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阅微草堂笔记》 中的红学有关的材料

《 阅微草堂笔记》 中的红学有关的材料

曹雪芹(?一1763 ,一作1764 )与纪昀(1724 - 1805 )可谓同时代人,《 红楼梦》 一书,博雅如纪昀,当有读到的机会.蒋瑞藻《小说考证》 卷七红楼梦条引《 续阅微草堂笔记》 说:“《 红楼梦》 一书,脍炙人口,吾辈尤喜阅之。然自百回以后,脱肢失节,终非一人手笔。戴君诚夫,曾见一旧时真本,八十回之后,皆不与今同。荣、宁籍没后,皆极萧条,宝钗亦早卒,宝玉无以作家,至沦于击柝之流;史湘云则为乞丐,后乃与宝玉仍成夫妇.故书中回目有“因麒麟伏白首星”之言也。闻吴润生中承家,尚藏有其本,惜在京邸时未曾谈及;埃再踏软红,定当假而阅之,以扩所未见也。”

这是一条很重要的材料,谈红学者时或引之。《 续阅微草堂笔记》 作者不明谁何,学者或仍归之于纪昀,或亦于此未能无疑辞。① 此书未见传本,无从判定。检《 笔记》 所记实未见直接有关曹雪芹《红楼梦》 的文字,但有间接关乎红学者三事,请分别述之。

《 滦阳续录》 (二): “宗室敬亭先生,英郡王五世孙也。著《四松堂集》 五卷,中有《 拙鹊亭记》 曰:‘鹊巢鳩居,谓鹊巧而鳩拙也。小园之鹊,乃十百其侣,帷林是栖.窥其意,非故厌乎巢居,亦非畏鳩夺之也。盖其性拙, 视鳩为甚,殆不善于为巢者,故雨雪霏在,毛羽䄜褷而朝阳一烯,乃复群噪于木杪,其音怡然,似不以露栖为苦。且飞不高翥,去不远扬,帷饮啄于园之左右二或时入主人之堂,值主左食弃其徐,便就而置其啄;主人之客来,亦不惊起,若视客与主人皆无机心者然。辛丑初冬,作一亭于堂之北,冻林四合,鹊环而栖之,因名曰拙鹊亭.夫鳩拙宜也,鹊何拙,然不拙不足为吾园之鹊也。’案此记借鹊寓意,其事近在目前,定非虚构,是亦异闻也。先生之弟仓场侍郎宜公,刻先生集竟,余为校钵,因掇而录之,以资谈柄。”

按爱新觉罗敦诚字敬亭,号松堂,与乃兄敦敏(字子明,号懋斋)跟曹雪芹交最久,相知最深。在敦诚的《四松堂集》 及敦敏的《 懋斋诗钞》 中收有若干跟曹雪芹生平有关的极为珍贵的材料,治红学者一向倚为典要。吴恩裕先生所著《 曹雪芹丛考》 中有《 敦敏、敦诚和曹雪芹》 专篇论之。② 因此对于作为曹雪芹至交的敦诚,我们自然也希望能知道得更多一些。检《 四松堂集》 ③ 卷首有纪昀所作的一篇序,对敦诚的为人和诗文甚为推重,有云:“桂圃侍郎既刻其先德之遗集,复哀辑伯氏敬亭先生诗二卷文二卷笔座一卷,总题日《四松堂集》 .问序于余。余读之,遥情幽思,脱落畦封,多使人想像于笔墨外。其诗古体胜今体,古体七言又胜于五言,高者攀韩、苏之垒,次亦与剑南、遗山方轨并行,其文似从公安、竟陵人,而逸致清言,上追魏晋。……其亦人杰也哉!… … 则先生之学识深矣。……然则侍郎以同气之故,校刻斯集,为因人以存其文.后之读斯集者,睪然高望,慨然远想,固可因文以见其人矣。”末署“嘉庆丙辰长至后五日河间纪的撰时年七十有三。”另据《曹雪芹丛考》 附录《 <四松堂集>集外诗文辑(增补)》 第三《 <四松堂集>未刻永惠、永忠、刘大观的序文和纪购的附识》 引《 附识》 说:“诗意高超古 雅,诚得温柔敦厚之遗者。至其议论独辟处,虽古人不多让焉。后之读者能不钦为风雅之宗!《笔塵》上下两卷虽不多,然一字一句皆卓有高识,且立言俱得中和之气。诚挥塵之雄谈,艺林之佳品。速付诸梓,以公同好。丙辰冬日纪昀又识。”此《 附识》 今不见《 四松堂集》刻本。查序文作于嘉庆丙辰(元年,1796 年)长至后五日,《 附识》 署丙辰冬日。按“长至”通指复至或冬至,《附识》 作于是年冬日,则序文之长至为冬至,《 附识》 盖在序文写作后不久成之.复查《 滦阳续录》 小序署“嘉庆戊午七夕后三日观奕道人书于礼部直庐时年七十有五。”戊午当嘉庆三年(1798 年),后于撰写《 四松堂集序》 及《 附识》 两年。《 笔记》 转录的《 拙鹊亭记》 原载《 四松堂集》 卷三,取以检对,文字小有异同.这里,使我们感兴趣的是两个问题:第一,纪氏《笔记》 此条所谓可资“谈柄”的“异闻”,弦外有音,必非无根游谈,纪氏心目中也不会全无影响.而立言谨慎,于寓意云何,第无一言及之。此事谅与曹雪芹无干,但对考究跟雪芹过从甚密的敦诚一生行实,却不无待发之覆。第二,《笔记》 说:“刻先生集竟,余为校雠。”又从所撰《 四松堂集序》 和《 附识》 得知,他不但认真读了集子里诗文,且深人置评;那么,对其中和曹雪芹有关的《 寄怀曹雪芹》(卷一)、《 佩刀质酒歌》 (同上)等诗,纪氏无疑是过了目的.④ 又由他对敦诚诗的评价,认为古体胜今体,古体七言又胜于五言,也应当引起我们的注意.检《 四松堂集》所收七古不过二十来首,而《寄怀曹雪芹》 与《佩刀质酒歌》 又都堪称七古中情辞并茂的上乘之作,纪氏说敦诚的诗七古胜于五古,此两诗当居首选.又两诗不但明举雪芹之名,《寄怀曹雪芹》 诗中还有“不如著书黄叶村”之句,然则对于曹雪芹其人其书(《红楼梦》 )纪氏也应该是耳熟能详的;可惜在《 笔记》 中竟不着一字。《 续阅微草党笔记》说:《 红楼梦》 一书“脍炙人口,吾辈尤喜读之.” (见上引).但此书是否果出于纪的之手,还有疑问,就只好置之不论了。

《 如是我闻(二)》 :“宗室瑞华道人言:‘蒙古某额附尝射得一狐,其后两足著红鞋,弓弯与女子无异。’”

这是一则很无聊的小故事,无多新义.但提供故事的宗室瑶华道人,却跟《 红楼梦》 有点奇特的瓜葛.说“奇特”,因为他是早就知道《红楼梦》 这部书,却有意回避而不敢读的一个人.诸家已检出,瑶华道人即弘旿,字醉迂,是諴格亲王允秘之子、乾隆皇帝的堂弟。据永忠《 延芬室集》 所收《 因墨香得观<红楼梦>小说吊雪芹》的三首诗云:“传神文笔足千秋,不是情人不泪流。可恨同时不相识,几回掩卷哭曹侯." “颦颦宝玉两情痴,儿女闺房语笑私。三寸柔毫能写尽,欲呼才鬼一中之。”“都来眼底复心头,辛苦才人用意搜;混沌一时七窍凿,争教天不赋穷愁.”⑤ 瑶华有批语道:“此三章诗极妙,第《红楼梦》 非传世小说,余闻之久矣,而终不愿一见,一恐其中有碍语也.”按永忠字良甫,一作良辅,又字敬轩,号集仙,一号臞仙.系康熙帝曾孙,允禵之孙,弘明之子.瑶华盖于永忠为堂叔。⑥ 《 清史稿》 卷二二。《 诸王· 圣祖诸子传》 :諴格亲王允秘“圣祖第二十四子.”弘旿“允秘第二子,字仲升,乾隆二十八年封二等镇国将军,三十九年进封贝子,屡坐事端夺爵.嘉庆间,授奉恩将军,卒。弘旿工画,师董邦达,自署瑶华道人,名与紫琼并.”⑦ 关于恐《 红楼梦》 中有所谓“碍语”一层.周汝昌先生在《红楼梦新证》 初版本中云:“瑶华所谓‘碍语’乃绮语,非禁讳语耳。”⑧ 后在修订本中改为“此乾隆时宗室深知其政治意义.不敢接触之确证也.’⑨附带说一句.弘旿从之学画的董邦达,善画山水。官至吏部尚书,曾与曹雪芹有所交往,为雪芹所著《南鹞北莺考工志》 (《废艺斋集稿》 所收作过序⑩。

《 笔记》 此条自与曹雪芹、《红楼梦》 无涉,但因瑶华与《 红楼梦》 有此一段公案,特连 带及之,从而得知纪昀跟“不欲一见”《 红楼梦》 的瑶华是有所往还的。可惜所知无他.仅此而已。

《 如是我闻(四)》 :“裘文达公踢第,今宣武门内石虎胡同。文达之前,为右翼宗学。宗学之前,为吴额附府。吴额附之前,为前明大学士周延儒第。… … 厅事西小崖两楹,曰好春轩,为文达燕见宾客地。……

这条材料,业经有人检出。裘文达公就是裘曰修,江西新建人,字叔度,一字漫士,乾隆四年进士,历任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又吏、户、工三部左右侍郎,礼、刑、工三部尚书,卒谥文达。[11]

《 笔记》 云云,其与红学有关者,要为裘曰修石虎胡同踢第曾为右翼宗学所在一节。考敦诚《 四松堂集》卷一《 寄怀曹雪芹》 诗中有“当时虎门数晨夕,西窗剪烛风雨昏;接䍠倒著容君傲,高谈准辩虱手扪”之句。据诸家所考,“虎门”即指右翼宗学,曹雪芹跟敦敏、敦诚兄弟应当就是在右翼宗学里结交的。敦氏兄弟时为宗学里的学生;雪芹的身份待考.

关于有清一代右翼宗学的所在地点,见于文献记载者并非始终一处,现排比诸书所记如下:

〔 一」于敏中等编纂《日下 旧闻考》 卷六二官署.宗学“左右翼各一,雍正三年特建,以教宗室子 弟,左翼旧在大市街东,今移灯市口;右翼旧在瞻云坊北,今移绒线胡同。”

[二]昭裢《 啸亭杂录》 卷九宗学“雍正中特设宗室左右翼各学。… … 左翼在金鱼胡同,右翼在帘子胡同。”

[三」《 阅微草堂笔记· 如是我闻(四)》 :“裘文达公赐第,在宣武门内石虎胡同。文达之前为右翼宗学,… … ”(已见上引)。

[四」吴长元《 哀垣识略》 卷七“右翼宗学在宣武门北绒线胡同。”

[五」《 光绪顺天府志》 卷七京师志· 衙署“宗学左右翼,雍正三年特建.… … 按左翼在灯市口,右翼在绒线胡同。”卷九京师志· 官学“左翼宗学在灯市口;……右翼宗学在绒线胡同。……按《 旧闻考》 云,右翼旧在瞻云坊北。”卷一三京师志.坊巷“绒线胡同… … 右翼宗学在北。《 啸亭杂录》 谓在帘子胡同,误也。”又“瞻云坊北大街,俗称西单牌楼大街,……南接宣武门大街,… … 旧有右翼宗学,后移绒线胡同。”

[六」朱一新《 京师坊巷志稿》 卷上绒线胡同“右翼宗学在北,《 啸亭杂录》 谓在帘子胡同,误也,”又宣武门大街“宣武门俗沿元称曰顺承门,北有坊日瞻云。… … 右翼宗学旧在瞻云坊北,今移绒线胡同。”

〔 七」朱一新、缪荃孙《 京师坊巷志》 卷二绒线胡同“右翼宗学在北,《 啸亭杂录》 谓在帘子胡同,误也。”卷三“宣武门俗沿元称曰顺承门,北有坊曰瞻云。… … 右翼宗学旧在瞻云坊北,今移绒绒胡同。”卷五“瞻云坊北大街俗称西单牌楼大街。… … 旧有右翼宗学,后移绒线胡同。”又西大市街“俗称西四牌楼大街,南接瞻云坊大街." [12]

综合以上所举各条,可归结为:

( l )清代右翼宗学所在地点,有瞻云坊北、帘子胡同、石虎胡同、绒线胡同诸说.

( 2 )清末纂修的《 光绪顺天府志》 及《 京师坊巷志稿》 、《 京师坊巷志》 ,并认为《 啸亭杂录》 所云右翼宗学在帘子胡同有误,正应作绒线胡同。

( 3 )各书对右翼宗学迁移的具体年分并失载。

兹请于此少加考说.

在上举右翼宗学所在地点的四说之中,瞻云坊北、绒线胡同未闻异议,石虎胡同惟见于《阅微草堂笔记》 中的《 如是我闻(四)》 ,虽似孤证,但晓岚(纪昀字晓岚)与文达渊源甚深,交非泛泛,时相过从,《 笔记》 中记文达事有四条之多,其《 滦阳消夏录(二)》有一条且明记“曩在裘文达公家”云云。是晓岚为文达座上常客,《 如是我闻(四)》 条于石虎胡同裘氏赐第之规模格局尤能娓娓道之;则所说裘氏石虎胡同居所之递嬗沿革当有据。而且在《京师坊巷志稿》 石虎胡同引《 如是我闻》 此条,于“裘文达之前为右翼宗学”一语巴不见有疑辞(见下文引),至于所谓右翼宗学在帘子胡同“误也”,据杨进铨先生撰写的《 蒙藏学校石虎胡同校址及其历史沿革考辨——兼考右翼宗学、松坡图书馆遗址》一文,其《 石虎胡同7 号右翼宗学》 -文,解释说“帘子胡同就在绒线胡同内。”[13]杨进铨先生身居京华,所说当有据。我则帘子胡同与绒线胡同所指实乃一事,《啸亭杂录》 云云,错也还错不到哪里去。

至于瞻云坊北,即瞻云坊北大街,“俗称西单牌楼大街。… … 旧有右翼宗学,后移绒线胡同。”[14]查石虎胡同即位于西单牌楼大街,则右翼宗学旧址即在石虎,同无疑。“瞻云坊北”泛称其方位,“石虎胡同”乃确指其具体地点.是有清一代右翼宗学所在地盖有两处,初在石虎胡同,后移绒线胡同。

请再说右翼宗学创办之年及其由石虎胡同迁往绒线胡同之年。

《 东华录》 雍正二年甲辰闰四月丁丑“命左右两翼各立宗学一所,拣选宗室四人为正教长.十六人为副教长;宗室子弟愿人学者,分别教习清、汉书。读书之暇,演习骑射,并月给银米纸笔等项,以隆教育。”时贤或以为是年就在这里设立了右翼宗学;但前引《日下旧闻考》 卷六二官署· 宗学却说:“左右翼各一,雍正三年特建。”《 光绪顺天府志》 卷七京师志· 衙署· 宗学左右翼并同。年份前后相差一年。此必有说。据杨乃济先生所撰《 右翼宗学考辨》 文,在《 钦定八旗通志》 .卷一一五营建四检出一条十分重要的史料,里面说:“右翼宗学于雍正三年初设在西单牌楼北日石虎胡同,共房八十八问,乾隆十九年称于绒线胡同内板桥巡东,共房三十六间。”[15] 这不但肯定了右翼宗学初设时在石虎却同,而且明确指出初设的年代为雍正三年,并且告诉我们右翼宗学由石虎胡同迁往绒线胡同在乾隆十九年,还记载了右翼宗学在石虎胡同和绒线胡同房间的具体数字。记事翔实,十分可贵。又杨乃济先生在该文中还引用了从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检出的内务府奏案:“总管内务府谨奏:为请旨事.乾隆二十一年六月二十四日内阁奉旨:交内务府于内城官房中,查一所赏给裘曰修居住。… … 现有宣武门内石虎胡同宗学.因糟朽破坏交回房一所,计八十六间,若通融粘补收拾,可谈得住房四五牛闷。… … 奉旨:着将石虎胡同房间赏给。钦此。”这就把右翼宗学由石虎胡同迁往绒线胡同,系因旧房糟朽破坏之故,也说清楚了。

据此右翼宗学之设,盖在雍正二年决定,次年(雍正三年)正式开办。杨进铨先生文中也已揭明此义。

关于裘曰修赐第在乾隆二十一年,我在获读汤乃济先生大作以前,亦曾从《 清史列传》 及《 裘文达公文集》 有关之文推考得之。查《清史列传》卷二三《 裘日修传》 :乾隆二十一年九月“恩赏分户部饭银每年五百两.”又《 裘文达公文集》 卷首《 行述》 :“官吏部时,上垂念家计,赐分户部饭银,赐第于宣武门内之石虎胡同.”[16] 因蠡测踢第与赐银略当同时,并在乾隆二十一年。云云。现内务府奏案具在,所记彰彰明甚,通可直引其文,用不着迁曲求之了。

以上是对右翼宗学所在地点及其由石虎胡同迁往绒线胡同年分所作的探考,兼及右翼宗学开办之年及裘日修赐第之年。至若《如是我闻》 所记.裘曰修石虎胡同赐第,右翼宗学前为吴额附府及周延儒第各节,《 京师坊巷志稿》 卷上石虎胡同条说之甚悉:“《 啸亭续录》 :裘文达曰修赐第在石虎胡同,……洪亮占《更生斋集》 :裘文达赐宅构一轩,名好春,退直所憩,宾客门下士往来者,于阁人率不关白,径人此轩。若已退直,则公必坐轩左右若待客矣。一日值岁小除,诸人咸诣轩与公饯岁,忽司阍者至公侧耳语,公大笑曰:‘户部堂官岁尽分饭食银,亦不可告人耶!’即命絮一囊至,泻去之,皆库贮大定五十两。公数座中数若干,令各怀其一,曰:‘诸君年事大窘,聊以分润耳.’数不足,复命人取之,遍给乃止.纪的《 如是我闻》:裘文达之前为右翼宗学,宗学之前为吴额附府,吴倾验之前为前明大学士周延儒第.… … 厅事西小屋两楹曰好春轩,为文达燕见宾客处.案吴三桂子应熊,尚太宗幼女纯格长公主,即吴额附也。后三桂叛,应熊及其子世霖皆伏诛。花村看行侍者《谈往》 :董心葵名廷献,武进人,偶过石虎胡同,有延陵会馆,门欹墙缺,心葵私计曰:此奇货可居也。乃罄其三千金,饰除整饬焉.时周宜兴滋:延儒宜兴人)将介枚卜,敦请而奉为王室,始而骇,既而感,后则安焉。敬之爱之,尊之信之,千金万金之托,万一言九始之信,内外事委任而授教焉,此真奇贾哉。案如《谈往》 所言,则延儒居第其初本常州会馆也。”

查周延儒明崇祯初拜人学士,起为首辅,其人庸驽无材略而性复贪读,入《明史》 卷三O 八《 奸臣传》 。延陵即常州,则右翼崇学旧址明末本为常州会馆,又周延儒居第,入清为吴额附府,吴额附即吴三桂之子吴应熊,尚清太宗幼女纯恪长公主。《清史稿》 卷四七四《 吴三桂传》 :顺治九年“三桂叙功岁增俸千,子应熊尚主,为和硕额附,授三等精奇尼哈番,加少保兼太子太保。……康熙十三年正月,三桂潜称周王元年,… … 上命诛应熊及其子世霖,诸幼子贷死入官。”又卷一六六《 公主表》 :太宗第十四女“庶妃察哈尔奇垒氏生,初封和硕公主,顺治十四年,进和硕长公主,十六年,封建宁长公主,复改纯格长公主。顺治十年八月,下嫁吴应熊。崇德六年十二月生,康熙四十三年十二月亮,年六十三。”

石虎胡同裘曰修赐第在右翼宗学以前的更迭,可知者大略如斯。所以不惮辞费琐琐考之者,实因曹雪芹曾任职于石虎胡同右翼宗学,并与敦敏、敦诚兄弟结识订交;而现存敦敏、敦诚的某些诗文,又是今天研究曹雪芹、《红楼梦》 不可多得的重要材料,上引《 阅微草堂笔记》 所收《 如是我闻》 之文之与红学间接有关,即在于此。

关于曹雪芹在右翼宗学任职的时间,不可确考.但有几条有关的史料。据《四松堂集》 卷首《 敬亭小传》 及《 四松堂诗钞》 所收《 岁暮自述五十韵寄同学诸子》 诗,知敦诚以乾隆九年(1 744 年)十一岁时人宗学[17]。又吴恩裕先生据曹雪井《南鹞北鸢考工志》 自序,考定雪芹离开宗学约在乾隆十五、六年间(1750 - 1751 )。并认为敦氏兄弟乾隆九年入右翼宗学,容有与雪芹接触之可能,而敦诚“虎门数晨夕”与雪芹结下深厚友谊的“当时”,谅在敦诚十五、六岁时的乾隆十三、四年间(1748 一-1749 年). [18]可参考。但这仍不能界定雪芹在右翼宗学任职年代的上限,无从深考。及至敦氏兄弟参加宗学岁试,在乾隆二十年(1755 年),时已在右翼宗学迁往绒线胡同之后。次年(乾隆二十一年,1756 年),石虎胡同右翼宗学旧址就赐第给裘曰修了。又据《四松堂集》 卷四《 先祖妣瓜尔佳氏太夫人行述》 :“丁丑,诚随先大人司椎山海。”[19] 按丁丑当乾隆二十二年,1757 年,时敦氏兄第之父瑚到气司榷山海关,敦诚以是年遵父命分榷松亭,[20]此际敦敏也在锦州做了税官。[21] 这一年,乃是赐第给裘曰修的次年,裘氏当已迁人石虎胡同右翼宗学故宅。

也是在同一年,敦诚写了一首很有关系的《寄怀曹雪芹》 的诗,里面有“感时思君不相见,蓟门落日松亭蹲(原注:时余在喜峰口)。劝君莫弹食客铗,劝君莫叩富儿门。残杯冷炙有德色,不如著书黄叶村”之句。细玩诗意,雪芹此时盖已移居京郊山村,穷愁潦倒,而不忘著书,“书”当即指《红楼梦》 。综合上引各条,使人深深感叹的是:随着右翼宗学的迁徙,昔日与石虎胡同右翼宗学渊源甚深的才人雅士,一时似大有风流云散的零落之感。这些事都发生在裘曰修移居石虎胡同右翼宗学故宅的前前后后,耳闻目睹,未必全无可能;乃在《裘文达文集》 中,却没有留下有关方面的一麟半爪.当然。裘曰修乃一代显宦,道不同不相为谋,也就不足为奇了。

附记:本文原系拙作《 <阅微草堂笔记》>文献价值释例》 [22]中的一节,因文字稍长,乃独立成篇。其石虎胡同裘曰修踢第有关右翼宗学部分,多曾参考诸家大作,间亦参以己意,略加稽考。平生于红学素未窥其门径,替言臆说,统希读者有以进而教正之。

注释
① 参见周汝昌《 红楼梦新证》 修订本第932 、938 页,人民文学出版社1976 年4 月第一版本.
② 见吴恩裕《 曹雪芹丛考》 卷四《 曹雪芹事迹杂考》 .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 年2 月第一版本.
③ 上海古籍出版社1984 年4 月第一版本。
④ 又据《 曹雪芹丛考》 所收附录《 <四松堂集>集外诗文辑(增补)》 .此外尚有《 蹭曹雪芹》 、《 挽曹雪芹》 等诗.或为纪氏所未及见.
⑤ 墨香名额尔赫宜,是敦敏和敦诚的叔父.见《 四松堂集》 卷一《 九日置酒宜闲馆为嵩山药仙方养斋墨翁叔子明兄汝猷贻谋两弟兰庄是日微雨》 诗.
⑥ 参侯堮《 觉罗诗人永忠年谱》 .刊于《 燕京学报》 第十二期.又《 曹雪芹丛考》卷六《有关曹雪芹诗文考略.新获<延芬室集>底稿残本― 永忠吊曹雪芹三首诗的发现》.按允禵之“允”.字.本作“胤”,消避雍正帝讳改.允秘同此.
⑦ 参朱一新.缪荃孙《 京师坊巷志》 卷三大小取灯胡同条.《 求恕裔丛书》 所收本.
⑧ 见棠棣出版社1953 年9 月初版本第4 刹― 455 页.
⑨ 见《 红楼梦新证》 修订本第773 页.按吴恩裕先生主后说,所作《 永忠吊曹雪芹的三首诗》 于此有辨,刊于1954 年9 月7 日《光明日报》 副刊《 文学遗产》 第19 期.参《 曹雪芹丛考》 卷六《 有关曹雪芹诗文考略,新获<延芬诗集>底稿残本― 永忠吊曹雪芹三首诗的发现》 .
⑩ 参《 曹雪芹丛考》 卷二《 新发现的曹雪芹传记材料.<南鹞北鸢考工志>董邦达序校补》 .
[11]参《 国朝晋献类徽初编》 卷八五裘曰修,《 国朝先正事略》 卷一八《 裘文达公事略》 .《 碑传集》 卷三于敏中撰裘氏墓志铭。
[12]据《 求恕斋丛书》 所收本.按《 光绪顺天府志》 坊巷门系朱一新、缪荃孙合纂.朱一新经修订题《 京师坊巷志稿》 .版刻单行.后又由刘承干重订.题《京师坊巷志》 ,厘为十卷.附考正一卷.收人《 求恕斋丛书》 .故三书内容大略相同.
[13]原文刊于《 内蒙古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1994 年第1 期。
[14] 参见《 光绪顺天府志》 卷一三京师志.坊巷.瞻云坊北大街。
[15] 见杨乃济《 右冀宗学遗址考辨》 ,刊于《 北京文物与考古》 1983 年总第一辑.
[16] 见《 裘文达公文集》, 嘉庆刻本.
[17]《 曹雪芹丛考》附录《 <四松堂集>集外诗文辑(增补)》所收。
[18] 见《 曹雪芹丛考》 卷三《 曹雪芹生平事迹杂考》
[19]  参《 四松堂集》 卷首《敬亭小传》 ,卷四《 先祖妣瓜尔佳氏太夫人行述》 .
[20] 参《 四松堂集》 卷首《 敬亭小传》 ,卷三《 松亭记》 .
[21] 参见敦敏《 懋斋诗钞》 (与《 四松堂集》 合为一本)所收《 秋夜偶思丁丑岁客居锦州天桥厂》 诗,又《 四松堂集》 卷五《 鹪鹩庵笔塵》中《 子明兄自锦州楝事归》 条.
[22]刊《 云南教育学院学报》 1995年第6期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站内搜索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