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月双悬之谜

日月双悬之谜

我们仔细地阅读《红楼梦》就发现,雍正朝曹家的某些情况,在《红楼梦》里面是很少被写到的,即便是从生活的原生态上升为艺术的情景也都比较少,曹雪芹好像他不太愿意写这一段。他重点写的是乾隆那一朝发生的故事,那一朝上层的政治权力斗争就更多地折射到了《红楼梦》的文字里面,这是我这一讲所要重点跟大家报告的。

  那么《红楼梦》第四十回,有半回叫做“金鸳鸯三宣牙牌令”,写贾母她们女眷在一起 打牙牌,由鸳鸯担任一个报出她们手中凑出的牙牌牌名的角色。这一段情节有的读者不太喜欢,说我又不会打牙牌,曹雪芹写这些干什么呀?其实,这段文字很重要,我解释给你听。

  那么她们的牙牌游戏就开始了,首先由贾母摸牌,先是贾母亮明一张牌,鸳鸯让贾母说一句韵语——她们的玩法就是你亮出牌以后,鸳鸯报牌名,你跟上去说一句押韵的话,于是贾母就说了一句 “头上有青天”。贾母为什么说这句话?就是因为雍正突然死亡、乾隆继位,乾隆是一个大政治家,他吸取他祖父和他父亲实施统治的经验教训,觉得他父亲和他祖父这两朝所留下的政治伤痕太深了,首先是皇族内部内斗形成的伤痕太深,所以他就实行了一个叫做“亲亲睦族”的政策。亲亲,第一个亲是动词,第二个亲是名词,意思就是,凡我皇族,大家都要团结起来,过去的恩怨,咱们一笔勾销,咱们重新开始过一种团结的共同支撑我们大清王朝的政治生活。而且他身体力行,他把雍正治过罪的那些皇族的成员,圈禁的,就把他释放出来;如果死掉了,他就善待他们的儿孙,又恢复一些爵位给他的后代。他做了很多这种事情。对于那些因为皇族内部斗争、权力更迭,犯了罪的这些官员,只要你不是真正地来反对清朝统治的,而是因为什么亏空问题或其他一些问题,我都予以赦免,一风吹。所以在乾隆元年的时候,曹雪芹他们家就碰到了一个“头上有青天”的情况,贾母对当时的那个皇帝是满意的。

  当然,《红楼梦》里面所写的皇帝,是个模糊的形象,书里的皇帝上头还有个太上皇。其实在真实的生活里,在曹雪芹去世以前,清朝从努尔哈赤算起,一直都没出现过太上皇;清朝的太上皇的出现,是在曹雪芹去世很久以后,乾隆他实行了所谓内禅,把皇位给了嘉庆,自己当了太上皇。曹雪芹不可能,也没必要,去预见或假设有这么种情况。这就说明,曹雪芹他写书,虽然从生活真实出发,但他又是有艺术虚构的,他不想把书里的故事背景一语道破,但他又处处照顾到真实的社会背景,于是他就使用了许多巧妙的办法,说当今皇帝上面还有太上皇,我觉得他那是把康熙、雍正、乾隆三个皇帝合并在一起写。太上皇有隐喻康熙的意思,而书里元妃省亲以后的皇帝,所谓“当今”,则是指乾隆,至于雍正,他就体现得格外含混。贾母用“头上有青天”颂圣,所称颂的就是乾隆,乾隆的怀柔政策给现实生活中的曹家,带来了新的生机;贾母的原型李氏是真心实意地感恩戴德,化为书中的角色贾母,她在这时候就说了这样一句话。

  说到这儿,我觉得还要把一个辈分问题给大家再捋一遍,大家头脑就更清楚了。清朝这三个皇帝里,康熙对应于曹家是哪一辈呢?是曹寅这一辈,投射到《红楼梦》这个书里面是哪一辈呢?就是贾母这一辈;下一辈,雍正这一辈的,就应该是曹寅的儿子,曹很快死了,就是曹,投射到《红楼梦》里面就是贾赦、贾政、贾敬这些人,他们是一辈的;然后就是第三辈,第三辈在王室当中那就是乾隆皇帝,与乾隆皇帝相对应的曹家的同辈人,就应该是曹雪芹这一辈,他们是一辈人,投射到《红楼梦》里面,就是那些玉字辈的人,贾珍、贾琏、贾宝玉等。它是这样一个对应关系。

  所以贾母说“头上有青天”,就是因为在乾隆这一朝,曹家的情况得到了大大的缓解,这是有档案可查的。当时曹的那些所谓欠款、欠银就一风吹了,曹又重新回到内务府,投射到《红楼梦》小说里面就是贾政这样的人,又当上官了,虽然这个官不是很高,但是也还过得去,当了一个员外郎,是吧?所以贾母说“头上有青天”,其实就是从现实生活中的曹家来说,或者从《红楼梦》中的贾家来说,他们对皇帝是愿意效忠的,是很感激的。这是实事求是的反映、描写。

  当然贾母说后几张牌的时候,她说的韵语也都很有意思,她说“六桥梅花香彻骨”,实际上也是讲,我们曹家,在小说里面当然就是讲的四大家族了——首先是史家和贾家,终于熬过了那个最困难的严冬,梅花开放了,是吧,获得了一个比较好的情景。而且她继续颂圣,叫“一轮红日出云霄”,贾母对这个小说里面的当今皇帝,实际上也就是现实生活当中的那个乾隆皇帝,她是愿意一而再再而三地表达感激之情的。可是呢,整个牌凑成一副以后,这个牌名并不好,这就是曹雪芹精心的艺术构思了。他偏这么构思。鸳鸯就告诉贾母了,说 您这副牌——那个牙牌打法是三张牌凑一副——说您这三张凑一副,“凑成便是个蓬头鬼”;没想到这么三张引出感恩颂圣的牌,凑成了以后竟不是什么好的名称,是一个蓬头鬼。那个贾母也很聪明,她就说了一句,“这鬼抱住钟馗腿”。这是非常高妙的一种艺术构思,这就是曹雪芹他把生活提升为艺术的能耐了。钟馗,大家知道钟馗是专门打鬼的,他就写出一个微妙的形势,贾母一方面觉得钟馗会保护自己,是不是啊?可是鬼是不是立即被打掉了?又不是,这鬼没有被立即打掉,鬼又抱住了钟馗的腿。就是说当时贾家的局面是既碰到了困难,又有人保护,但是这个保护又不一定能够进行到底,所以究竟是钟馗把鬼打了,还是鬼抱住钟馗腿,把钟馗拖了一个马趴,还说不清楚呢,是不是?这很巧妙,所以他这些牌令词不是说在那儿随便写的,他写的时候是很动脑筋的。作者如此苦心,“十年辛苦不寻常”,咱们读《红楼梦》,千万也辛苦一点、仔细一点,这才能读出味来,是不是?就好像我前几讲讲的枫露茶,三四道才出色,刚沏出来立刻喝,那不好喝,滗了三四道水,再沏出来,您再喝,那味就好了。这是贾母的令词。

  但是等到史湘云接着来摸牌的时候,情况就发生了一个变化,这时候就出现了一句惊心动魄的话。请在座的每一位朋友跟我一起来深思这句牌令词意味着什么?史湘云就突然说了一句叫做“双悬日月照乾坤”,什么意思啊?按封建社会当时那样一个统治思想,是不能够有日月双悬的,天无二日嘛!虽然不是一个另外的太阳,但是你是一个月亮,你跟太阳平起平坐地悬在天上,这还得了?这本来是李白的一句诗,李白的那句诗它所说的是唐玄宗在安史之乱的时候,匆忙地逃往四川,他当时还是皇帝,很狼狈,半道上三军哗变,他不得不把他心爱的宰相杨国忠杀掉了,杀掉了宰相还不行,人家说宰相的妹妹还在你身边呢,他就只好劝杨贵妃——杨国忠的妹妹自尽,杨贵妃也没有办法,就只好自尽死掉了;而这个时候,他的儿子就在另外一个地方宣布自己当皇帝了。他还没有退位,另一个皇帝又产生了。于是,李白当时有一句诗叫做“双悬日月照乾坤”。史湘云引用这句诗就意味着在乾隆朝的时候,在现实生活当中的曹家的头上出现了日月双悬的情况,这个情况反映到书里面,曹雪芹就通过“金鸳鸯三宣牙牌令”,通过史湘云,把它惊心动魄地宣示出来。书里的贾家别看在那里吃喝玩乐,他们头顶上,有两个司令部呢,他们究竟还能玩多久,取决于那两个司令部到头来谁吞下谁啊。

  有朋友就可能会这么问我了,说日月双悬,这时候怎么日月双悬?康熙死了,雍正也死了,乾隆也当皇帝了,当稳了,怎么日月双悬?那个月亮是谁?“日”当然是乾隆了,“月”是谁啊?有没有月?有月啊!好大一个月亮!他是谁?

  大家知道,太子胤曾经是康熙钟爱的儿子,上一讲讲了半天,大家应该印象还很深刻。康熙很早就为太子完婚,太子后来身边也有很多女人,生育能力也很强。康熙的第一个皇子是他十三岁生的,他超级早婚早育,太子生育也早,生了很多个儿子。太子所生的第一个儿子也夭折了,第二个儿子就等于是第一个儿子,这个儿子叫什么呢?这个儿子叫弘皙,大家知道乾隆的名字叫弘历,他们是“弘”字辈的,是一辈人。弘皙他年龄很大,因为康熙生殖能力太强了,康熙的最后一个儿子,比他前面的儿子生的儿子再生的儿子还小,他生殖能力太强。所以单从年龄上看你觉得有点混乱,但是从辈分上是一丝不乱的。这个弘皙年龄很大,在一废太子的时候他已经大约十五岁了,已经是一个很成熟的人了。弘皙是在康熙眼皮下面长大的,他的父亲第二次被废掉的时候,他已经十八岁了,而且他就已经结婚了,他也生了儿子了,他又给康熙生了嫡传的重孙子,叫永琛。有名有姓的,到那一辈上就都是“永”字辈,到了嘉庆那辈都是“永”字辈,嘉庆当皇帝以后,才把自己名字里的“永”改成了“”。在二废太子之后,当时究竟朝野反应怎么样呢?你现在查那个康熙、雍正朝的文献,你会发现很少这方面的记载,它们基本都被删除了,但是好在,我上一讲引用过,我们有一个邻国是朝鲜,他们的历史上仍然有相关记载。在这个朝鲜的《李朝实录》上有什么记载呢?有以下一些记载,比如说第一,在二废太子之后,虽然胤本人确实让康熙伤心了,觉得不能让他继承皇位了,但是胤的儿子弘皙是嫡长孙,康熙非常喜欢,因此康熙仍然在考虑要把皇位传给嫡系的,如果儿子不行,可能就传给孙子,而且这个孙子不是一个幼儿,已经是一个文武全才的青年了。而且《李朝实录》还记载,康熙后来一下子就病死了,雍正继位了,康熙在临死的时候有遗言,两条,一条就是说废太子这个人确实是以后不能够再让他在政治上有所作为,要永远地把他关起来,但是要“丰其衣食”;另外,就是说他自己的嫡长孙弘皙,要立即封为亲王。《李朝实录》里面有这样的记载,即便所记载的跟历史事实有所出入,也仍然说明在当时那个情况下,弘皙是一个举足轻重的人物。虽然他的父亲被废掉了,但是他仍然得到皇祖父的喜爱,他是清皇室真正的嫡传血脉。所以说,在乾隆朝的时候,乾隆万万没有想到,出现了一个强劲的政敌,就是这个弘皙,就是他的堂兄。

  乾隆年纪小,一废太子的时候,乾隆还没出生;二废太子的时候,乾隆还是个婴孩,还很小,还不懂事。所以最初他小看了这个堂兄弘皙,他万没想到,在他登基以后,弘皙很快地膨胀了自己的政治势力,成为了他的一个强劲对手。如果乾隆他是太阳的话,弘皙就被人们认为是月亮,这个你一点也不要觉得奇怪。首先这个情况从清朝的史料上可以得到很多印证,我这个论断是有论据支撑的。因为雍正当时也小看了弘皙,上一讲我讲过,雍正他坐上皇位之后,他面对的政敌太多了,俗话叫“按下葫芦起了瓢”,是不是啊?他忙不过来,而 且也确实好像是康熙有过这样的意思,就是一定要善待弘皙,因为他已经是死老虎了。他父亲在雍正二年就死掉了,也就是在雍正登基不久,原来那个太子就死掉了。雍正一想,弘皙又隔了一代了,而且当时弘皙可能表面上也很谦恭老实,也没露出毒牙,所以雍正就放了他一马。既然父亲说了封他为亲王,那就封吧,果然雍正就封了弘皙为理亲王,先是郡王,后来就是亲王。弘皙当然还是个敏感人物,所以说不能够让他在紫禁城里居住,或者给他一个大的王府,在北京城里、市区让他居住,那都不大安全,那么把他安排到什么地方呢?安排到昌平的郑家庄。现在你到昌平去,还有一个地名叫郑各庄,应该就是那儿,雍正把弘皙安排在那儿,在那儿盖了一个很大的王府。有人说,能有多大啊?很大,这个是有确凿史料可查的。

  其实康熙生前,就开始做这件事,康熙当时主要还不是要把弘皙挪过去,因为当时废太子还活着嘛。废太子在被圈起来以后,开头是软禁在紫禁城里面一个叫咸安宫的地方,康熙觉得这早晚是个事,有这么一个人,被废掉的,在紫禁城里面住,不安全,但是他又是自己的骨肉——康熙这个人也有他注重骨肉感情的一面,所以他就说,那就在郊区给他盖一个大的王府,便于把他看管起来。而且又是一种柔情看管,说就干脆盖在我每次木兰秋路过的路线上的那么一个地方,把我的行宫也跟他的那个王府盖在一起。康熙有这么一个设想,后来就予以落实。昌平的郑家庄建成的房屋情况是这样的,行宫里面是大院套小院子,大小房屋是二百九十间,游廊是九十六间;给当时的胤盖了一个王府,是大小房屋一百八十九间,这个待遇还是比较高的,是吧?为了供应这个行宫和这个王府,在周围又盖了比如饭房、茶房、兵丁住房、铺房等等,有多少间呢?有一千九百七十三间。整个规模怎么样?大家想一想,相当大的一个规模。经过岁月的洗刷,这些建筑物如今都很难寻觅了,但有人在现在昌平郑各庄发现了一种很特殊的铜井,非同寻常的水井,那应该就是当年理亲王府的残存痕迹。在雍正朝的时候,雍正二年不是废太子死掉了吗?雍正就把弘皙作为一个亲王,安排到了郑家庄居住。这对弘皙来说,既有坏处又有好处,坏处就是还是有点遭贬斥,虽然我是一个亲王,一般亲王王府都应该在城里面,可是我却被发配到北郊很远的地方;好处呢,就是不管你怎么看管,这比在政治中心里面还是要松弛一些,我就可以另打主意了。而弘皙果然另打主意了。

  还是回到“金鸳鸯三宣牙牌令”。你看,这“三宣牙牌令”多有意思啊!光这么一句话,就可以一下子——所谓“一树千枝”——一下子可以长成这么一棵枝叶繁茂的大树,说出这么多有趣的事情来。史湘云就点出来了,小说所反映的时代,它的时代背景、政治背景就是日月双悬照乾坤。当时“日”就是乾隆皇帝,他已经继承了王位,当了皇帝了。但是他的一个堂兄,废太子的这个儿子弘皙,却在郑家庄也做着皇帝梦,而且还有很多很实际的谋取皇权的阴谋活动。在现实生活当中,对曹家他们这种大家族来说,对这种情况一定都门儿清;底层老百姓可能糊涂,曹家不糊涂,也不能糊涂,因为他们必须随时搞清楚政治形势,从积极的角度说是为了获取更多实际利益,从消极角度说是为了避免遭受打击。现实生活中的情况折射到小说里,就是贾母她们心里都明白,史湘云就说出来了:双悬日月照乾坤。

  下面有的朋友可能还希望我提供更坚实的论据,怎么见得人家弘皙就要夺权啊?就要谋取皇位啊?乾隆后来说的。我底下不引别人的话,那乾隆说了还有错吗?乾隆怎么说呢?乾隆后来就说,弘皙“擅敢仿照国制,设立会计、掌仪等七司”。就是只有皇帝才能有这样一些机构,掌仪司就是皇帝出行仪仗,仪仗队怎么来设置,怎么铺地毯,两边怎么挡帷幕;会计司更不消说了,帮皇帝管国库的;另外还有五司,一共有七司。哎,弘皙幸而他正好远在郑家庄,不在城里面,在城里头可能还麻烦了。郑家庄,刚才我已经说了房子数目给你听了 ,很多,足够他设立自己的行政机构,对不对呀?弘皙就在那儿自己当起了皇帝了,给自己设立了七司了,他已经做起皇帝来了。乾隆比他小,一开头没在意,没有盯牢他,后来乾隆长大掌权了,又成为一个大政治家了,就明白了。在现在的清朝史料里面,明明白白留下乾隆这样的话,乾隆说弘皙“自以为旧日东宫之嫡子,居心甚不可问”。乾隆这才意识到,他自己血脉上甚至还敌不过弘皙。按封建社会那个宗法思想,伦常排序,嫡庶之分,他是一个庶出的雍正的儿子,而弘皙呢,是康熙的皇后生的儿子的大老婆生下的儿子,而且是成活的一个嫡长子,就是说弘皙是康熙正根正苗的嫡长孙,是不是啊?所以后来乾隆恍然大悟,哎呀,没把这个人防范好,闹半天,他“自以为旧日东宫之嫡子”。而且后来乾隆发现,最让他伤心的是,皇族里面很多人都是这个思想,包括他父亲善待过的那些贵族,那些亲信,都还有这样的思想,就是他们心里头总嘀咕,谁应该当皇帝啊?自然先问康熙皇帝他的嫡子是谁啊,他嫡子坏了事,死了,那么他嫡子还有没有嫡子啊?有,而且又是康熙看着长大的,又并没有坏事,康熙也没说他不好,甚至还常夸他,他还又为康熙生下了嫡重孙,好旺的正宗皇家血脉啊!那么,他不就应该当皇帝吗?很多人都有这种想法,所以乾隆后来就警惕起来。一开头他大意了,结果有一段时间就是“双悬日月照乾坤”。在《红楼梦》第四十回“金鸳鸯三宣牙牌令”中,就惊心动魄地宣示了《红楼梦》这本书它整个的政治背景是“日月双悬”,最后鹿死月手还是日手,至少到书中第四十回的时候,还尚未可定。

  所以史湘云后来这个牙牌令令词一句比一句恐怖,叫做“闲花落地听无声”。在那个时候,这种斗争还是暗斗,在乾隆元年的时候还是暗斗,到乾隆四年的时候才变成一次大决斗,才变成明争。所以这个时候暗地较劲,叫做“闲花落地听无声”。据史料记载,弘皙曾给乾隆送寿礼,礼物里有一件明黄色肩舆,就是抬着走的躺椅,那东西的颜色是只有皇帝才能使用的;弘皙这样做就是一种挑衅,因为没有皇帝本人的命令,任何人都是不可以擅自制作这种颜色的用具的,但弘皙他就制作了,拿到你乾隆眼前了,看你怎么办?乾隆确实难办,如果说我就是要用这个东西,也该我自己叫人制作去,你不可以越过我让人去制作,你这是僭越妄为。可是人家又送过来,当作寿礼,表面上是好意,但若是收下,那么就等于开了个头,以后谁都可以随便去制作这种颜色的东西了。这件事情不大,“闲花落地”,当时在朝廷里也没引起什么响动,“听无声”,但其实是弘皙向乾隆发起的一次心理战。乾隆当时不动声色,只是说这肩舆不要,拿回去;但拿回去以后,弘皙就自己拿来用了,他就坐着只有皇帝才能使用的颜色的肩抬躺椅,过来过去的了。乾隆后来说起这件事还非常愤懑,但当时还是暗斗,没有撕破脸决一雌雄。

  “日月双悬”的政治形势下,当时官僚阶层呈现的状态比较复杂,史湘云又说了一句牌令词,叫做“日边红杏倚云栽”,意思是也有的人会依靠日这个力量,从而得势。但是你要小心,紧接着,史湘云又说出一句来,和“双悬日月照乾坤”一样让你心跳,叫做“御园却被鸟衔出”,这句话很妙啊!御园,大家去过紫禁城的御花园吧?那么大一个大花园子,你可要小心,你防这个防那个,一只鸟就可能把你衔走啊,厉害不厉害啊?当然,这句话,一般可以理解为鸟儿飞进御园里,衔出了里面樱桃树上的樱桃。书里写史湘云的那副牌,凑成以后是“樱桃九熟”,牌相是三张牌九个红点,满堂红。鸳鸯报出“樱桃九熟”的牌名后,史湘云接着就说“御园却被鸟衔出”,意味着御园里所有的樱桃,所有的精华,实际上也就是御园的全部价值,都会被外来力量夺取走。简单来说,就是有一种潜在的夺权力量正在虎视眈眈,御园有可能被鸟就衔出去了,别看表面是“闲花落地听无声”。所以史湘云的这个令词也很可怕,预告了很多东西。

  在“金鸳鸯三宣牙牌令”这一段文字里,不仅贾母和史湘云的牌令词隐含着这样的喻意,像薛姨妈说“梅花朵朵风前舞”,薛宝钗说“处处风波处处愁”,林黛玉说“双瞻玉座引朝仪”等等,也都不是随便那么一写,都有类似的意思在里面。

  当然曹雪芹他写作从来都不会是写一笔就单纯地表达一个简单的意思,他总是一笔多用。后来有一个人叫做戚蓼生的,他给前八十回本的一种古本《红楼梦》作序,他就概括曹雪 芹的艺术手法叫做“一声而两歌,一手而二牍”。意思就是说一个嗓子能唱出两首歌来,一只手能写出两封信来,他是在形容曹雪芹文笔的高妙,又叫做“一击两鸣,一石三鸟”。在这个地方实际上是一石三鸟,他写“金鸳鸯三宣牙牌令”,向读者揭示了小说里的贾家所面临的那种复杂的“双悬日月照乾坤”的政治形势;后来又通过林黛玉说了几句牙牌令,结果把《牡丹亭》《西厢记》里面的词说出来了,被薛宝钗逮到了小辫子——所以,这一段描写也是为后面的情节,为钗黛之间的矛盾冲突做铺垫的;同时又让刘姥姥说了一些很滑稽的话,特别最后一句,说“花儿落了结个大倭瓜”,结果下一回就表现所有贾府的这些太太小姐们都笑做一团,显示出文化差异所引起的情绪震荡。所以曹雪芹确实很厉害,叫做“一石三鸟”。

  通过“金鸳鸯三宣牙牌令”,我们就知道,在《红楼梦》里面,实际上月亮是有特殊的寓意的,喻谁的?就是喻废太子以及他的儿子,更具体地说,是弘皙的一个代号,是隐藏在《红楼梦》文本后面的,构成曹雪芹写作的重大政治背景的一个人物的代号。

  月喻太子,例子太多了,不仅仅是“金鸳鸯三宣牙牌令”。再细解释一下,我说月喻太子,完整的意思是,《红楼梦》里许多地方所出现的关于月亮的文字,都是在明喻或暗喻或借喻义忠亲王老千岁及其残余势力。就其生活原型而言,不仅包括胤,也包括弘皙,“太子”是一个复合的概念。

  好,我们就来看还有哪些月喻太子的例子。我们一翻开《红楼梦》,第一回,就发现有个人物贾雨村出来了,这个贾雨村在第一回里面就有口号一绝,脂砚斋还特别指出来,说《红楼梦》 “用中秋诗起,用中秋诗收”。因为她看过曹雪芹写的完整的《红楼梦》的书稿,第一回就是写中秋节,然后就有一首诗出现了,就是贾雨村的口号一绝,就是说月亮的。她告诉我们在《红楼梦》的最后一回,也会有一首诗,也是中秋诗,最后来收尾,来了结《红楼梦》,脂砚斋透露曹雪芹的写法是这样的。贾雨村的口号一绝说什么呢?“时逢三五便团圆,满把晴光护玉栏。天上一轮才捧出,人间万姓仰头看。”后两句这个场景太夸张了,这不就是皇帝出来了吗?是不是啊?“天上一轮才捧出,人间万姓仰头看”,干吗呢?说是写一个中秋的月景,实际上这首诗里面隐伏着一种政治情势,就是在“双悬日月照乾坤”的情况下,月亮已经非常地膨胀了。这首诗这样解释你可能觉得还是有点牵强,觉得用这么一首诗你说服不了我。好,咱们再来几首。

  咱们知道在第四十八回,就写到有一个美丽的姑娘她要学着做诗,这个姑娘是谁呢?就是香菱,就是甄士隐的女儿。香菱前后写了三首诗,一首比一首好。第一首,林黛玉看了觉得简直是门外汉,不行,但是在这首里面就有一句,叫做“月挂中天夜色寒”,就是当时月亮的情形不是很妙,当时它虽然挂在中天了,但是夜色还寒,离月亮真正得势看来还要有一段距离才行。第二首,她写了,最后薛宝钗就说你这个不符合题目了,题目让你写月,结果你写月色了,但是这一首里面也有一句值得玩味,叫做“余容犹可隔帘看”。当时弘皙是被安排到昌平郑家庄去居住的,开头他本是被雍正安排去的,雍正死了以后,乾隆后来对他有所觉察了。弘他虽然被边缘化了,可是很多贵族家庭还是知道他是有势力的,特别是心里都觉得他是康熙皇帝的嫡长子的嫡长子,他是康熙皇帝的嫡长孙,所以叫做,虽然只剩下“余容”,但是“犹可隔帘看”,他还存在。到第三首,就是最后所有的人都觉得好,林黛玉、薛宝钗、李纨都说这首写得好,说明香菱终于修炼成一个诗人了。这一首被认为最好的诗里面有一句,就更惊心动魄,叫做“精华欲掩料应难”,就是说月亮这个精华,你要想把它掩盖,但告诉你,到目前为止你也难了。这月亮就要成事了,对月亮充满了期待。恐怕又有人说,说香菱这个诗,你是不是还是太牵强了?我原来读《红楼梦》哪觉得有这个含义,你是不是太耸人听闻了呀,是那么回事吗?对此我个人仍然坚持我的观点,就是那么一回事。

  还有例子。大家知道,已经到了很后面了,到了第七十六回了,过中秋节,又过中秋节,林黛玉和史湘云在凹晶馆联诗,记得这个情节吧?那些诗你一句一句推敲过吗?又摇头,又不推敲。读《红楼梦》这些诗可千万不能放过,请您跟我一起细加推敲,推敲它乐趣无穷。你的感想、你的看法可能跟我全然不同,但是咱们在共同地读《红楼梦》,探索这些诗句背后的含义的时候,不是会得到很大的乐趣吗?是不是?我觉得这是很重要的。


  林黛玉、史湘云就联诗了,联诗里面有很多句都是非常值得我们注意的,当然整个这个诗,因为是中秋节做诗,几乎都跟月亮有关,但是其中有些句子还是越想越惊心动魄。比如有这样一些句子,叫做“宝婺情孤洁,银蟾气吐吞”,这两句还好,意思就是说,宝婺,它指的也是天上的星辰,它的处境是孤独的,但是它很纯洁,实际上也是在指月亮;“银蟾气吐吞”,银,就是月亮是银色的,里面有蟾在那儿吐气。“药经灵兔捣,人向广寒奔”,月亮里面不是有一个兔子在捣药吗?她们两个就联诗说,人在这个时候一看月亮就想往广寒宫奔去,要投奔那个地方,里面那个宫殿,嫦娥住的宫殿叫广寒宫,“人向广寒奔”。有人可能会说,“人向广寒奔”的“人”就是说的“嫦娥”,因此这里面也许并没有你说的那么些深意。是的,这四句虽然是说月亮,但是好像还不算厉害,就是一般地形容一下景象罢了。那么我们再往下看。

  底下几句叫做“犯斗邀牛女,乘槎待帝孙”。这两句可就不得了了,斗就是指的天上的北斗,北斗星。犯斗,一个星去侵犯另外一个星叫做犯,“犯斗邀牛女”,这个诗意它在模糊当中表达出很强的一种紧张的气氛。这句倒也罢了,底下还有三句,现在我告诉你,在有的古本《红楼梦》里面,底下我说的三句也被抄书人可能读出其中的味道了,由于害怕,就给删去了,所以不是每一个古本里面都保留了以下三句,因为以下三句用今天的话说就是太露骨了。底下几句是什么呢?一句叫做“乘槎待帝孙”,“槎”就是那个木筏子;“乘槎”,过去认为天上有天河,所以槎也可以在天河里面运行。坐上这个木筏子在天河里面运行,在等待谁的降临呢?等待帝孙,帝孙虽然是指的星辰,过去把织女星叫做帝孙,但是在这里它分明指的就是康熙的孙子。因为在乾隆朝所有人都知道,帝孙这个字眼指的就是弘皙,没有别人。他是康熙皇帝的嫡长孙,简称帝孙,别的庶出的都不能这么称呼。于是在凹晶馆联诗里面居然就出现了这种句子,要“乘槎待帝孙”,一些人就希望他成事,希望他最后是“天上一轮才捧出,人间万姓仰头看”。这是不是很惊心动魄啊?下面可能还有人不服气,说你是不是太敏感了?哎呀不是我敏感,谁敏感啊?是高鹗敏感,高鹗、程伟元敏感。高鹗、程伟元他们得到的那个古本里面是有这一句的,但是他们一看,“ 乘槎待帝孙”,哎哟,咱别惹祸啊,赶紧把这个“待”字涂掉了,改成了“访”。所以你在通行本里面就可以看到,高鹗他们改成了什么呢?他不但续后四十回,他还改前八十回,他就把“乘槎待帝孙”,改成了“访帝孙”,一待一访,意思就完全不一样了。“待帝孙”就是你对一种力量有所期待,你希望他能解救自己,是盼望救星的意思,等待他成功的意思;“访帝孙”就是去做一趟客,做一次友好访问,就大不一样了。所以你说谁敏感啊?二百多年前那个姓高的他比我敏感,赶紧改了。

  还有两句叫做:“虚盈轮莫定,晦朔魄空存。”就是说有人说了,月有阴晴圆缺嘛,月亮,有的时候它就会变成一个月牙,有时候是一个满月,有时候它是虚的,有时候它是盈的、充满的;月亮嘛,可以说是不稳定的,他们也注意到这一点,这个力量确实是时而显得很强大,时而显得很虚弱。但是,下面一句明确地宣示了他们的一个信念,叫做“晦朔魄空存”。在它完全变黑的时候和它完全变亮的时候都只是它的表象,明白吧?不要看表面的变化,无论怎样,它的实体,它的魄,是在天空当中稳定地存在的呀!这个联诗当中就联出了这样的句子,难道是偶然的吗?难道我认为在《红楼梦》的文本里面月喻太子,是完全没有道理的吗?

 也有人可能会说了,你光是引诗,你能不能举出点情节的例子让我听听啊,是不是?在《红楼梦》的描写当中有没有暗示现实生活当中的曹家,升华为艺术当中的贾家以后,去支应潜在的政治集团的事情呢?有没有这种情节啊?如果你读得仔细的话,是有的。在第二十八回,突然插进一个很小的情节,很多人都不注意,但是我提醒你注意,就是贾宝玉匆匆忙忙跑过凤姐的院子,凤姐说你来,你给我写几个字,有没有这么个情节啊?是吧?贾宝玉说写什么字啊?凤姐说,你甭管了,你就给我写。写的什么字?叫做“大红妆缎四十匹,蟒缎 四十匹。上用纱各色一百匹,金项圈四个”,多不多啊?这东西不少啊,是不是啊?也很贵重啊。贾宝玉就问,“这算什么?又不是账,又不是礼物,怎么个写法?”凤姐说,“你只管写,横竖我自己明白罢了。 ”大家知道,凤姐平常写字、算账,她是有一个可供支使的人的,叫什么呀?叫彩明,记不记得这个人啊?彩明不是一个丫头啊,彩明是一个童子,是一个小男孩,但是有文化,会算术,一般的这种事情凤姐都是让彩明来做。但是在做这件事的时候,凤姐就没有叫彩明,而是找她最亲近的人,找贾宝玉来做这件事。她知道贾宝玉是个不问政治的人,贾宝玉根本就不耐烦,正合适,贾宝玉写完就忘了,太好了。凤姐要把这些东西往哪里送?有人说她送给元春的,人家这个贾家的大小姐在皇宫里面是贵妃啊,是不是?她送给元春,她要开一个单子,她需要贾宝玉这么秘密地来开吗?她让彩明开不就完了吗?而且她为什么不回答贾宝玉呢?你就跟贾宝玉说不就得了吗?凤姐说,这事横竖我明白就行了,我明白就罢了,怪不怪啊?而且底下,凤姐还有很多蹊跷的事情。到第七十二回,那一回里面凤姐讲她做了一个梦,叫梦中夺锦。她说突然来了一个人,看着很面善,仔细想又想不起是谁,来要一百匹锦,于是凤姐就问他,那个人说娘娘要一百匹锦,凤姐问他,是哪一位娘娘啊?结果那个人说的又不是咱们家的娘娘。有这个情节,是不是啊?当时王熙凤作为一个当家人,她所要支应的,要对付的不仅仅是一个太阳,她还要应付月亮那边呢,应付月亮那边只能采取这种办法,不能太明白地去应付,知道吧?

  所以你看这些地方都说明,在康、雍、乾三朝,当时的政治形势影响了曹家,曹雪芹这个作者又把乾隆初期复杂的政治情势,和自己家族的命运,巧妙地投射到了《红楼梦》的文本当中,留下了诸多的蛛丝马迹;而且有的已经不是蛛丝,已经不是马迹,留下的痕迹已经是非常清晰了,这就是这一讲我所要强调的。请你注意“双悬日月照乾坤”!也可能有朋友就着急了,说您看您说了半天还没告诉我们,秦可卿的原型究竟是谁呢?关于这个,请听下回分解。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站内搜索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