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北京师大《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版本

揭秘北京师大《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版本

一年前,张俊教授的弟子、北师大中文系在读博士生曹立波到校图书馆查阅《红楼梦》版本资料时,管理员误将一套带有大量朱批的手抄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送到她手中。由此人们发问:这可否是11种脂评本之外的又一部《红楼梦》抄本呢?

    与此同时,这个版本也引起张俊教授及校方的高度重视。新学年伊始,各路红学精英纷纷会集北师大,共同“会诊”师大本,专家们一致认为:不排除成为第12种抄本的可能性。消息不胫而走。然而,这一抄本的价值究竟如何?其来龙去脉又是怎样的呢?避开喧嚣的市声,在张教授的指导下,曹立波、杨健全身心地投入到烦琐的考证之中,经过八九个月的内查外调,终于为师大本梳理出一条线索。

    师大本庐山面目

    两函16册凡78回的师大本,虽按不同篇幅以4—6回装订成册,但明显具有北大庚辰本的特征。据此,张教授3人分头查阅了庚辰本收藏及经手人的相关材料,焦点最终聚集到两人身上:周绍良与陶洙。周先生精通《红楼梦》版本,抗战期间,庚辰本曾被周家收藏过,周有过录的可能性;此外,陶先生曾将甲戌本和庚辰本上的文字,抄补到他收藏的己卯本上,也有可能过录一个完整的庚辰本。

    对比国家图书馆藏己卯本原件,再比较北大本,经过细致深入的对比研究,找到了依据。从批语上看,北大本曾在眉批上标出某处应是批语而非正文,师大本则直接改成双行夹批。另外,师大本对北大本上的漏抄、多出来的细小地方及不通顺的批语,都作了处理。根据师大本异文处理的种种情况,可以推断,该版本系以庚辰本为底本,参阅甲戌本、己卯本、戚序本、甲辰本等版本校勘而成,整理的时间当在1949年至1953年间。只是师大本字迹出自3人之手,除去主抄手陶洙,另外两人又会是谁呢?

    无独有偶,细心的曹立波偶然看到周绍良先生收藏的《红楼梦》版本中,有一套王希廉先生于光绪丁丑年的评本《新评绣像红楼梦》,朱笔眉批的字体似曾相识。曹立波还注意到,周先生的藏书章和题记落款,所用笔名均是“蠹斋”。经过分析和辨认,张教授等初步认定,王希廉评本与师大本上的朱批,系一人所为。后来在与周绍良先生的谈话中,周先生毫不掩饰看到师大本的兴奋之情。周先生说:“我在京的时候,便与陶洙有来往。这个本子明显是陶洙的整理本,但也有漏的,我不是存心要补,只是看到后随手给补上的。”周先生还证实“蠹斋”确为他那时常用的名字。

    至此,师大本的真相已然大白。

    师大本来龙去脉

    师大本是1957年从琉璃厂的一个书店议价购进的,时价240元。据曾在北师大图书馆工作过的陈宪章先生介绍,书买进后,与其它《红楼梦》版本相比,价格高出不少,图书馆就请来红学家范宁先生作鉴定。范先生匆匆看过之后,说:“是过录本。”于是,这部书就此从善本处移出,沉没40余年。

    陶洙何许人氏

    陶洙,字心如,光绪元年(1875年)落生在江苏武进一个名门望族之家,是大藏书家,还是画家、金石与图书版本的鉴定专家,对版本,特别是《红楼梦》版本颇有研究,加之私藏己卯本和甲辰本晒蓝本,这在当时实不多见,使他比别人更有条件校勘《红楼梦》。周绍良先生说,陶洙抄书的本领很大,抄过很多善本书。“他一心想整理一个只有脂批的《石头记》,但是用主观主义去搞,因而庚辰本中许多他认为不是脂砚斋的,他都不录。”由于生活拮据,未等纯脂批本完工,陶洙就将它出卖了。1954年,陶洙去世。

    这样一位名人后来却为何销声匿迹?红学家胡文彬先生解释道,主要原因大概与他的汉奸身份有关。

    师大本价值几何

    有关脂评汇集之作已出多种,现在知道,师大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应是庚辰本系统的第一个校本。

    比之北大庚辰本,师大本脱文要少;从批语看,庚辰本第70回后的批语既乱且费解,一般人难以读懂,师大本校正了不少错谬,使之顺畅了许多,而且同其它校评本相比,师大本不失为一家之说,亦可资脂批研究者参阅。

    终于尘埃落定,但张俊教授心里总有一种怅然之感,联想到前期有些媒体的不实报道,张教授说对待学术还是要实事求是。“我们只是公开一个结果,欢迎大家指正。另外,这个本子还有一些问题尚待澄清,如第三位抄手是谁?师大本非常干净,显然已是誊清之本,一定有原本,原本在哪儿?有兴趣于此的朋友,仍可继续研究。”

    廓清了师大本的真实面貌,人们不禁要问:这个本子还有价值吗?回答应当是肯定的,尽管不像当初期待的那么大。林薇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站内搜索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