼口印有“红楼梦”及“蕴翰堂”字样, 得到一些证实。但我查过《山东历史人物辞典》及相关工具书, 均无所载。我想《安邱县志》人物志或许可以提供线索, 惜无时间追索。

至于张子梁“评订”《红楼梦》的时间, 其在《叙》中说, 他十余岁即听人说到《红楼梦》一书,“越数年, 始自青郡书肆购得一部”, 此时其年龄当在15~ 18 岁之间。《叙》中又有云:“如是者有年, 既而年齿加长, 子弟盈庭”, 其年龄至少当在40 岁以上了。但是, 无论如何推算, 其开始“评订”的时间也难于确定。因此, 我们换一种思考方式, 即其《叙》写成的时间是“道光二十四年岁在甲辰清明前三日”, 即公元1844 年。现存批语六卷(册) , 字数约40~ 50 万字, 非短时间可以完整。加之, 批者整理成册, 亦需年余, 故推测至迟当在道光二十年(公元1840) 左右即已开始“评订”《红楼梦》。这只能说是一种推测而已, 倘有新的发现当作补充订正。

《评订红楼梦》的发现, 为红学研究提供了一份珍贵的研究资料, 对了解嘉道以降评点《红楼梦》的概况极有帮助。同时, 这个发现也给我们提供一种新的信息—— 即通过各省古籍的普查和著录, 给我们寻访《红楼梦》抄本及评点本, 乃至续书、戏曲、绘画与各种“红学”人物家世生平资料, 提供了可贵线索。如果红学研究界能够细心留意新编“文献目录”, 当会还有巨大的收获。近几年, 北京杜春耕先生在搜寻红学研究资料方面所以获得成功, 即是最好的例证。我相信, 尽管我们经历了“史无前例”的文化浩劫, 大量文物古籍遭到毁灭, 但仍然会有不少红学资料出现在书摊和拍卖市场上。其次, 如《评订红楼梦》这样重要的研究资料, 一方面研究者应有一种披沙检金的精神去挖掘, 另一方面应该引起各家图书馆的重视。图书馆界的朋友们不仅是珍贵图书的保管者, 而且还应该成为研究者。早日公诸于世, 不仅扩大流通, 让更多的研究者共享资源, 而且对于推动学术研究的深入发展, 是极为重要的贡献。

四、关于程刻评点本整理与研究的几点思考

在中国小说史上, 评点是一种独特的文学批评样式。从刘辰翁评点《世说新语》开始, 这种小说批评样式, 经过千余年的延续, 至今仍为文人学者们所青睐。当代的小说家(如王蒙)、评论家们, 都饶有兴味地运用这种样式, 发表他们对一些古典小说名著的阅读心得, 受到海内外读者的高度重视和好评。

《红楼梦》的评点几乎是与《红楼梦》的诞生与流传相同步的。它由脂砚斋畸笏叟二人发其端, 附之者尚有松斋、梅溪、鉴堂、立松轩诸人。这些人的评点是以早期抄本《石头记》为底本, 被研究者统称为“脂评本”。自乾隆五十六年(1791) 程伟元、高鹗摆印120 回本《红楼梦》问世后, 又出现一批学人在程刻本上评点, 形成与脂评相类似又有区别的新评点本子。

《红楼梦》评点, 不仅评点者身份地位不同(有文人学者, 也有藏书家) , 而且形式也各有特色, 常常融考证、鉴赏、圈点于一体。从评点内容来看, 涉及到作者家世生平、成书经过、故事结构、人物刻画, 语言艺术, 典章制度, 乃至小说时间、年龄差异, 文字读音释义等诸多方面。因此,《红楼梦》评点已非单一的小说批评, 而是作为一个独立的研究个体存在着。但是, 长期以来红学研究者对评点的历史价值、理论价值、文本价值、传播价值等认识, 还非常粗浅, 投入的力量也十分有限。有鉴于此, 我想就《红楼梦》的评点整理与研究路向提出几点意见。

(1) 在进一步深入研究“脂评”的同时, 将整理与研究的目光转移到程刻评点本上来。

最近读到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授浦安迪所著的《红楼梦批语偏全》一书。浦先生在辑录诸早期抄本上的批语同时, 还辑录了“旧刻本上最尖锐深刻的评点资料”。他在解释批语选择三个标准(即通、奇、深) 时说:第一分类是指平凡通行的见解, 选来代表清代后半叶读者对《红楼梦》一般的看法。第二种选批转而寻求批书人与普通读者大相径庭的眼光, 当我们逐回并列他们的说法, 就可以窥出对红楼梦本义的阐释确有非常广阔的变易范围。第三种批语样本, 则举其内容对小说本义入木三分的例子, 以便读《红楼梦》的人进一步鉴赏书中妙味。同时, 读者可以把各位评者有关小说本旨的不同见解作一对照, 得以鸟瞰《红楼梦》书历来的解释角度。

在这一辑录原则下, 浦先生不单辑录了各早期脂评本上的批语, 而且还辑录了东观阁本、王希廉、姚燮评本、桐花凤阁评本、哈斯宝评本、妙复轩评本、刘履芬评本、黄小田评本和《读红楼梦随笔》诸本上的部分有价值的批语。这样的“辑录”, 显然不同于纯脂评辑录的“俞辑”、“陈辑”、“朱辑”和程刻评点本的“三家评”、“八家评”。它的优点就在于使读者对《红楼梦》评点历史、评点眼光的异同有一个比较, 并达到一目了然的认识。以我个人的眼光看, 浦辑摈弃了重脂本轻程刻本的倾向。

(2) 程刻评点本整理与研究需要加强和提高。

随着《红楼梦》研究的深入, 除已整理流通的程刻评点本, 例如王伯沆评本、陈其泰评本、哈斯宝评本、刘履芬评本等, 还有相当多的程刻评点本还没有进行整理出版, 亟待热心者去调查、搜集、整理, 并能早日流通。与此同时, 对这些评点的思想艺术价值及发展演变过程、传播影响, 应有一个全面系统的研究。通过研究, 寻找出《红楼梦》评点史的发展脉络以及评点与中国小说批评发展的独特关系, 并由此扩大出新的研究课题。在这个问题上, 首先应特别指出的是, 研究者的目光应放远一点、宽一点。例如各省地市县图书馆, 乃至私人藏书处, 都应成为我们搜索的对象。其次, 关注地方志中的材料, 从中寻找有关评点者的家世生平的踪迹。就红学而言,地方志中的大量史料还很少接触, 它是一片未加开垦的处女地, 实应引起我们的注意。

《红楼梦》评点研究, 实际上是红学研究的重要组成部分。它应该与《红楼梦》研究史的建设和发展相同步。现在它应在红学研究整体发展中得到重视和加强。本文仅就《评订红楼梦》的基本面貌作一介绍, 抛砖引玉, 希望能引起海内外同道的回应。

[附记]济南之行, 本希望还能看到“郭种德批程甲本”, 但由于此本原藏平原图书馆, 后被借到山东省图, 因搬迁之故, 一时难于找出, 所以没有看到, 深为遗憾。

郭种德字迈庵, 号于钝子, 清咸丰间山东平原(今德州) 人。所批程甲本每页10 行, 行22 字, 四周单边, 40 册, 有绣像, 120 回。清乾隆五十六年辛亥萃文书屋活字本。书末有当代考古专家、原山东省图书馆馆长王献唐(1897—1960) 先生所写的“跋”文。据介绍, 此书为郭种德先生后人捐赠平原图书馆的。

[ 再记]稿成, 即将交付《红楼梦学刊》之时, 于1999 年8 月29日早上收到济南刘铄先生(《红楼梦真相》作者) 的来信及复印的王献唐跋”郭种德批程甲本红楼梦”全文。这篇跋文收在王献唐先生著《双行精舍书跋辑续编》(山东省图编, 1986 年齐鲁书社出版)中。友人刘铄先生之东床、济南大学化学系卢秀慧教授经多方访寻之后才得以复印寄下。为飨同道, 兹将跋文移录于次:

红楼梦一百二十回

清曹 撰高鹗补, 清刻本, 清郭种德批校, 四十册, 山东图书馆藏。

迈庵先生之政迹经济, 已彪炳史乘。出其绪余, 点勘是书,精思参微, 如水银泼地。凡所改窜, 无不当心恰志, 即此末事已周彻如此, 其见于政事者, 益可知矣。清末文人喜治曹氏书, 近年如胡适之, 殚究不遗余力, 相率呼为红学。通观全书款识图像, 似先生当日拟付梓未果者。莲石尊兄克承世德, 什袭手泽,甚愿早付枣梨, 以嘉惠来学也。

二十一年十月三日

后学王献唐拜读敬记。

此跋写于1932 年, 文中之“莲石”当为郭氏后人, 即“批本”捐赠平原图书馆之前的持有者。他当年捐赠此书“甚愿早付枣梨, 以嘉惠来学也”。但愿这一愿望早日实现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站内搜索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